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85第185章阳棺为青胆加更

正文 185第185章阳棺为青胆加更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对曲阳之行充满期待,很想早点见到蒋爷,在他身上学些东西,若有可能,甚至想拜他为师,这是我有生以来,第一次有拜师的念头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几人扯了几句,阿大去置办娘家人要准备的东西,在请龙方面,我将高佬电话给他了,让他找高佬商量,毕竟,我先前让高佬留意请龙的事。

    待阿大离开后,我跟结巴坐在尾座,余倩开车,胡琴坐在她旁边,一路上,我问结巴事情办的怎样,他说:“全部办妥了,刘婶等人,昨天已经回村。”

    当我问他为什么去我家的时候,他说:“初一的时候,九哥给了我一个红包,就算给我妈拜年了,我听刘婶说,伯母腿脚有些不便利,就买了一些补骨的营养品,想去看看伯母,拜个年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没在说什么,结巴这人就是这样,只要他认为欠人的东西,就一定要还了才安心。

    路上摇摇晃晃了一会儿,这期间,我问了余倩一些关于丧事的事,她告诉我,刘凯接手丧事后,带了六十几个人过来,将场面弄的很大,现在正在着手安排全镇挂白的事。

    对于刘凯这番行为,余老板甚是满意,倘若不是余倩跟他打了招呼,恐怕此时余老板已经跟刘凯另外订合约了。可,即使余倩打了招呼,余老板依然将他从香港带来的风水师介绍给刘凯,据说是去八里铺挖墓穴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心里一阵冷笑,看这样子,那余老板没有死心,还想借着这次丧事聚财,倘若真的是这样,我只好用别的方法去保证死者得到足够的尊重。

    让我纳闷的是,他并没有告诉余倩,我推他进棺材这事。至于原因,我只想到一个非常勉强的理由,他想用这件事威胁我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我想过让刘凯去办这场丧事算了,但是,一想到阿大、胡琴以及余倩在墓碑店哭泣,心里就坚定不能让死者成为后人聚财的工具,必须给死者该有的尊重。

    一路上,我想了很多事情,假如丧事过程中出问题该怎么应急,假如没出问题,死者被顺利抬上山又该怎么办?对于棺材底部那七张红纸,我没有多大把握不被人现,至少阿大已经现,我现在就怕余老板身边那个风水师有真本事,也会现棺材底部那七张红纸。

    一旦七张红纸的事,被人揭出来是我干的,我在东兴镇就是名誉扫地。这也没办法,在我们这行,最忌讳在棺材上动手脚,试问一下,在棺材上动手脚的八仙,说敢请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后背冒出一阵冷汗,有点后悔在棺材动手脚了,但是,想到郭胖子他们被刘凯揍成那样,那点后悔又没了。

    随着车子颠簸的前行,不知不觉,车子开进我们村子,因为是过年,我们村子格外热闹,跟其它村子没啥差别,堂屋前几桌字牌,旁边很多妇女在围观,偶尔爆出几句粗口,“你咯甲蠢子,喊你莫打咯甲牌,你硬是要打咯甲牌,现在放炮了吧!你娘吗屙脓屙血把你咯甲蠢子屙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在我们这边就是这样,四个人打牌,往往会有七八个人在旁边看,甚至更多,我记得念初中那会,那时刘寡妇老公还没死,她老公打了一晚上牌,第二天,刘寡妇到我们村子四处宣扬,就说她老公牌瘾太大,要离婚。

    有好事者就问她,她怎么知道,她说站在窗户外面看了一晚上。然后,那人回了一句,大冬天,你趴在窗户都能看一晚上,有啥资格说你男人牌瘾大。

    我正想着刘寡妇的乐事,没想到她就出现在我面前,她先在我们身上盯了一眼,最后将目光停在胡琴身上,盯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走到我身前,一把拍在我肩头,说:“九伢子,是不是财了?把你妈打扮的这么好看,在哪间美容院出来的,下次婶子也去打扮一翻,迷倒村子那些色架子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开口,胡琴抢在我前面说话了,她说:“这位姐姐,我真的像陈九的母亲?”

    “哎呀勒!妹几,你莫吓我,你不就是九伢子他娘么,咋还跟我整普通话勒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刘寡妇愣了一下,忽然,伸着手,颤抖的指着胡琴,说:“见鬼了,我刚才还见到九伢子他娘,咋一下子就变得这么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死劲搓了搓脸,定晴看去,满脸不可思议,抓住我手臂,说:“九伢子,你昨天让我们回家,是不是…是不是…因为她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让她赶紧回家喂猪去,待她走后,我朝胡琴问:“现在证明,我没骗你吧!”

    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,转身走到车尾箱,提了两手满满的礼物,看那外包装都是香港货,结巴也在车尾箱提了三样礼品。

    不过,相比胡琴手中提的东西,他显得有些寒酸,冲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意思是他东西比胡琴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我走到他面前,拍了他肩膀一下,说:“有心了,你人来了,我父母就开心,哪里会在乎东西多少。”

    他傻笑一声,紧了紧拳头,这在农村很常见的一幕,却在结巴心里埋下一颗种子,一颗对金钱的种子,也正是这么一颗种子,让结巴在后面的抬棺中,比任何人都要拼命,这任何人中就包括我,在这方面,我真心很佩服结巴。

    提好东西后,我们几人朝村内走去,我跟结巴走在最前面,胡琴母女俩忐忑地走在后面。

    假如就是我跟结巴进村,那些打牌的村民或许只是打声招呼,说一句,九伢子回来了,现在身后跟着胡琴母女俩,那些打牌的村民,放下手中的牌就围了过来,问:“九伢子,那后面是你家啥亲戚?咋从来没听你父亲说过?”

    农村就是这样,只要谁家来了稍微牛逼的亲戚,全村人都会来问长问短,我没咋搭理他们,给他们一人派了一支烟,带着她们朝家中走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