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87第187章阳棺39

正文 187第187章阳棺3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郭胖子好像想起什么开心的事,一掌拍在大腿上,哈哈大笑,给我讲叙了陈天男的事。

    初一那天,郭胖子正在睡觉,他家来了一个妹纸,据他说,那妹纸贼啦漂亮,就是身高有点过分,至少1米9以上,这妹纸不是别人,正是陈天男的媳妇,成欢。

    这成欢进来后,跟郭胖子父母说明来意,拽着陈天男就是两个耳光抽了下去,嘴里碎碎念了好长一段话,将陈天男提了出去,临出门口的时候,陈天男哀嚎着,“胖子,让九哥来救我,我家在衡阳市解放路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郭胖子意犹未尽,一只手搭在我肩膀,笑道:“九哥,你是没看到天哥的表情,比死了亲爹还难看,被他媳妇提在手里时,那个表情啊,真特么,这辈子就没见过一个人的表情那么丰富,你知道,他们走后,我父母咋说的么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结巴将头凑了过来,就连走在前头的余倩,步伐也慢了下来,很明显,他俩对这事非常感兴趣。

    郭胖子故作高深一会儿,缓缓开口,“我父母给我下了一个死命令,让我这辈子不准娶比我高的女生,说是怕被我被媳妇提走,太损男人尊严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我们三个人在他身上打量一眼,同时爆出一句话,“玛德,就你这体形,谁特么提的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们几人闹了一会儿,我打算办完镇上的丧事,去衡阳一趟,看看陈天男跟他媳妇到底是咋回事。不过,想起陈天男那瘦的跟猴一样的身板,再想想成欢那一米九的身高,我脑补了一下那画面,别说陈天男,就是我,恐怕也接受不了这样的媳妇。特么的,这样去逛个街,哪是情侣啊,明显是女人在溜猴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去镇子买了一些菜,值得一提的是,镇子上每家每户门头都挂了一块白布。还真别说,刘凯这办事能力真心没话说,至于用了什么手段,不用想也知道,无非是威胁一顿,再给点钱完事。

    看到全镇挂白,我给郎高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通知镇民们在白布上贴上一小块红布,然后,便直接回村了。

    回到村子,忙碌一番,请全村人请了一顿饭,这顿饭的主角是母亲跟胡琴,席间,母亲笑的特别烂灿,将胡琴送来的礼品坼散一部分,给村民们每人派了一些,说是让村民们尝尝香港货,正是母亲的这番行为,她的绰号万年抠总算成功的摘除。

    天下无不散的宴席,酒足饭饱后,胡琴提出要回镇子,毕竟她现在有孝在身,需要去灵堂招呼一些事情,特别是余倩,作为孝子孝孙,忙碌的事情很多。

    面对短暂的相聚又要离别,母亲脸上挂着泪珠,就让胡琴办完丧事,一定要来家里长玩一段时间再回香港,她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本来这一切进行的很好,我们将胡琴母女俩送上车,眼瞧车子就要启动了,余倩探出头来,朝我说了一句,“表弟,开路那天记得来镇子继续办丧事。”

    玛德,她这话一出口,母亲眼睛一直盯着胡琴好似没听到,但是,父亲却听的很清楚,脸色唰的一下就沉了下来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看着父亲那副脸色,我特么就知道这关难过了,强颜欢笑冲他笑了笑。待车子走远后,母亲站在那一直挥手,嘴里说:“妹子,丧事后记得来我这长玩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几人回了家,路上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,就连郭胖子也难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回到家,我忐忑的坐在桌子旁,郭胖子跟结巴看这气氛不对,找了一个借口,去了隔壁老王家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后,父亲沉着脸将房门、窗户也关上,屋子里一下子变得很黑暗,看到这情况,母亲总算现有些不对,就问父亲,“老陈,你啥神经了,大白天把门窗关起来干吗?”

    父亲没有搭理母亲,走到我面前,也没说话,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煽在我脸上,火辣辣的痛,怒道:“九伢子,你还是我儿子吗?还是那个听话的九伢子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又在我另外一边脸抽了一个耳光,力度比先前那个耳光还要重,我一直沉默着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陈,你是不是耍酒疯了,平白无故打九伢子做么子,他都十九岁了,你这样打他,想过他的感受么?”母亲一把扯开父亲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父亲连身子动都没动一下,就说:“你问问他在镇子上做了么子事。”

    母亲一愣,在我脸上揉了几下,又吹了几口气,说:“九伢子,你做啥事了?把你父亲气成这样?”

    我沉默着,不敢说话,我怕一开口又得罪父亲,毕竟他们也是为我好。

    “哑巴了?跟你母亲说啊!”父亲在一旁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我还是沉默着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敢说是吧!我来帮你说,这死伢子,大正月跑镇子去办丧事。”说着,父亲伸出食指在我头上敲了几下,不争气地说:“咱家隔壁老王的眼睛咋瞎的,就是正月替人抬棺材,你倒好,直接去办丧事了,要是你出个好歹,我跟你母亲咋办啊?”

    说完,父亲气的整个人都颤抖起来,又想打我耳光,愣了一下,端起桌上的果盘,一把砸在地面,吼了一声,“你说,这死伢子该不该打,现在不打,早晚得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九伢子,我以为你贪玩,去镇子耍几天,你怎么跑去接丧事了,你是不是要像老王一样变成独眼龙啊!”母亲脾气没有父亲脾气那么燥,但,还是在我身上捶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”我想开口解释一番,却现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啥话也不说了,堂客,你去找把锁来,把他锁在家里,我明天、不,我等会就去镇上买去广州的火车票,明天把他送广州去,反正秋伢子明天也去广州,就让九伢子跟秋伢子去进厂,这样,我至少知道我儿子活的好,不会让人说三道四,也不用担心他哪天得罪死者,身子出现啥问题。”父亲气愤的说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