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82第182章阳棺34

正文 182第182章阳棺3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大概在墓碑店门口哭了二十来分钟,店门一直紧闭,或许是哭时间长了一些,胡琴嗓子有些沙哑,余倩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走上前,想把母女俩扶起来,胡琴罢了罢手,说:“既然来吊丧,无论如何都要将表弟请过去,告慰婆婆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也不好劝慰,待在一旁,心里一直在想阿大为什么不开门,就礼仪来讲应该没问题。更何况,按照辈分来说,胡琴算是阿大的表嫂,表嫂下跪求表弟参加自己婆婆丧事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,这礼仪做的已经足够周到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又过了十来分钟,阿大还是没有开门,胡琴母女俩一直就跪在那哭,周围那些房屋不少人已经走出家门,围在我们旁边,对着墓碑店门口指指点点,说啥的都有,大致意思是,阿大过份应该开门,还有些人在指责阿大怕花钱,不承认娘家人身份。

    我有些看不下去了,走到墓碑店门前,敲了几下,说:“阿大,胡琴母女俩是香港人,对我们这边的风俗有些不懂,有啥得罪的地方,还请你见谅一番。”

    墓碑店里传来一道阿大的叹息声,紧接着,门开了,阿大一脸酒味站在门口,先朝我点了点头,也没让胡琴母女俩起身,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俩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对她们有……”我走到阿大面前,疑惑的问他。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阿大罢了罢手,淡淡地说,“她俩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他既然这么说,我也不好说什么,毕竟这是他们的家事,我一个外人不好掺合,于是,我便以旁观者身份站在一旁看着。

    “表弟,我是不是有啥得罪你的地方,还请你明示!”胡琴跪在地面,哭腔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声表弟,我承受不起啊!若是姑妈在世时,你喊这一声表弟,我或许会觉得荣幸,现在么,实在是愧不敢当。”阿大掏出一根烟,点燃,依靠在门口,语气很淡。

    我一听,阿大这是对胡琴一家有意见啊,就是不知道哪方面有意见。

    “表弟这话有些不对了,你既然是婆婆是的贤侄,我自然得叫一声表弟,还望表弟看在婆婆的份子上,去她老人家堂前上一柱清香,如果你担心钱财的问题,你所有的开支,我余家给你悉数报销。”胡琴愣了一下,说了这么一番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阿大将香烟仍在地面,冷声道:“你家这么有钱,何苦来找我。”说着,就准备关门。

    我在一旁看的急死了,胡琴那番话是好意,估计是担心阿大在这墓碑店上班,经济条件不行,所以,她才会说报销开支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阿大误以为胡琴在炫富,心头更恼了。这也不怪阿大生气,我们这边习俗就是这样,作为娘家人拿不出钱替死者撑面子,会招人话柄,被人讥笑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眼瞧阿大就要关上店门,胡琴站起身,一把拉住阿大,跪了下去,朝着他就是一番磕头,哭声道:“表弟,求你去婆婆灵堂前上一柱清香,让婆婆走的顺顺利利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胡琴一边说着,一边让余倩跟着磕头,大概磕了十七八个。

    阿大在她俩身上瞥了一眼,语气不善地说,“姑妈活着的时候,你们是怎样对她?现在姑妈死后,怕她找你们麻烦,便猫哭耗子来我这吊孝,早干吗去了?倘若你们对姑妈好,别说你们来请,就算不请,我阿大也会以娘家人的身份去参加丧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阿大一把甩开胡琴的手,就准备进去,一见这情况,我再也忍不住了,拉住阿大,轻声说:“有话好好说,这丧事有问题,你若不去,丧事恐怕会更加难办。”

    阿大沉默了一会儿,瞥了我一眼,好似在怀疑我这话的真实性,我点了点头,说:“有人抢丧,礼仪会出现问题,再加上死者的原因,恐怕不好搞。”

    “姑妈的死还有其它原因?”阿大浑身一震,不可思议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没问题!”为了将阿大请过去,我也是煞费苦心,只能撒谎,若是让阿大知道死者的原因,别说请他去了,估计灵堂都会被他砸了,我们这边在丧事上有句话叫,宁过阎王关,不请娘屋人。

    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倘若死者是自然死亡,娘家人或许不会过多刁难,倘若是不正常死亡,那娘家人的愤怒可以想象的,别说办丧事,有些脾气大的娘家人,会将死者埋在主家床下,有的人更甚,直接将死者的尸体放在主家床上,令主家跟尸体睡足七天赎罪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肯定有人很纳闷,既然娘家人这么难搞定,那还请娘家人干吗?试问一下,一场丧事,连死者的娘家人都没来,那叫丧事吗?要知道丧事有三重,一重嫡亲、二重堂亲、三重娘家人,这三者缺一不成丧。

    听我这么一说,阿大疑惑的瞥了我一眼,冷声道:“今天给陈八仙一个面子,你们在门口跪到明天早上,我明天便去上香,至于娘家人该承担的礼仪费用,我不缺那点钱。若是不愿意,现在请起身走,开路那天我会买几个花圈去看姑妈,我的席面就不需要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阿大也没理会胡琴母女俩的反应,拉着我走进墓碑店,给我倒了一杯啤酒,说:“陪我喝一杯!”

    我跟他喝了一杯,扭过头瞥了一眼门外,胡琴母女跪在那,看那势头是打算跪到明早,我心中有些好奇阿大为什么要这样做,于是,我就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艾!你是不知道,姑妈给我打电话,她说有儿子跟没儿子一样,本以为老年后能陪在家人身边养老,看着孙子一个个长大成人,哪里晓得她儿子将她送到养老院去养老了,虽说养老院环境条件都不错,但是,哪有陪在亲人身边好!”阿大喝了一杯酒,缓缓地说。

    “就这原因?”我问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