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94第194章阳棺46

正文 194第194章阳棺4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刚走没几步,第一道铜锣声响起,紧接着,就听到灵堂内传来一阵阵惊恐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我心头有些疑惑,刚才还顺顺利利的,怎么忽然出事了?扭过头看去,就见到整个场面混乱不堪,那些围观的镇民一边惊恐的叫着诈尸啦!一边朝四面八方跑去,好几个人跑得急忙在我身上撞了几下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朝灵堂看去,门口跪了好多人,都是死者的后人以及一众干儿干女,刘凯跟那风水师也在其中,不过,他们不是下跪,而是蹲在那。

    咋回事?我心头愣了一下,将目光移到灵堂内,只见灵堂内一片狼藉,不知道怎么回事,棺材竖了起来,死者好似活人一般站在那,双眼死死地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吓了一大跳,棺材怎么会竖了起来,我们这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只要死者出现异样就必须看个究竟,出于职业道德,我压下心头的害怕,疾步奔到灵堂。

    让我诧异的是,就在我靠近灵堂的时候,原本喇叭里面放着哀乐,陡然就没了声音,传来一阵滋滋的电流声,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这时,结巴、郭胖子、郎高三人跑到我身边,郭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一把拉住我手臂,说:“九哥,你还来灵堂干吗?这场丧事跟你没有关系,咱们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拉我朝另一个方向走去,手头的力量有些大。

    “放手!那是跟活人的恩怨,对死者咱们必须要尊敬。”我一把打掉他的手,走进灵堂。

    一进灵堂,我就现棺材下方放着一条长木凳,不知道咋回事,断了,被棺材压成碎木条,这才造成棺材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说,木凳的高度只有6o公分,这样的高度,就算木凳断了,棺材只会斜着,根本不可能竖起来。

    而现在棺材变成这样,用我们八仙的话来解释,只有八个字,死者不肯离开阳间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在地面拾起三柱清香、七张黄纸,点燃,烧在棺材侧面,一边烧黄纸,一边替主家说好话。

    眼前这场面,在外人看来有些惊秫,但是,对于长年办丧事的刘凯来说,算不上多恐怖,毕竟是抬棺匠,或多或少都见过一些诡事。

    他只是愣了一会儿,见我在烧黄纸,面色一冷,从地面站了起来,走进灵堂,站在那棺材前面,也不敢看死者的眼睛,伸手指着我,恶声骂:“陈九,你个杂碎,这场丧事我已经接下来了,你tm还要来烧黄纸是吧?”

    有些事情真的好邪门,就在他话音落地的一瞬间,那棺材也不晓得咋回事,陡然动了一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愣愣地朝刘凯倒了下去,不偏不倚,正好将刘凯罩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棺材内传出刘凯的呼救声。

    “救人!”我本能的大喊一声,伸手抓住棺材绑,朝上用力,棺材太重,一个人根本掰不动,我朝郭胖子他们招了招手,大喊道:“别愣着啊,快过来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救,这种人死了活该!”郭胖子站在那,不但不动,反而拉住结巴跟郎高的手,意思是不准他俩救人。

    “玛德,别废话,咱们是八仙,在丧事上就应该放下个人恩怨,办好死者的丧事。”我心中有些急,朝着郭胖子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极不情愿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灵堂门口那些人听到我的声音,好似回过神来,站起身,伫在门口,浑身瑟瑟抖,也没人敢进来。

    大概愣了一两分钟时间,有七八个人往前迈了一步,犹豫一会儿,退了回去,然后又迈了出来,这几个人我见过,一直跟在刘凯身边,好像在桂子村打过我。

    我没在意先前跟他们的仇恨,就让他们帮忙掰棺材,这棺材足有上千斤重,岂是我们几个人能掰的动?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费了好大一番劲,也没能掰动棺材,而刘凯的呼救声越来越弱,看这情况是缺氧,再不移出一点空隙,这刘凯是活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玛德,咋办,一旦灵堂死人,就是大凶,我在灵堂内打量一眼,一时之间也没想啥好办,只好朝灵堂外那些人喊了一声,“你们赶紧过来帮忙,倘若刘凯死在棺材里,咱们在场这些人都会中煞,一个个都别想好过。”

    我这话是恐吓他们,人就是这样,只要没关系到自身利益,永远都是以旁边者的心态去看待周围的事物,只好威胁他们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话一出,死者那些干儿干女立马朝灵堂奔了过来。这其中以那风水师的度最快,他跑到我我面前,瞪了我一眼,开口就是一句港式普通话,说:“抬棺材的,希望你说的是真话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对于眼前这风水师,没啥好感,这倒不是因为他揭我,而是他的语气,玛德,什么玩意,抬棺材得罪你了?

    那风水师见我没理他,没再说话,双手抓住棺材就朝上用力,面红耳赤的,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多,这句话无论放在哪都适应,只是一分来钟,棺材稍微抬起一点,一股浓烈的腐臭味从棺材内飘了出来,弥漫在灵堂内,这股腐臭味像极了死鱼尸体臭的气味,臭中带点腥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,怎么会变得这么臭?按道理来说,冬天气温较低,最多也就是几度,尸体摆上五天绝对不会腐烂成这样。更何况,我离开灵堂那天,腐臭味是越来越淡,情况应该会好转,怎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的一瞬间,那些掰棺材的人,手下一松,一个个捏着鼻子呕吐起来,哇哇地呕吐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惨烈的叫痛声传来,“我的脚啊!”是刘凯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抬眼看去,刘凯一只脚露出一半,整口棺材压在他脚腕处,一片淤青,快压成豆饼了。

    倘若我没有猜错,应该是刘凯见棺材被抬起,急着出来,哪里晓得一阵腥臭味让大家手头一松,他来不及缩回去,正好被棺材压在上面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