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92第192章阳棺44

正文 192第192章阳棺4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这披麻戴孝,讲究颇多,很多人容易走进一个误区,一眼望去,全是披麻戴孝,就认为后人身上披的白麻一样,这是错误的,后人身上披的白麻,也需要按照规矩来。

    在三国时期确立了一种叫五服的制度,根据血缘亲疏远近不同,规定了五种不同的丧服,分别是,斩衰、齐衰、大功、小功跟缌麻、服装的粗细以及制作略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按照初定的规矩来说,后人跟死者关系越亲,丧服越重,血缘关系越疏远,丧服越轻。

    因为制作五服过于繁琐,有些死者死的较急促,一时间之间,也没那么多时间去准备五服,五服便渐渐被白布取代。

    展至今日,披麻戴孝已经算不上真正披麻戴孝,而是用一块白布裹在头上,再在后面留很长一段白布,有点像披风,而麻也不再是披在身上,而是用一根细小的麻绑在腰间。白布:很多店家说自己的白布是白麻,其实是白纱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是说忘了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,用白布代替五服依旧分亲疏,而分辨亲疏的方法就是垂在背后的白布,这白布长度分为五种,死者长子的白布是七尺,次子跟长孙的白布为六尺三,女儿跟儿媳是五尺七,外甥、侄子之类的亲戚,又分死者是男性还是女性,尺度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死者为女性,外甥是六尺二,侄子五尺四。为男性,侄子六尺二,外甥五尺四,剩下那些旁亲是四尺八。

    这里面规矩多的要命,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,大致分为,七尺、六尺三、五尺七、五尺四、四尺八这五种。

    而我们八仙的白布是两尺,同村吃酒席的人白布是三尺,这两种不在那五种范围内。

    有人肯定要问,为什么八仙的白布那么短,说实话我也不知道,这是老祖宗一直传来的规矩,无论是三国时期还是现在,八仙的白布一直是两尺,用来绑在手臂上,表示对尊重死者。

    言归正传,我大致上看了一下那些人的丧服,刘凯把死者那些干儿干女划分在女儿在那一类亲戚,白布的长短刚好适中。

    正准备收回目光,一道人影出现在我视线内,只见那人一身金丝银线的道袍,头上带着一个黑色金边的八卦帽、脚下一双青色金边的八卦鞋,左肩横跨着一个八卦袋,三十四五岁的年龄,正朝余老板走去。

    一看这行头,我心头一紧,这人应该有本事,不然,也不敢穿成这样,要知道道士对服装极为讲究,像这种道袍,没本事的人,没几个人敢穿,除非那人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那人好像现我在盯着他,停下脚本,回过头朝我这边看了一眼,眉头皱了一下,也没说什么,抬步走向跪在地面的余老板,附耳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由于距离有些远,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,就见到余老板猛地站起身,面色沉色地看了那人一眼,张了张嘴,从口型来看,应该是,“你说的真的?”

    那人点了点头,伸手朝棺材指了指,然后又朝刘凯指了指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就感觉背后冷汗冒了出来,那人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告诉余老板,棺材底下有东西,有人想害刘凯。

    旁边的郭胖子好似现我有些不对劲,用手捅了捅我,问:“九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没事!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?”他疑惑的问了一句,眼神有些不相信我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那你捏着我手干吗?”他猛地把手抬起来,我才现不知何时捏着郭胖子的手。

    我冲他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不说这个,咱们先走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结巴在一旁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问,我不知道怎样回答,只好随便找了一个理由,准备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然而,命运好似跟我开了一个玩笑,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,刘凯出现了,他拿着麦克风跳上灵堂旁边的舞台,沉着脸,朝台下罢了罢手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,原本热闹非凡的场面,瞬间就变得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他朝台下打量一眼,说:“现在是7点45分,还有15分钟时间就要开路了,在这之前,我耽搁主家一点时间,跟大家说一件私事。就在刚才,余老板身边的风水师告诉我,有人在死者的棺材底部贴了七张红纸,上面写着我名字,大家可能不知道在棺材底部贴红纸是啥意思,那我告诉大家,只要这开路的铜锣一响,我刘凯立马就会毙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拿出一张红纸晃了晃,面露狰狞,吼了起来,“我最近只得罪过坳子村的陈九,这贴红纸的人,绝对就是陈九那个杂碎,没想到这杂碎竟然不顾八仙道义,在棺材上动手脚,想害我性命。谁家请过陈九办丧事,回家之后最好烧点黄纸向先人道个歉,万一被陈九在棺材上动了手脚,影响到后人的运势,搞不好会死人,我刘凯虽然收费贵,但是,绝对不会在棺材上动手脚,做那了断子绝孙的事,以后请谁办丧事,你们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说完,刘凯朝台下盯了一会儿,好似在寻找我身影,怒道:“陈九,老子知道你在这里,是个男人就滚出来,敢作敢当,别tm像个缩头乌龟一样龟缩在人群中,假如今天你不出来给老子一个交代,待这场丧事后,就不要怪老子去坳子村找你父母麻烦。”

    刘凯话音刚落,我整个人都懵了,站在原地愣了好久,先想害刘凯,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,反倒被刘凯把我推到悬崖边,这件事情一旦没处理好,不单我这辈子要背上骂名,就连父母也会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在贴红纸的时候,我脑中只想着害刘凯,没想过会造成什么后果,现在想来当初还是年轻气盛,做事完全没考虑后果。

    “九哥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你怎么会在棺材上动手脚啊!”郭胖子伸手捅了捅我,一脸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我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,说完,就准备朝舞台那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一旦承认下来,以后的东兴镇没有你立足之地,让我去吧!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,我有贴红纸的机会,也不会引起刘凯的怀疑。”结巴一把拉住我,淡淡地说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