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81第181章阳棺33

正文 181第181章阳棺3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我说我是你外甥,你是我小姨,你信吗?”我朝着余倩母亲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别开玩笑了,我女儿比你大好几岁,我姐要是还活着,她儿子肯定比我女儿大。”她在我身上打量一眼,摇头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陈九,你今天是不是抽风了?”余倩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骗你,等会吊完孝,我带你们去我家看看,我母亲真的跟你妈好像,你一看就知道了。”我跟余倩解释一声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她俩同时问我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,若不是看我母亲这些年一直在苦恼自己的身世,我真的不想认这门亲戚,一旦让了这门亲戚,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感觉心里瘆得慌。

    她俩相互看了一眼,余倩说:“母亲,您不是一直在苦恼大姨的事吗?等会就随陈九去他家看看也行,来回花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余倩母亲答应下来,看向我的眼神变得有些亲切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情上,我没有再多说什么,就让余倩去拿三桶礼花、一卷大地红,再给她母亲穿上一身正规的孝服,准备去吊孝。

    准备好这些东西,已经快到晚上十点,余倩打算开车去吊孝,被我制止了,我告诉她,既然是请娘家人,就要有诚意,开个车算咋回事,显摆么?

    她被我这么一说,尴尬的笑了笑,也不好说什么,倒是她母亲,笑了笑,说:“阿大既然是婆婆的娘家人,在礼仪上是应该尊重,先前是我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我说出来她像我母亲后,她看向我的眼神变得很是亲切,就连笑也是这般。

    墓碑店离灵堂并不是很远,也就是两三百米的样子,我们三个人打着电筒,我背着两桶礼花,余倩背一桶、余倩母亲穿着一身孝服,拿着一卷大地红。

    走了大概十来分钟,我们三个人来到墓碑店,店门没有关,阿大一个人坐在店内喝闷酒,心情看上去很差。

    “孝词让谁拿?”余倩将礼花放在地面,掏出一张白纸给我。

    我接过白纸看了一下,上面的字体还算不错,应该是结巴写的,上面写着祖母刘金秀不幸病逝,今日前来吊请堂侄林志辉,于祖母堂前上香,以告慰老人家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白纸应该以余倩她母亲的身份来写,但是,我们走的有些匆忙,也没来得及去改,干脆让余倩母女俩一起吊孝算了,也算是一种诚意吧!

    我将白纸递给她,说:“继续让你拿着吧!就算你们母女俩一起来吊请阿大!”

    “这样行么?”余倩母亲在一旁问。

    我在余倩身上瞥了一眼,她身穿一套孝服,虽然没有她母亲那么正式,但,也还算过的去,点了点头,说:“行的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我们三个人聊天的声音,惊到墓碑店内的阿大,他朝我们这个方向瞥了一眼,也不说话,站起身,将店门关上,余倩走向前,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一把拉住她,摇了摇头,说:“阿大这是承认娘家人的身份,不然他不会关门,这是在试探你们的诚意,现在就看你们怎样让阿大打开店门,接受你们的孝词。”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其实,吊孝很简单,难就难在请娘家人,特别是那些难说话的娘家人,没有足够的诚意压根打不动他们,说句不吉利的话,这吊孝就跟结婚的叫门差不多,看人走的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情况,毫无疑问,阿大属于那种难请的人。对于这点,我很是纳闷,按说阿大这人,还算不错。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语气很冷,身上八块腹肌,让我误以为他是黑份子保镖,对丧事风俗看的很淡,哪里晓得他骨子里对娘家人的身份看的这么重,这点过我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咋打动他啊?你们这边有啥习俗啊?”余倩不解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你先前怎么吊孝的?”我反问她。

    “就是开个车,停在他店门口,放了一封鞭炮,跟他说我祖母死了,请他上柱香,告慰老人家在天之灵,我怕得罪他,语气特别好,哪里晓得,他说了一句话,就把店门关了。”余倩不服气地说,看那样子,先前吊孝受了委屈。

    “玛德,哪有你这样吊孝的,他没揍你都算你运气好了,你特么这样去吊孝,就是在诅咒他家死人!”我辱骂一声,恨不得抽她一耳光,本以为我走后,她至少会问问别人怎么吊孝,只要随便问问一个人,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她被我这么一骂,站在一旁干瞪眼,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走到余倩她母亲身前,轻声说:“等会烟花跟鞭炮放完后,您需要先敲店门七下,然后跪在地面放声长哭,一边哭,一边念……对了,您叫啥名字?我等会念词需要用到您名字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说,“胡琴!”,也不晓得怎么回事,说完这个名字,她眼泪哗啦啦地掉了下去,看这样子应该是想到什么伤心事了。

    我也没说什么,走到墓碑店门口,拍了三下手掌,拉长嗓门,喊:“今有胡琴母女二人前来吊孝,孝起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连忙点燃一卷鞭炮,然后点燃三桶烟花,霎时之间,原本还算宁静的夜晚,变得格外热闹,不少人打开窗户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待鞭炮跟礼花声停下来后,我示意胡琴去敲门,她点了点头,带着余倩,敲了七下,一把跪在地面,放声哭道:“万里长天放悲音,余家不甚离娘亲,儿女落下思亲泪,苦盼慈母门前归,可惜娘亲西方去,留下儿女千秋恨,今晚门前哭离别,当求贤侄儿媳接。”

    还真别说,胡琴这番哭泣,听的我差点都落下泪,那声音格外凄凉,一旁的余倩好似被这声音影响到,也是一番痛哭,母女同哭,当真是感人至极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阿大怎么想的,墓碑店的大门仍旧是紧闭,没有一丝响动,这情况有些不对,难道阿大怕花钱?不愿承认娘家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我会这么想也不是没有道理,女性丧事的娘家人权力大这点毋庸置疑,在钱财上,娘家人也是花的最狠,娘家人需要请龙暂且不说,还需要办抬合、请戏班、随礼金、点主,等等,一场丧事下来,至少要花好几千到几万。所以,也有些人不愿承认娘家人的身份。注:死者的娘家人直系亲属死光,只剩下堂侄旁系

    但是,不对啊,如果阿大怕花钱不承认娘家人的身份,先前就不会关店门,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阿大关门不出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