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73第173章阳棺25

正文 173第173章阳棺2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完结巴的身世,我对他的评价又多了一份,这人很倒霉,就问他,为什么会想到跟我当抬棺匠。

    他说:“以前镇上的墓碑店招人,我去应聘了,那老板告诉我,我这辈子赚不了活人钱,只能赚死人钱,我就想到去抬棺材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不是蒋爷跟你说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听人说,那老板好像是姓蒋,没想到真被他说中了,那人真是活神仙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蒋爷是活神仙!”我感慨一句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俩又聊了一会儿,直到1o点的时候,刘寡妇端来两份面条,我跟结巴在灵堂内匆匆吃了一些充饥,另外那些人嫌弃灵堂有臭味,便在灵堂不远处的马路上吃了一些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,郎高带着刘寡妇一众人去县里采购丧事需要的东西,去了十几个,还叫了三辆货车去拉东西。

    丧事的第一天并不是特别热闹,也是最为清闲的一天,这期间我跟结巴一直在灵堂守着棺材。

    直到中午1点的时候,余倩带着她弟弟来了,头上还裹着一些白麻,她弟弟第一次走进灵堂好似很害怕,一对眼珠在灵堂内不停地打量着,时不时缩下脖子。

    我给他递了三柱清香,让他朝死者作了三个揖,然后将清香插在糯米上,便让他俩坐在我们身旁,让他们替死者守灵。

    所谓守灵就是守着棺材没啥讲究,守灵的目地就是看住灵堂内的香火以及长生灯,别让它们熄灭,因为丧事第一天我没啥事情可做,我们几个人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通过余倩的介绍,我知道她弟弟叫余建豪,死者平常最疼爱他,简直拿他当心肝宝贝一样宠着。

    在说到死者对余建豪最好的时候,小男孩提出了反对意见,他说:“奶奶不是对我最好的人,四妈才是对我最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,他说:“有次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姐姐们出去了,家里就剩我跟四妈,四妈找了一位叔叔来我们家,叔叔跟四妈买了好多玩具给我,就是半夜的时候,四妈坐在叔叔身上,嘴里老是嗯嗯啊啊地叫,让我睡不着。后来,只要那位叔叔来我们家,他们就会买一样玩具给我,我现在都有三百个玩具了,全是四妈跟叔叔买给我的,奶奶好小气的,才给我买几样玩具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的话音刚落,我就看到余倩脸色,唰的一下就红色,紧接着,连忙捂住小男孩的嘴巴,说:“别乱说话!”

    小男孩挣脱余倩的手,怒道:“我没有乱说话,二妈跟三妈对我也好,只要她们带叔叔回家,就会带我去吃好吃的,三妈有次带两个叔叔回家,第二天还带我去海边玩了呢!”

    “余建豪,你再乱说话,姐姐就不要你了!”余倩生气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真的没有乱说话,我身上这件衣服就是三妈买给我的呢!”小男孩一脸童真的说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差点笑了出来,就连结巴在一旁也是憋得满脸通红,想笑就怕得罪余倩,不笑又憋的难受,眼瞧就憋出内伤,好在这时候,死者的那些干儿干女来到灵堂,他们神色很慌张,在灵堂门口犹豫了好长时间,也没敢进来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深呼几口气,挥去脑中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,朝他们说了一声,“既然来了,就进来吧!死者会保佑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们愣了一下,其中一个体型较胖,年龄较大的中年汉子,颤音的问我:“干ma死了吗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伸手指了一下棺材,说:“想要上香就进来,不想上香就请离开,不要打扰死者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好…好,我…进来上香!”那人说这话的时候,满头大汗,时不时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祖母最大的干儿子,叫戴楚军。”余倩在一旁低声跟我介绍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点燃三柱清香,拿出一些黄纸递给戴楚军,朝着棺材吆喝一声,“刘老太太,今有您干儿子戴楚军,为您献上清香三柱、黄纸八张,希望您老在天之灵保佑戴楚军一家平平安安、富贵安康。”

    那戴楚军跪在八仙桌前烧完黄纸,将清香插在糯米上,然后掏出一个红包给我,说:“一点小心意,还望你办好干ma的丧事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红包捏了一下,挺厚的,应该有一千来块钱,将红包递给结巴,又朝戴楚军说了一些吉祥话。

    像这种有钱人的丧事,说句实话,红包能收到手软,特别是正月办丧事,那红包又多又重,有些时候一场丧事下来,光红包能收上万块钱。

    随后,死者那些干儿干女一一进来上香,烧黄纸,每个人都会递个红包给我,最大的有一千二百块钱,最少的一个红包也有六百块钱,死者一共九名干儿干女,只是一个简单的上香,我就收了将近6ooo块钱红包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有钱人的丧事,再加上过年,红包才会这么重,若是放在平常普通人家,这个环节是没有红包的,就算有些大气的主家,最多也就是包24块钱的红包。

    待死者的干儿干女上完香后,那戴楚军走了过来,在余倩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话,余倩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问:“你说的是真话?”

    “嗯!干ma生前跟我说过,她有个亲戚在东兴镇,平日里还会跟那人电话联系一下。现在干ma死了,你应该去吊孝,不然,干ma可能会怪罪你。”戴楚军面色凝重的说。吊孝:去告知亲属死者的死讯,让其前来参加葬礼

    “戴叔叔,你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?住在哪吗?”余倩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不知道,干ma没说人名,就说那人在东兴镇一家墓碑店打下手,这东兴镇也不大,你去打听一下,应该能找到那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余倩应一声,就准备朝灵堂外走去。

    我连忙叫住她,说:“余小姐,你们说的那人是我朋友,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,就知道他叫阿大,在我们镇子的墓碑店工作。假如你真的打算去他那吊孝,就要搞清楚阿大的本名以及他跟你们家的关系,不然这孝词不好写,会坏了礼仪。”

    “他既然是你朋友,你打个电话问他一下不就清楚了吗?哪里还需要我们去调查?”余倩疑惑的问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