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88第188章阳棺40

正文 188第188章阳棺4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父亲说完这话,一直站在一旁看着我,没过多久,母亲找来一把锁,父亲拉着我就往房里拖,嘴里愤怒地说:“只有将你锁起来,我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我百般不愿意,一边朝房间相反的方向用力,一边说,“母亲,我是替小姨家办丧事,把我锁起来,那丧事就没人办了。”

    母亲愣了一下,大概想了十七八秒钟的样子,沉声说:“那也不行,哪怕替县领导家办丧事也不行,我只要我儿子平平安安。”

    说着,母亲帮着父亲将我拖到房间内,啥话也没说,从我身上搜走手机,当着我面把手机关机,将门一关,紧接着,我就听到门被锁上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、你听我解释啊,这场丧事很重要,搞不好会闹人命的啊,快放我出去,我答应你,做完这场丧事,以后绝对不碰丧事。”我为了能出去,尽量朝父亲说好话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父亲沉声道,然后就传来父亲离开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母亲在房门外徘徊了一会儿,叹出一口气,说:“九伢子,莫怪我们,我们也是逼不得已,我们怕你变得跟老王一样,咱家虽然穷了点,但是,身体健康比钱更重要,你乖乖地在里面待着!明天一大清早让你父亲送你去火车站,以后在工厂好好上班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母亲离开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我锁在房间里,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这事情来的太突然了,本以为跟父亲好好说一番,就能将这事接过去,哪里晓得父母反应这么强烈,看这情况,他们是铁了心要将我送广州去进厂。

    怎么办,怎么办,今天已经是丧事的第三天了,明天就要开路,后天就要抬棺材上山,时间急得很,我必须逃出去,不然,那场丧事真的可能会出事,更何况,高佬的仇还没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在房间内打量了一眼,房间单调的很,一张床、一张衣柜、几条凳子,出口只有一个,就是门,奈何被父母上了锁,想要出去,完全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打量一会儿后,我眼神停在房间后面的窗户上,这窗户是老式的木窗,中间横了七八条木条,由于年底久远,窗户有些泛黑,我伸手掰了掰那木条,牢固的很,想掰断是完全不可能。

    我在房间内想翻出一些利器,砍断木窗逃出去,这也没办法,这场丧事于我的意义太重了,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,哪怕事后被父亲吊在房梁打,我也愿意。因为我要对死者负责,要为高佬报仇。

    想象总是美好的,将房间翻了一个底朝天,愣是没找到一把利器,只找到一把十字起子,专门拧螺丝的,想要用它搞开木窗,显然是不可能,要知道老式的木窗,都是砌在土砖里。

    我无力的坐在床头,脑中一直在想,怎样逃出去,最后实在没办法,我朝着门外死劲喊郭胖子跟结巴,哪里晓得,外面传来母亲的声音,她说:“别喊了,他俩已经让我打回去了,你老老实实在房间待着吧!”

    这最后一丝希望被母亲掐断,我愣了好长一段时间,脑子想起未来的路,难道我真的要离开那群八仙,去鞋厂上班吗?我不要,我不要离开那群八仙,我是他们的头子,我要对他们的将来负责,我要将来的某一天,八仙们说起自己是抬棺匠时,不是招来别人的讥笑,而是羡慕、敬重。我要用行动和事实告诉那些外行人,我们抬棺匠不低贱、不比任何人低一等,我更要让外行人真心实意的对我们八仙说一句,抬棺匠了不起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冥冥之中注定,阴差阳错之下,被父母锁在房间,却让我明白我将来的路在哪,需要做什么,甚至可以说,父母将我锁在房间,是我人生的一次转折点。

    以前的我只知道抬棺材,多赚钱,经过这次后,我不再是这样想,而是在想身为抬棺匠,我能为这个行业做点什么,要怎样去改变外行人对我们抬棺匠的看法。

    人生往往就是如此,不经历一些事情、不遇到挫折,永远不会明白一些道理。对我来说,人生就是在不断地经历,不断遇到挫折,不断地成长,再在成长过程不断吸取教训,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。哪怕,外行人认为我做的是一份低贱的工作,未来的人生没有前途。

    可,我始终相信一句话,三百六十五行、行行出状元。只要我踏踏实实地做着这份工作,对死者负责,对行业尊重,总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,我会让父母觉得,当初让我走进抬棺匠是多么英明的决定,而不是怕别人说三道四,怕我断胳膊少腿,将我所在房间内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深呼几口气,让自己冷静下来,拿着十字起子在木窗上戳了起来,一下、两下、三下,一口气戳了一百来下,手上起了好几个水泡,值得欣慰的是,木窗的一角被我戳开了,虽然只有大拇指大,但,还是证明我这个方法有效。

    经过一下午的努力,木窗戳了拳头大的洞,按这度,明天一大清早想要逃出去显然不可能,但,我依旧没有放弃。这期间,母亲怕我逃出去,一直守在房间外面,时不时问我几句话。

    临近晚上的时候,父亲回来了,从门缝里递了一张火车票进来,上面写着,衡阳到广州,中午1o点37分的车票,日期是明天。

    父亲隔着门,淡淡地说:“九伢子,别怪为父,好好收拾一番,睡一觉,明天我送你去广州,我不指望你有多大出息,只希望你这辈子平平安安的娶妻生子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着,没有说话,心里明白的很,父母是为我好。但,他们不明白我的坚持,八零后本来就是顶着叛逆出生,在这方面,我跟所有的八零后一样,也有着自己的小叛逆。

    父亲见我没有说话,深深地叹出一口气,紧接着,救响起打火机的声音,父亲在抽闷烟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钟,门口传来一阵响动,我连忙找一块黑布挡住窗户,假装收拾东西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