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66第166章阳棺18

正文 166第166章阳棺1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棺材上面雕刻的东西,的确有些貔貅、又有些像狮子,我想了很长一会儿时间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父亲那边有些急了,说:“你看那雕画的嘴巴,若是微微张开那就是貔貅,张得特别开就是饕餮,适中的话就是狮子。”

    我回想一下,说:“那东西的嘴巴张得很开,头颅微微朝上扬,好似在吞噬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父亲说:“那应该是饕餮了,看来郭胖子那亲戚在生意场上应该是失意了,不然不会用饕餮,倘若我没猜测错,那雕花的后面应该有个小洞,那小洞的位置会塞上活人的生辰八字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问他为什么。

    父亲说:“饕餮是凶兽、贪得无厌,生性好吃,奈何吃多少拉多少,聚不了财。所以,一些木匠在做雕刻饕餮的棺材时,都会在饕餮屁眼的位置留下一个小洞,寓意着,饕餮去聚财,然后将财气拉到活人的生辰八字上,再加上棺材浑身是纯金色,这样一来,活人聚财的度很快。这种方法比较极端,郭胖子的亲戚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没啥问题,他就是在做这么一口棺材。对了,棺材雕刻饕餮对死者有啥影响没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那要看死者临死之前的那口气是善还是恶,若是善念,这种聚财方法会慢很多,对死者的影响不是很大。若是恶念,聚财就会快很多,快聚财气会让死者背负罪孽,从而受罪坠入那十八层地狱,永无轮回的可能。九伢子,郭胖子这种亲戚,你最好离他远点,太恶毒了,为了聚财不折手段,你切莫跟他深交。”父亲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我愣在原地,父亲这番话模棱两可,我一下子也没了分寸。有些人为了财在先人棺材上动手脚,这种事情在礼仪上是一片盲区,你说不准雕刻东西,有点说不过去,你说可以雕刻东西,又有点得罪死者的意思。

    展到后来,棺材雕刻成了有钱人的专利。当然,也不是说,在棺材雕刻东西就一定会财,这只是一种传说,具体会怎样,还是看后人如何展,不能过份依赖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待了一会儿后,我在镇子上买了一些入殓的东西,回到灵堂,看着灵堂那高度,我心里特别不舒服,恨不得立马去坼了它。

    余老板见我来了后,面色不喜地道:“年轻人,像你这样办丧事,以后谁还敢请你?”

    我心里不是很爽,但是,看在钱的份子上,我还是冲他尴尬的笑了笑,解释一番,然后说:“准备入殓吧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灵堂门口走进来一个人,我抬眼看去,是孙明,他今天穿的很精神,一件淡蓝色的外套、脚下一双有些破旧的运动鞋,头好似特意整理过一番,三七分,整个人看上去,倒有几分小帅。

    入殓的工作,我一个正好忙不过来,没想到他在这时候出现了。我朝他招了招手,说:“小明,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应了一声,走到我面前,说:“九哥,能不能不要喊我小明,我喜欢别人叫我结巴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愣,就问他原因。他说:“只有别人叫我结巴,我才能感觉到自己跟普通人不一样,这样才会比普通人付出更多精力去办好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淡淡地问我,“九哥,我需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被那这番话已经惊得说不出来话,有句俗话叫,打人莫打脸,骂人莫揭短,这孙明到底经历过什么,竟然用别人的讽刺去刺激自己努力。

    愣了一会儿,既然他这么说,我只能尊重他,伸手指了指放在地面的死者,说:“结巴,你去掀开被子看看死者,若是不害怕,以后就跟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虽说我昨天答应收下他,但是,还是需要考验下他,做我们这行,第一点就是胆大,倘若胆小如鼠,别说抬棺材,看见棺材都特么怕了,还提其它事情,那不是扯淡么?

    结巴只说了一个好字,便走到死者面前,弯下腰,掀开金丝绵被,双眼死死地盯着死者,大概盯了三分钟,盖上棉被,走到我面前,面不改色地说:“九哥,我合格吗?”

    我在他身上看了一眼,他双手紧握拳头,显然是内心有些害怕只是被他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作为一个普通人能做成这样已经实属不易,我点了点头,说:“以后跟在我身边!有我一口饭吃,绝对不会让你饿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没什么心情再扯这些事情,就准备入殓。因为这棺材比平常的棺材要大,我没木匠眼神,只能用工具,去确定棺材的中心位置,舍得等会放入棺材再移尸,力求一次性放好。注:死者必须放在棺材最中间。

    我掏出一根红线、一枚方口贴钱,四根三寸长的木钉,先在棺材的棺帮子上铆入木钉,然后用红线穿过方口铜钱,再将红线的一头绑在木钉上。

    随后又在棺材的另三方棺帮子上铆入三根木钉,用红线在上面绕一圈,这过程中方口铜钱必须留在木钉的后方,等会需要用这方口铜钱去确定棺材的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弄好这些,我将红线从棺材的头部拉至尾部,让方口铜钱顺着红线去滑动,它滑到哪个位置就是中心位置。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说,这种方法找到的位置,或许并不是正宗的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但是,在丧事上,一般都是用这个方法去找中心位置,哪怕有更好的方法,也一直没换过。

    就这找位置的方法,我以前问过老王,他也说不出所以然,就说,老祖宗传来的法子,不能乱改。

    待方口铜钱停下来后,我用墨汁将那位置涂黑,然后将红线绑在棺材尾部的木钉上。随后,我往棺材内撒了一些谷灰、黄纸。

    弄好这些东西,我特意朝父亲说的那个位置瞥了一眼,果不其然,棺材头部的内测有个小洞,大概有小拇指大,里面塞了一个黄色的东西,应该是余老板的生辰八字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