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96第196章阳棺48

正文 196第196章阳棺4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我暗道一声不好,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感觉有个人影从身边一闪而过。紧接着,就看到阿大掐住余老板脖子,单手将他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畜生,竟敢掐死姑妈,老子今天废了你!”说着,阿大手头一使劲,余老板猛地咳嗽起来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说啊!你tm凭什么掐死姑妈!”阿大怒叫一声,越说越气愤,手头上的劲道也是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那余老板的脸色,唰的一下就变成了猪肝色,想要说什么,吐出来的话却是混浊不清,双手死劲掰住阿大的手臂。

    没过几秒钟,那余老板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少,眼瞧就要一命呜呼了,我立马走了过去,用力掰开阿大的手臂,他手头的劲道特别大,哪怕我双手使劲全身力气,也只是掰开一点点供余老板呼吸,怒道:“阿大,先放开他,弄死他,你会被抓进号子里面,为这种人搭上你的一生,值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只想弄死他,这种人不配活在世上。”阿大伸出另一只手,将我推开,双眼通红的朝我怒吼,“陈八仙,亏我那么相信你,你竟然隐瞒这事,咱俩以后再无任何瓜葛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愣了一下,在我心里死者的地位高于一切,只要对死者有好处,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做,当初隐瞒阿大,就是怕他在丧事上闹,没想到,这一幕终究还是生了。

    “阿大,你冷静一下,假如你这样弄死他,蒋爷怎么办?他把墓碑店交在你手里,而你却去蹲号子,你怎么对的起蒋爷?”那几天我跟他聊天,经常听他说蒋爷如何,蒋爷对他怎样,我能看出来他对蒋爷很尊敬,也非常听蒋爷的话,我只好把蒋爷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明显的愣了一下,脑子好似想起什么,手头上松了一下,趁着这个空隙,我朝一旁的胡琴跟余倩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,让她俩去求阿大。

    她俩没说二话,对着阿大就跪了下去,哀求道:“表弟,求你放过他,他只是一时迷信心窍,弄死他,你连唯一的亲人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这胡琴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,一句话就击中阿大心中的软肋,没有亲人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阿大脸上闪过一丝忧愁,提着余老板就往地面扔了过去,怒道:“你个畜生,以后肯定会得到报应。”

    骂完,他转身来到棺材前,直愣愣地跪了下去,歇斯底地喊了一声,“姑妈,是侄儿不孝,让您老没能安享晚年。”说着,两行热泪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怎么回事,阿大跪下去后,灵堂的气氛变得很是怪异,我总感觉空中有对眼睛在盯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我深呼几口气,在灵堂内打量一眼,走到阿大面前,在他肩膀拍了两下,说:“先办好死者的丧事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,只要记住一句话,人在做,天在看,做了恶事,肯定会得到报应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一直跪在棺材前,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在地面。

    我心里格外苦涩,一个是亲生儿子、一个是多年不曾见面的侄子,两人对死者的差别真不是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有人说,养儿为防老,假如生了余老板这样的儿子,任他万贯家财,真能防老?

    在棺材前想了很长一段时间,那余老板在我身后大口大口地喘气,嘴里不停地辱骂阿大,任胡琴母女如何劝道,他一直没有吝啬他骂人的词汇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二十来分钟,阎十七领着二十个黑衣大汉走了进来,一见余老板坐在地面,他走了过去,就问余老板咋回事。

    那余老板恶声说:“给我弄死那狗东西,连老子也敢掐,真特么活的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七,别听你老板的,赶紧把他带回去。”胡琴在一旁说。

    “这…这…”阎十七愣在那,两头为难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不想干了?赶紧替我将那狗东西提过来。”余老板愤怒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板、老板娘,我到底该听谁的?”阎十七面色难色道。

    余老板从地面站起身,照着阎十七脸上就是一个耳光煽了下去,骂道:“老子一个月给你开十万块钱,你tm就这办事能力?到底我是你老板还是她?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一脚踹在胡琴腹部,骂道:“你给老子滚远点,再tm帮着外人,回到香港把离婚证办了。”

    那胡琴听他这么一说,也不敢说话,跪在地面默默流泪,倒是一旁的余倩豁然起身,拦在余老板身前,怒道:“余庆生,你今天敢揍阿大叔,我跟你断绝父女关系。”

    啪一记清脆的耳光煽在余倩脸上。

    余老板恶狠狠地看着余倩,骂:“老子十多个子女,不差你这一个,给老子滚!”

    “555…爹地不要打妈咪跟姐姐。”一旁的余建豪抱住余老板的脚,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滚!”余老板抬脚将余建豪甩开,那小男孩被他这么一甩,足足甩了七八米,可见余老板内心的愤怒。

    随后,那余老板领着阎十七身后的一众黑衣壮汉,走到阿大面前,一脚踹在阿大后背,骂道:“你刚才不是要掐死老子么?现在看到我人多,怎么不敢说这话了,你个怂货,给老子滚出去,这灵堂不欢迎你,我母亲也不需要你这怂货跪拜,老子嫌恶心。”

    那余老板一边说着,一边踹阿大,也不知道咋回事,阿大一直跪在那,也不说话,双眼盯着棺材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我对这余老板失望至极。本以为有了上次的教训,他会改,没想到为了聚财,竟然会变成这样,与先前我认识的余老板,完全是判若两人,钱这东西,能让不少人迷失自我,而这余老板就是典型的例子。

    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走了过去,说:“余老板,人贵在自重,这里是东兴镇,不是香港,由不得你胡闹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冷笑一声,说:“是吗?老子就算生意衰退,相比你们这些穷鬼,老子比你们不知富裕多少倍,只要有钱,老子想干什么都行,没见到你们镇政府都挂着白旗么?这就是钱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ps:我们这边的习俗是结婚一个月,女方要回娘家,今天陪我媳妇买了一天的东西,明天她要回娘家,晚点还有一章,欠的一章,今晚通宵码字,明天补上,1号求个月票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