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53第153章阳棺5

正文 153第153章阳棺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父亲听完我的话,很生气,一掌拍在桌子上,怒道:“九伢子,你现在翅膀硬了想飞了是吧!你看看你周围的那些抬棺匠,有几个年轻人?别说郭胖子,那是你拉他下水的!就说老王、高佬、还有那刘凯,他们哪一个不是四五十岁了,你一个十岁的细伢子,成天跟棺材、死人打交道,你以后还要不要娶媳妇了?”

    父亲的话句句在理,让我连反驳的词都没有,在我们抬棺匠这一行,都是上了年纪的农民,就我一个年轻人,那郭胖子跟杨言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才走进抬棺匠,至于陈天男那土豪,纯属闲得蛋疼,来乡下体验棺材的。八一中  文网

    我憋了老半天,最终憋了这么一句话出来,“我…我…我抬棺材能赚很多钱,能替家里分担责任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父亲冷笑一声,又是一掌拍在桌子上,说:“钱钱钱,你现在眼里除了钱,还有我跟你母亲吗?知道我为什么在家务农没有去广州背淤泥吗?那老子今天告诉你,我是有手艺的人,不屑于干苦力,去干苦力会对祖师爷不敬。我现在已经决定了,你明年滚鞋厂去上班,我去干老本行,还债的事让我来,你存着钱将来娶媳妇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老陈,你答应公公不再干那行了,怎么…?”母亲在一旁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我从小到大都没见父亲有啥手艺,一直都在家里种庄稼,现在忽然说有手艺,我有些吃惊,竖起耳朵听父亲怎么回答母亲的问题。

    父亲掏出一根烟,点燃,深吸几口,瞪了我一眼,朝母亲说:“当初,家里穷的没钱开锅,九伢子又闲在家里,便让老王带他入行,没想到会惹来这么多话柄。九伢子还没娶堂客,倘若闲话多了,哪家姑娘愿意嫁到我们家来?我老陈家就这么一根独苗,他要是娶不到媳妇,老陈家就断后了,死后我哪里有脸去见列祖列宗。所以啊!让我去干老本行吧!我上了年纪,也不会被别人说闲话。为了九伢子也好,为了传宗接代也好,我都打算从操旧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父亲扭头看着我,恶狠狠地说:“九伢子,为了老陈家着想,为父求你别去抬棺材了,洗脚水毒人不死恼人心这个道理你应该懂,那些风言风语听在我耳里,特别不舒服。我才五十不到又有一门门手艺,还债应该不是问题,搞不好还能替你盖栋红砖屋,你老老实实去鞋厂上班存钱娶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父亲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你过了年才十九岁,干抬棺匠这活,的确容易让人说闲话,你父亲重操旧业,咱家的经济就会宽裕一些,你就去鞋厂上班吧!”也不知道咋回事,母亲竟然偏向父亲那边,去堂屋之前还说抬棺材没啥,现在就跟变了一个人似得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没有直接答应母亲的要求,而是看向父亲,问他:“您到底有啥手艺?会被人说闲话?”

    父亲吸了一口烟,瞥了我一眼,脸上有股自豪之色,开口道:“鲁派,木匠!”

    鲁派?木匠?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着父亲,鲁派的木匠有啥神秘?这社会木匠多了去,都自认为是鲁班门下,号称鲁派,哪里会招人话柄?难道…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有些激动,颤音地问父亲,“您的手艺是师公?专门做棺材?”

    父亲满意的点了点头,笑道:“不错,我是你这般大的时候,跟着你爷爷在乡下专门做棺材,虽说遇过一些怪事,但,钱也赚了不少,就是容易招人话柄,说啥年纪轻轻干啥事不好,非要做棺材。后来,你爷爷觉得这话在理,就不再让我做棺材,临终前再三招呼我不要去做棺材,说是赚死人钱不好,会让后人遭报应。从那后我就老老实实在家务农,没想到你抬棺材也会招人话柄,九伢子,听为父一句话,做个普通人,别再当八仙,别再接丧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被惊得说不出来话,敢情我们一家子人,都跟棺材有缘啊!父亲做棺材,我是抬棺材,特么的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父亲把我的神色收在眼里,点燃一根烟,说:“九伢子,我从操旧业做棺材后,家里的债务你不需要担心,你本本分分去鞋厂上班,当个普通人就行了,就算老天爷要惩罚,我会一一接下,绝对不会影响到你这一代。”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听父亲这么一说,我有些动摇当八仙的念头,可,一想到父亲一把年纪再去做棺材,心里就莫名的很难受,不说别的,就拿一口一般的棺材来说,至少得四百斤,做棺材的人需要一片片地拼上,还要念些咒语。

    做棺材的过程中,还会招来一些怪事。毕竟,做棺材就相当于给死人盖房子,其中的凶险,我心里多多少少明白一些。

    我没有答应父亲的要求,也没有拒绝,坐在桌前默不作声,这社会都是钱财作怪,假如有钱,谁敢说抬棺匠不好,老子用钱砸到他闭上嘴,问题是,我特么没钱。

    饭桌的气氛有些闷,母亲在我跟父亲身上打量一眼,叹了一口气,说:“老陈,今天大年三十,咱们不说那些不开心的,先让九伢子自己去考虑,你让他一下子接受你的要求,他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,孩大不由父母,当年你也是这个性子,难道你忘了?”

    闻言,父亲没有说话,在我身上足足盯了三分钟,给我派了一支烟,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,说:“儿子,过了今晚就十九岁了,有些事情你要考虑清楚,为父不想给你说一些大道理,你自己去想,假如你以后生个儿子去抬棺材,你心里怎么想?”

    说完,父亲站起身,打开我们家的黑白电视机,拧到中央台看倪萍跟赵忠祥主持的春节联欢晚会,我们家的年夜饭,随着他俩的声音总算开始。

    因为工作的问题,这顿年夜饭吃的有些沉闷,期间,我们一家三口很少说话。

    饭后,我们一家人围在电视机前看春节联欢晚会,农村的大年三十晚,除了鞭炮声就数这春节联欢晚会最热闹,我们一直看到晚上11点半。

    按照我们这边的风俗,一年交替之际,需要在12点之前关财门意思是将一年的霉气关在外面。这关财门挺简单,就是点燃一封较长的鞭炮,以鞭炮声驱走那些霉气。

    不知父亲是生气还是怎么回事,他坐在电视机前没动,让我拿两卷鞭炮去关财门。我也没想到那么多,拿着鞭炮走出门口,就准备放鞭炮关财门。就在这时,我手机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先前那个陌生号码,也就是所谓的百万丧事费用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