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58第158章阳棺10

正文 158第158章阳棺1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扭过身,朝后面看了一眼,眼前是一名年轻人,约摸十岁,身上的衣服有些邋遢,脑袋特别圆,平头,一双眼珠特别清澈,嘴唇的右边有颗黑痣,跟我身高差不多。√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向他,问:“哪位?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伸手指了指病床上的老人家,朝我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让我出去说话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跟阎十七打一声招呼,说出去有点事,他让我六点后一定要出现在病房。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5点5o,还有十分钟时间,便跟着那年轻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出病房后,那年轻人看着我,说:“你…你…你好,我…我…我叫孙明,想…想跟你抬棺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忽然朝我跪了下去,“我…我…我,我要赚钱,我…我…我要养家,别人…嫌弃我是…结巴,不…肯请我,求你…一定…要收下…我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弄,我有懵了,连忙拉他起身,问:“咋了?是不是遇到啥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我在派出所门口,听…听…听说你接下百万丧事,我…我…我觉得你有真本事,就…一直…跟你身后来到医院,求你…让我替你工作…我妈妈病了好久,我…要赚钱…给她看病。”他脸上有股毅色,语气也是格外诚恳,说到给他妈妈治病的时候,眼角有些湿润。ps:为了方便阅读,大家记住孙明是个结巴就行了。

    闻言,我愣了一下,本来这场丧事就需要请很多人,眼前这孙明正好找上门,再加上他的身世,我没想那么多,就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有时候,缘分就是这样,按照我平常的为人,绝对不会轻易请一个外行人帮忙,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回事,只是愣了一下就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正是这次的答应,让我人生多了一名生死相依的兄弟,那十年时间,孙明一直跟在我身边扮演很重要的角色,时至今日,他依旧跟在我身边。

    闲暇的时候,我问他赚了那么多钱,为什么还跟在我身边,他说:九…九…九哥是好人,滴水之恩,要…要…要涌泉相报。

    让我记忆犹新的是,在他跟我后的第三年,我们接到一场悬棺,龙绳忽然断了,棺材从空中掉了下来,眼瞧就要砸到我身上,他一把扑倒我,差点丢掉性命。当然,这些是后话,暂且不表。

    孙明见我答应下来,当即又跪了下去,眼泪哇啦啦地掉了下来,说:“谢谢你,谢谢你,太谢谢你了,我终于找到工作了,有钱给妈妈治病了,妈妈也不用担心我养不活自己了!”由于他是结巴,这简单的一段话,他说了近两分钟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苦涩,也不知道怎样去安慰他。人生就是这样,在很多人看来,很轻易就能得到一份薪资不错工作。

    可,在有些人眼里,工作这两个字却宛如天边的彩虹,那么难以触摸,我当初走进抬棺匠之前也是这种心态,跟孙明有些像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有些明白他为什么会哭出来,都是经济给逼的。

    我将他拉起,给他递了一个红包,说:“今天是大年初一,既然你要跟着我抬棺材,这个红包算是开年红包,赶紧拿回去给你母亲买些药,剩下的钱再给自己置办一身行头,明天来镇子最中央的地方找我,那里会搭建一个灵堂,很好找。”

    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接过红包,也没说话,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望着他的背影,我苦笑一声,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离六点只差3o几秒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按照阎十七的说法,老人家在18点正会仙逝,我探出身子朝病房内瞧了一眼,奇怪的是,屋内多数人不是看着病床上的老人家,反是盯着墙壁上的时钟,只有三个人是盯着病床上的老人。

    真特么奇怪,老人家都要死了,还盯着时钟看个屁,有钱人的怪癖真多。

    眼瞧秒钟那根指针就要走到数字12,病床上的老人家猛地一阵抽搐,挣扎了一两秒钟的时间,手臂无力的垂了下去,我看了看时间,离6点正差了三秒钟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走进去病房,就感觉屋内有股冷气吹了出来,不偏不倚,正好从我身边经过,这种感觉很冷,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碜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想冷气哪来的,震耳欲聋的哭声就响了起来,其中以余老板哀嚎的声音最大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阎十七走到面前,说:“老人家已经仙逝,接下来的丧事怎么弄?”

    我考虑一下,说:“老人家死在病房,就以病房为灵地,先在她床前烧一些导领纸,然后跟我去河边请水。对了,棺材准备好没?”

    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说:“棺材早已备好,目前放在镇子派出所,待灵堂搭建好后,可以将棺材抬进去,剩下来的事就全部摆脱给你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走到死者病床前,说:“死者的孝子留下,其他人全部出去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好似没听到我的话一般,伫在原地也没动,直到余老板咳嗽一声,说:“你们先出去,等会需要你们的时候,我让十七喊你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些人立马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余老板走到我面前,跟我握了一下手,说:“年轻人,办丧事之前,我有一点需要提醒你,我对丧事只有一个要求,让我母亲走的热热闹闹,倘若不能让我满意,丧事费用我会克扣一部分。我余某人的钱财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而是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,我希望每一分钱都要用在刀刃上。当然,作为丧事承包人,你可以赚取一部分钱财,但,我希望你不要赚的太狠,一切事情都要大规大局,该给红包的地方,我余某人也不会小气,红包大小按照你的表现给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暗赞一声,这人看似大气,骨子里却精的要死,就跟他说:“这个您可以放心,我陈九也不是那贪得无厌之人,您母亲的丧事,我会尽全力将场面尽量弄大,让她老人家走的顺顺利利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