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52第152章阳棺4

正文 152第152章阳棺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一耳光煽下去,村长有些懵了,不可思议的看着我,紧接着就是一顿爆骂:“九伢子,卧槽尼玛副怪,竟然敢打老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把抓住我衣领,想把我提起来,可没那力气,抬手就准备煽我,父亲跟老王疾步走了过来,架住村长的双手,老王骂:“朱远志,你tm别给脸不要脸,一把年纪居然欺负后生伢子,你tm还要脸不?”

    “操,独眼龙,你麻痹的睁眼说瞎话,是他眼里没有我这个村长,煽了老子一巴掌,老子才想打他。玛德,被你这么一说,反倒成了九伢子有理了。”村长越说火越大,挣脱父亲跟老王的手臂,冲上去就要来打我。

    我身子往左边闪了一下,躲过他伸过来的手,脸色一沉,骂道:“朱远志,今天是大年三十,你特么把话给我说清楚,谁给坳子村丢脸了?你跟刘凯那些破事,别以为我不知道,不就是想把我赶出去,让你们把东兴镇的丧事费用提上去。你问问在场的村民,有几个不知道刘凯的为人?你作为一村之长,好歹也是个国家干部,不为国家作贡献也就罢了,还特么联合刘凯坑村民,大家说说,有这样的村长么?我提议明年的村长投票来决定,无论外出打工的还是在家务农,都有这个权利来投票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九伢子的提议,享受着国家干部的待遇,干的却不是人事,要这种村长干吗?”老王在一旁帮腔道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这些年东兴镇的丧事费用越来越高了,以前的红包最多也就是24块钱,现在最少要5o块钱,还要看面子才收下。上次我姑妈死的时候,喊刘凯去办的丧事,玛德,本来打算3万块钱办一场丧事,结果花了4万多,那一万多全tm红包了。”说话这人是个中年汉子,前段时间他喊我去办丧事,那时候我正在别的村办丧事,他便喊了刘凯。

    “去年我大姨夫死的时候,也是喊刘凯去办的丧事,玛德,哪叫办丧事,简直就是要红包,只要动下手就问你要红包,不给红包甩手就走!没想到村长跟刘凯竟然…,我赞同九伢子的意见,咱们村子明年的村长投票选出来,不能让外人指着脊梁骨骂我们坳子村没良心。”另一名村民在一旁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不少村民都站了出来,纷纷指责刘凯,因为村长跟刘凯有些关系,村民们把气都撒在村长身上。这也没办法,哪家哪户没死过人,没办过丧事,以前就刘凯那伙八仙办丧事,就算钱财上吃点亏,大家忍忍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办丧事的人多了一个,大家把平常压在心头的愤怒都爆出来,那场面是可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…竟然联合村民欺负我一个!”村长站在堂屋门口,伸手指着我,嘴里骂道:“九伢子,我记住你了,以后千万不要有什么把柄落在我手里,老子不整死你,老子改名换姓跟你姓陈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回过身,没再给他说什么。今天毕竟是大过年,闹得太大也不好,会打坏村民们明年的彩头,再继续下去就会惹得村民们反感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从口袋掏出一包极品芙蓉王,给在场的村民们一人派了一根,至于门口的村长,我没理他,他恶狠狠地盯着我,一直没说话。倘若不是过年需要供祖先,他早就端着三牲走了。

    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,村民们在堂屋内又聊了一会儿,如果说城里人是拼爹,那么,在农村就是拼儿子,谁的儿子去年赚了多少钱,媳妇有多么能干,这些事都是在年三十这晚上说出来,以此来彰显自家后人有出息。

    这期间,我跟父亲一直没说话,因为我们没什么事值得炫耀,说句实在话,我很想跟他们说说我遇到的怪事,然后被我解决,以此彰显我的本事,为父亲争一口气。

    可,大年三十晚上说这个吉利吗?更何况,在职业上,我的确低人一等,这是深入骨髓的东西,不是丧事办得好,棺材抬得稳就能改变。

    大概聊到晚上8点的样子,我们村子的长辈在堂屋内烧了一些黄纸,又说了一大堆好话,大致意思是,列祖列宗保佑我们坳子村的年少老幼在新的一年平平安安、健健康康、财运亨通。

    随后,点燃鞭炮,算是拉响我们村子的年夜饭,待鞭炮燃放完后,先前那年轻人给了我一张名片,让我没工作就给他打电话。我笑了笑收下来,也没说啥,他心里想什么我明白的狠,无非是彰显他混的好。

    村民端着三牲66续续往自家走去,急着回家吃年夜饭,我跟父亲是最后一个离开的,父亲端着三牲往家走,我跟在他身后,一路上父亲一直沉着脸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回到家,父亲放下三牲气呼呼地坐在桌子上,朝我看了一眼,说:“九伢子,叫你母亲出来,我有件大事要宣布。”

    看着父亲气呼呼的样子,我不敢触他眉头,闷着头就去母亲房间牵着她来到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去烧点黄纸、放一封鞭炮,咱们开始吃年夜饭!”父亲见母亲来了后,脸色缓了一些,但是,对我还是没有好语气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按照父亲的吩咐,在祖先的牌位烧了一些黄纸,又点燃一封鞭炮,然后坐在母亲旁边,也不敢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沉默了大概三分钟时间,父亲开口了,他说:“九伢子,从明年开始不要抬棺材了,那些人说的对,抬棺材这活是老王那年纪干的,你年纪轻轻,有手有脚,干啥事不好,非要干抬棺匠这一行,容易招人话柄,元宵节后,到云伢子的鞋厂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服气地说:“我还欠着郭胖子父亲五万块钱,若是去工厂上班,一个月8oo,一年到头才96oo块钱,那五万块钱要何时才能还得清,我当抬棺匠,一场丧事下来就能赚一两千,运气好还能赚好几千,我干嘛还要去鞋厂上班,这不是丢了金砖去拣石头么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