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60第160章阳棺12

正文 160第160章阳棺1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余老板这话一出,完全颠覆了他在我心中的形象,从来到医院后,他给我的印象是铁汉子,没想到在女人这方面,他跟普通人一样。可见,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句话,无论在哪朝哪代都是通用。

    既然主家开口,我能说什么?只好点了点头,让她们在头上裹着白麻,随我们去请水。

    我去请水的地方在我们镇子的东边,那里有条河,大概两三米宽的样子,具体多宽我不知道,只能估个大概。毕竟,谁会闲的蛋疼去量河面多宽?

    说实话,就那河里的水,也不是我黑我们镇子,简直可以说不是水,镇上住着一百二十来户人家,他们的生活垃圾几乎都往河里扔,好几次造成河面堵塞,都是镇政府出钱清理河面。

    后来,镇政府在河边竖了一块牌子,严禁往河内丢生活垃圾,违者罚款1oo元。河面这才稍微好一些,但,那河里的水还是乌黑色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是整条河的水色都是那样,靠近镇子中心的位置,有一片水域,镇民用竹片扎了一个大笼子,将生活垃圾隔开,那里的水较清,平常供镇民洗菜用。

    虽说那时候的自来水在镇子已经普及,但是,一些人为了节省水费,都是拿菜到河里洗干净,然后回家再用自来水淋一次。

    我们这次去请水的地方就是那片清水地,一路上,我拿着请水的工具走在前头,余老板以及他的家属跟在后面,阎十七跟一名壮汉抬着一张小型的八仙桌走在最后面,他们旁边五六名壮汉背着一些礼花以及照明的工具。

    走到目的地,我让阎十七把八仙桌放在河边。然后,我将铜锣以及水壶放在桌子上,用朱砂笔写上死者的名字、生辰八字贴在铜锣上。

    在铜锣上贴死者的名字跟八字,有引路的作用,意思是将死者的魂魄招到河边来。

    做好这些,我让余老板等人站在我身后四尺的位置,然后点燃三柱清香,双手握住清香朝河边作了一个揖,将清香插在八仙桌下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插在八仙桌下面,也是有原因。龙王爷属于地界的神灵,倘若将清香插在八仙桌上,那是敬天上的神仙,只有插在八仙桌下面,才是敬龙王爷。

    别看这清香只隔了一张八仙桌,两者却是敬不同的神明,有句古话说,不怕烧错香,就怕拜错神,指的就是插清香。黄纸可以乱烧,清香却万万不能乱插,一旦拜错神,会招来不祥。

    插完清香,我拿起铜锣敲了三下,嘴里念了一段引魂咒,然后又敲了三下铜锣,抬步走到河边,正了正神色,嘴里念道:“天地茫茫月含悲,芳草风华寒霜催,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悲欢离合,今天是公元2oo6年正月初一,东兴镇本土人士刘金秀,不幸恶病缠身,多方医治无效离开人寰,这是余家的不幸,这是子孙们的悲哀。我,陈九,受刘金秀之子相邀,特来河边请示龙王爷庇佑刘金秀的魂魄,赐下净身圣水洗掉刘金秀老人家生前的是是非非,还望龙王爷悲天悯人!”

    念完这段话,我猛地敲了一下铜锣,往后退了七步,围着八仙桌转了三圈,然后右脚重重地跺在地面,点燃三张黄纸,放在铜锣上,随同死者的生辰八字烧了。

    待黄纸烧完后,铜锣有些烫,我将黄纸折成三段包着手指,拿起铜锣,将燃烧后的灰倒入河里。也不晓得咋回事,河边的气温变得有点冷,原本有些烫手的铜锣,只是一会儿功夫就变得冷冰冰。

    我伸手摸了摸铜锣,很冷,甚至有些黏皮肤,我也没想那么多,沾了三滴水滴在铜锣上,便回到八仙桌前。

    做丧事肯定会遇到一些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,只要重要的环节没出问题,其它的问题就不叫问题。倘若每个环节都讲究完美,我敢肯定的说,没几个死者能安然下葬,毕竟,丧事本来就有些邪门。

    回到八仙桌前,我提起水壶,朝河边作了一个揖,扭过头,向余老板等人,拉长嗓子,喊了一声,“刘金秀老人家的孝子贤孙,下跪,恳请龙王爷赐净身圣水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余老板等人刷的一下,齐齐地跪在地面。我在他们身上打量一眼,提着水壶,下到河边,揭开水壶盖子,装满一壶水,再次回到八仙桌前。

    他们见我提水回来,以为请水完成了,想站起身,我用眼神制止他们的动作,左手提着铜锣,右手提着水壶,朝河边再次作揖,嘴里开始念,请水词。

    这念请水词,脚下也不能停,需要按照前进三步退两步,再前两步退三步的步伐来走,这期间的步伐不能乱,我们八仙把这种步伐称为三进二退五福步

    我嘴里念着请水词,脚下踏着三进二退五福步,待请水词念完,脚下已经来来回回踏了七次,回到原地,我朝河边再次作揖,揭开水壶盖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水壶里面的水竟然是黑色,我以为是夜色的关系,造成视觉出现色差,便找阎十七拿来一个手电筒,照着水壶的水,没错,是黑色的水。

    玛德,怎么回事,我的仪式压根没出错,这过程也是非常顺利,怎么会变成黑水?难道是河里的水有问题?我拿着电筒照向河边,刚才盛水的地方,那水源是清的。可,这水壶的水怎么会是黑水?

    我百思不得其解,将水倒了出去,又从河里盛了一壶水,做仪式之前,我特意看了一下水壶,里面的水是清的。待念完请水词,我再看水壶的水,特么的,又变成黑色了。

    一连试了三次,每次念完请水词,水壶的清水都会变成黑色,这请水是丧事最简单的一个仪式,倘若这个环节就出现问题,那后面的环节,还得了?

    按照我们这边的丧事风俗,我仪式绝对没有问题,那只有一个可能,跪在地面的孝子孝孙有问题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有些火了,也顾不上对方是有钱人,朝着余老板等人,吼了一嗓子,“全部老老实实地跪着,脑子别特么想些龌蹉的事,若是得罪死者,让死者回来找你们,我可管不着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