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78第178章阳棺30

正文 178第178章阳棺3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阿大不肯定来,说是不合礼!”阎十七瞥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没查出他的真名?”我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“在派出所查出阿大本名林志辉,今年28岁,东兴镇本土人,十六岁离开镇子外出打工,几年前跟着一个叫蒋爷的人回到镇子,在墓碑店工作,那墓碑店的几个工作人员好像都是他的结拜兄弟,他排名老大所以大伙都叫他阿大。”阎十七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“姓林?你们是不是搞错了,死者姓刘,阿大是她堂侄,按道理来说应该姓刘才对。”我将心头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父亲姓刘,他随母亲姓林”阎十七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名字是对的,那余小姐去吊孝,按道理来说应该会来,阿大那边怎么说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他说,若是以远亲的身份前来上香,他可以来,若是以娘家人的身份上香,他便不来了。”阎十七沉吟道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我沉默下来,按我们这边的规矩来说,死者为女性的丧事,去娘家人吊孝门道特别多,甚至可以说,整场丧事娘家人权利最大,娘家人想怎么办丧事就必须怎么办,更加别提吊孝了。娘家人:女性父辈的嫡亲,父辈不在由子侄代替。

    这也没办法,从血亲的角度来说,娘家人大过一切,跟死者是一脉同宗下来的,就算死者的亲生儿子,在血亲这一块也是抵不过娘家人。

    自古有一句话,公婆吵架,媳回娘家。说直白点,娘家人是女性的后盾,无论生任何事,只要娘家人出面,再小的事情也会升到两个家族的事。

    在丧事这一块娘家人更为重要,娘家人就是监督着整场丧事,一个环节不满意,娘家人有权利叫停丧事,直到满足娘家人的心愿,否则,丧事就必须停在那。

    按照这情况来看,阿大不肯来上香,应该是余倩在一些礼仪上没做周到,毕竟,在农村对娘家人这一块看的特别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让阎十七送高佬去医院,他问我镇上那些抢丧事的八仙怎么办?我说先让他们僵着,搞定阿大的事情再另行商量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们抬着高佬放进车子后座,正准备关上车门的时候,高佬叫住我,说:“陈八仙,你一定要亲自去将死者的娘家人请来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愣,疑惑的瞥了高老一眼,问他:“为什么要我亲自去?”

    高佬想了一下,说:“我感觉死者很重视娘家人,我们关在牛栏时,那水牛疯一样撞开牛栏门,恐怕是想救你出去,让你亲自去请死者的娘家人,当然,这只是我的猜测。”

    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高佬这话有道理,看情况我必须亲自带余倩去一趟阿大那才行,不然会得罪死者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就问阎十七,余倩在哪。

    他说灵堂。

    我没有再说什么,关上车门,招呼阎十七一声,撒开步子朝灵堂跑去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了十来分钟时间,总算来到灵堂门口,我现灵堂的左侧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舞台,半个成人高,舞台的顶篷是用白布掩盖着,四周挂了一些彩灯,看上去很是绚丽。

    我收回目光,看向灵堂,此时的灵堂内有四十来个人,结巴跟余倩坐在八仙桌旁,余建豪在一旁数手指头。另外三十多个人站在左侧商量什么事,看那行头应该是乐队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忽然,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视线内,那人叫郭芸,人称郭姐,3o来岁的年龄,画着很浓的妆,头盘在后脑勺,外貌看上去有些凶恶。

    她跟我们这伙八仙的关系还算可以,去年一场丧事中见过一面。据说这女人本事大的很,以前请乐队都是吹、敲、打、演四门,这四门分别代表,吹唢呐、敲铜锣、打腰鼓、演灯影戏有些地方叫皮影戏在灵堂热闹一番,让死者走的安安心心。

    去年中旬,她跟乐队老板提出在丧事上表演花鼓戏、唱歌、yan舞,热闹灵堂气氛。

    这一想法提出来,大概过了小半年时间,也没人敢用这种新潮的仪式去热闹灵堂。

    但是,这社会不是所有人都默守规矩。这不,十二月的时候,我们镇子死了一个老人,97岁,主家经济条件还算可以,打算在丧事上搞点新异的东西,以此告慰死者在天之灵,主家就把郭芸请了过去,用她那种新潮的仪试了一下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新仪式将丧事的气氛搞的热闹非凡,特别是yan舞的时候,女人穿着三点式在棺材前做着各式挑逗动作,极大的刺激男性荷尔蒙,现场尖叫连连差点失去控制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新仪式,就个人而言,用唱歌跳舞热闹气氛还是可以,至于yan舞,有辱我泱泱中华传下来的美德。

    但,我只是一个抬棺匠,也不好说什么,毕竟,只是热闹气氛而已,并不影响到我办丧事,跟我没多大关系,只要别得罪死者就行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我很佩服那些站在棺材前跳舞的女人,她们的勇气当真值得嘉奖,也不怕死者从棺材爬出来,拉她们进去陪睡。

    在灵堂门口愣了一下,正准备进去,结巴眼尖的看到我,走了出来,紧张地问:“九哥,你身上的伤咋回事?”

    我朝他点了点头,说:“不小心摔了一跤,灵堂一切正常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一切正常,就是两个小时以前,有七八个人来抢丧事,被余小姐骂走了,那些人现在应该去医院找余老板了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没再说什么,走进灵堂,余倩神色有些着急,正准备说话。郭芸走了过来,伸手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笑道:“小兄弟,这场丧事是你接的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朝她拱了拱手算是拜年,说:“这场丧事您可要多花点心思,尽量将气氛搞热闹些,花鼓戏方面演补锅、十古怪,舞蹈方面尽量多穿些衣物,大冬天的冻坏身子,我可没钱给她们治病,至于yan舞就免了,具体怎样安排,您等会跟郎所长去商量,主家只有一个要求,热闹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