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84第184章阳棺36

正文 184第184章阳棺3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见阿大这么一说,胡琴母女也不好再说什么,就朝我打眼神,意思是让我去劝说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阿大之所以会这么做,还有另外一层在里面,他是告诉胡琴母女俩,作为堂侄,我能拿全副身价随礼,你们作为死者的直系亲属,你们能做什么?,这是变相的逼主家把丧事弄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看向阿大的眼神变了一下,悄悄对他竖了一根大拇指,他装作没看见,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扯了几句,阿大跟胡琴母女俩去灵堂,我昨天已经承诺今天退出这场丧事,不好去灵堂,就在墓碑店等胡琴跟余倩。

    忽然,我想起昨天让结巴去叫走八仙们,也不知道那些八仙现在在哪,我掏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,现在桂子村的时候,刘凯把我手机的电池坼走了。

    在镇上买了一块电池,装进手机,给八仙中的瘦猴打了一个电话,只是响了两声,电话就接通了,“陈八仙,八仙们都在等你消息呢!到底咋回事,怎么无缘无故退出这场丧事,这样不吉利啊!”

    我将刘凯抢丧事的事大致上说了一下,电话那头沉默很长一段时间,说:“主家那边怎么说?若是丧事后面没有出问题,刘凯顺利将死者送上山,你跟主家签了合约,他们会不会告你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事,主家那边我去沟通!”我淡淡地说了一句,让他们在这段时间内不要去拜年,尽量找一些正月愿意抬棺材的八仙,工资方面是平常的十倍,他说了一声好,也没再说其它事。

    挂断瘦猴的电话,我去了一趟医院看高佬,他双手上打满了石膏,医生说,送医院送的及时,休息一段时间,手臂不会留下后遗症。

    听医生这么一说,我放下心来,跟高佬聊了一会儿后,抬步离开医院。让我意外的是,在医院门口,遇到一个熟人,正是郭胖子苦苦追求的小护士,张媛媛。

    “张护士,新年好!最近跟郭胖子展的怎样?”我朝她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她瞥了我一眼,淡淡地说:“不怎么样,马上要分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愣,郭胖子什么时候跟她好上了?听这语气,还特么好了一段时间,我完全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在她身上打量一眼,觉得以郭胖子的体形能找个护士女朋友也属不易,分了有些可惜,打算替郭胖子挽回一下,就说:“为什么要分手啊,郭胖子爱你那么深。”

    “深个p,也就是五厘米。”她瞪了我一眼,转身朝医院走去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愣了好久,一直在想五厘米是啥意思,待我想明白过来后,我特么差点笑抽了,立马掏出手机给郭胖子打了一个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接通,不等那边说话,我抢先说:“郭胖子,我在镇上的医院遇到张媛媛,她说你只有五厘米,是不是真的哈?”

    有个成语叫乐极生悲,原本我认为问这个成语纯属扯淡,现在,我特么信了,因为电话传来一道让我奔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不是去了县里,咋会在镇上?”是父亲的声音。

    玛德,郭胖子的手机怎么会在父亲那,这特么不符合逻辑啊,难道父亲去了县城?这显然是可能,父亲都好多年没去县城了,那现在?只有一种可能,郭胖子在我家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语气一转,故作正经地说:“父亲啊,我刚从县城回来,去医院看个朋友,马上就要回家了,中午记得做我的饭,顺便告诉郭胖子,刚才在回县城的路上,他有个东西放在我这,让他别找了,回去后给他。”

    我在赌,赌郭胖子刚到我家,还没来得及跟父亲说我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,父亲一句话,将我打入冷宫,他说:“我会转告他,他也有句话让我转告你,他让你留着从县城回镇子的车票,他拿回家报销。”

    玛德,看这样子,父亲是可能知道我没去县城,无奈之下,我只好跟父亲说,这两天在镇子有点事,马上就回家。

    父亲沉着脸没有说话,就把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刚挂断电话不到三分钟,手机再响起了起来,是郭胖子的电话,我不敢说话,怕是父亲,愣了一下,电话里传来郭胖子的声音,他说:“九哥,你说漏嘴了,我昨天晚上就来了,你电话一直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想揍死这死胖子,骂了他一顿,就问他,张媛媛咋回事。

    他惊讶地说,“没什么啊,还没追到手呢,那护士太难追,鬼主意多,聊天的内容还黄,跟她聊天我都脸红了。”

    听郭胖子语气,好像跟张媛媛真没生啥,十之是那小护士在黑郭胖子,我也没再说啥,就将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挂完电话,我无所事事的在镇上溜达一圈,看看时间差不多,就回到墓碑店,等了十来分钟时间,余倩开着车停在门口,下来四个人,余倩、胡琴、阿大以及结巴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上车,带他们回村,阿大走了过来,一掌拍在我肩膀上,有点痛,淡淡地说:“凡事适可而止,不要得罪死者,这是我不愿看到的事,也是主家不愿看到的事,更是蒋爷不愿看到的事,真有解决不了的事,你交给我就行了,希望不要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别人或许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。但是,我绝对明白,阿大的意思是在暗示我,他已经知道我在棺材底部贴红纸,让我适可而止,不要得罪死者。

    我一直以为他只是墓碑店的工作人员,跟蒋爷关系较近,没想到,他居然有如此眼力。倘若没有猜错,他绝对不是弯腰去看棺材底部,而是在上香的时候感受到灵堂的气氛不对,毕竟,我那七张红纸贴在棺材底部,会影响到灵堂的气场,只是…阿大,一个墓碑店的工作人员就这么厉害,那…蒋爷不真的是活神仙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朝他点了点头,抛了一个询问的眼神,意思是,那红纸撕了没?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语重深长地说:“以后遇到事情记得跟我说,你去了曲阳后,我们就会变成自己人。记住,你身边不单单只有八仙,还有这墓碑店,只希望你办好这场丧事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