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76第176章阳棺28

正文 176第176章阳棺2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随着我刺下去,鲜血顺着流了出来,刘凯吃痛一声,面目狰狞的看着我,冷笑道:“小子,别以为郎高那兔崽子给你撑腰,老子就不敢弄死你。√”

    看到他这副表情,居然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,这人不但是八仙更特么像黑份子,完全是那种不把生命当一回的人,我一个抬棺匠哪敢跟他比,唯有手中的给我带来一丝安全感。

    这时,周围好几个人向前迈了几步,离我只有三尺距离,嘴里叫骂着让我放开刘凯。

    我紧了紧手中的,颤音说:“你们再过来我就捅他脖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今天只有两条可走,要么捅死我,要么被我捅死。”刘凯对于我的威胁,丝毫没放在身上,淡淡地瞥了我一眼,声音非常冷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闹出人命案,你把高佬放了,我便放了你!”想到高佬还关在牛栏,我语气硬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冷笑着没说话说话,但是,他的动作却让我大吃一惊,他手肘猛地向后戳向我胸口,我手下一松,掉在地面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弯腰拣,他一拳砸在我后背。紧接着,周围那些人走了过来,对我就是一番拳打脚踢,我双手抱头,卷缩着身子,嘴里一直呻yin着同一句话,“放了高佬,有啥事冲我来。”

    打了大概四五分钟的样子,刘凯吼了一句,“你们全部让开,让老子来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右手举着对照我心脏的位置就准备刺下去,就在这时,我手机响了起来,他愣了一下,从我身上摸出手机,面色一沉,道:“小子,赶紧跟阎十七那小子说,你办不了这场丧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把手机递到我面前,我朝手机看了一眼,是阎十七的电话,我也没想那么多,接通电话,说:“我在桂子村有点事,这场丧事我办不了,你让余老板另请他人吧。”说到事这个字的时候,我咬字特别重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愣了一下,就说:“陈八仙,咱们可是签了合约,你单方面毁约,按照合约来说就要赔偿我们三十万损失费,你可要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话,刘凯一把夺过手机,挂断电话,将电池坼了出去,把手机丢给我,笑了笑,说:“算你小子识相,今天暂时放过你,办完这场丧事,再跟你新账旧账一起算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把他丢牛栏跟高佬那废物关一起,咱们准备去镇子接丧事,一百万呐!咱们能赚好几十万哈!”刘凯朝四周那些人喊了一声,笑的特别灿烂。

    随后,我被他们抬着丢在牛栏,这牛栏不是很大,大概七八个平方,里面关着一头水牛,高佬卷缩着身子蹲在牛栏的一角,见我被关了进来后,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我,说:“陈八仙,你咋被关进来了?”

    我抬眼看了高佬一眼,就见到他浑身上下脏兮兮、蓬头散、脸上有些没有干透的血渍,一双手臂无力的垂在那,看那样式应该是断了,我连滚带爬的来到高佬身前,急道:“高佬,你手怎么了?他们是不是把你手打断了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先别管我,你咋跑桂子村来了,又怎么被关到牛栏来了,没伤着哪吧?镇上的丧事可还等着你去主持大局,你被关到这里来了,那丧事咋办喽?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面色沉了下来,伸手握住他的手臂,心里特别苦涩,从我走进抬棺匠这一行开始,高佬给我的感觉是,话不多,却是我们这伙八仙中最有主意的人,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他都能保持冷清,算得上是我们的智囊。

    可,现在,他竟然被人活生生地打断一双手臂,就算是这种情况,他依旧没有关心自己的断臂,反而是关心我跟丧事,这就是高佬,一个实实在在的农民、一个把丧事看的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八仙。想到这里,我两行热泪滚滚而下,相比高佬而言,我显得那么懦弱、没出息。

    “别tm管什么丧事了,你手到底怎样了?”我扶着高佬,让他坐在我脚上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这话就不对了,我的手算什么事,咱们做八仙的,一生就靠死人吃饭,丧事才是大事。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,说这话的时候,时不时会吃痛一声。

    看着他这虚弱的样子,不知道为啥,眼泪又流了出来,总觉得这一切是我害的,若不是我接下这场丧事,高佬也不会这样,像他这样上了年纪的人,手臂一旦断了,终生都难复原,就算治好,手臂也会留下隐疾,再也回不到当初那样,这一切都是我害的。

    “你哭嘛咯喽,流泪是女人的事,咱们是大老爷们,再说,我只是手臂断了,又没死,别整的跟哭丧一样,赶紧想办法出去才是正事。”高佬笑骂一声,想伸手打我,却现手臂使不上力。

    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没再说话,紧握拳头,双眼死死地盯着牛栏门口,那门是用七八根拳头大的木条做成,外面用铁丝做了一把锁架子,一把大铜锁将门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走了过去,伸手掰了掰木条,纹丝不动,又掰了掰那铜锁,也是那般。

    高佬摇了摇头,说:“别费那个力气了,这牛栏以前关了很多八仙,刘凯身边那些八仙,除了他本村那七八个人,其他那些八仙有几个没被他关过?所以,这牛栏牢固的很。”

    我扭过头,问:“那些八仙被关在牛栏,也不报警?”

    “报了,抓进去几天又放了出来,他就是用这个牛栏将那些八仙治的服服帖帖,这才想要垄断咱们镇子的丧事。”高佬说。

    “玛德。”我怒骂一声,一脚踹在牛栏的木门上,身后那水牛好似被吓到,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我扭过头在那大水牛身上瞥了一眼,愣了一下,脑中想起一个主意,走到高佬面前,将他扶到牛栏最里面的一个角落,说:“我有办法能出去了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