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49第149章阳棺1

正文 149第149章阳棺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接通电话,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沉重,说:“请问你是陈八仙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您哪位?贵姓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愣了一下,说:“免贵姓阎,小名阎十七,我们老板的母亲这几天可能会仙逝,想请一个人把丧事全部承包下来,要求只有一个,不怕没钱,就怕不热闹。”

    听这语气,好像是个有钱人,我疑惑的问了一句,“打算花多少钱办丧事?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!”

    玛德,我愣住了,当这么长时间的八仙,花十几二十万办丧事的有钱人,我倒是遇到一两个。玛德,一百万办一场丧事,我特么头一次遇到,我呼吸有些紧促,毫不犹豫地说,“在哪?什么时候?需要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联系你!”电话那头说了这么一句话,便把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大过年的不会被人消遣了吧?我想顺着那号码再拨过去,又觉得大年三十,没必要跟陌生人计较。

    这时,郭胖子跟陈天男走了过来,他们这段时间一直住在我家,临近过年,郭胖子母亲催了几个电话,这货赖在我家不走,一直拖到大年三十,打算年夜饭前赶回家。

    至于陈天男更加悲催,他父母从小年那天开始,一天三四十个电话催着回家过个团圆年,他每次只说了一句话,“有她在家的一天,我死活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郭胖子走到我面前,一手搭在我肩膀上,说:“天哥觉得乡下太闷,打算跟我回县城过年,你有没有兴趣去我家过年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我在家陪父母过年,你们俩去县城老实点,别特么一天到晚待在网吧打传奇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扭头看向陈天男,说:“大过年的,父母都盼着子女回家团圆?你真的不回去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我也想着回家过年,问题是,那泼妇在我家,我一回去,估计这辈子就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点了点头,也不好再说什么,每个人所坚持的东西不一样,只好说:“你们俩路上注意安全,等有活的时候,再给你们俩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郭胖子他们俩吆喝一声,肩搭肩的离开我家,回县城去了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后,我转身走进厨房,母亲坐在灶头烧火,父亲正在忙碌着炒菜,见我进来后,父亲问了一句:“你那俩个朋友回县城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在母亲身旁坐了下去,说:“母亲,您腿脚还有些不便利,让我来烧火,您去床上休息一会儿吧!等会弄好年夜饭,我去叫您。”

    母亲看了一眼,笑了笑,说:“九伢子,自从迁了你爷爷的坟头,我双腿渐渐地恢复了,虽然有些瘸,烧个火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跟母亲坐在灶头聊了起来,父亲时不时插几句话。虽说我们家过年有些冷清,但是,相比平常,笑脸多了。穷人嘛!总有自己过年的方式,吃不上山珍海味,心里乐呵着高兴就行。

    做好年夜饭后,已经临近黄昏。按照我们这边的风俗,旁晚的时候,需要贴春联,然后每家每户端上三牲去堂屋供祖先,再一起商量村子明年一些东西的分配,例如某某池塘今年承包给谁,村长轮到哪家来当?

    母亲腿脚不方便,贴春联的活,是我跟父亲来做,父亲端着米糊站在门口,我蘸着米糊在门头糊着。

    相比我家的冷清,村内另外几户人家热闹的很,家家户户的音响飘出卓依婷那的过年歌,无论多少年过去了,这过年的歌,永远都是那几,虽说听的有些腻了,但,听在心里还是蛮开心的,因为,这是过年独有的音乐嘛!平常没得这个耳福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贴春联勒?”老王手里拿着几幅对联走出房门,他身后跟着一个姑娘,大名叫什么我忘了,就知道小名叫二丫,比我大两三岁,长的还算清秀,听老王说,这二丫好像在啥名牌大学念书。

    “老王,你上次说把你闺女介绍给我当媳妇,咋二丫回来这么久,你都没坑声了啊!”我笑了笑,朝老王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就别想勒,老王闺女是名牌大学生勒,哪里看得上你这抬棺匠!”父亲在一旁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陈啊!你这话就说错了!你家九伢子要是能看上我家二丫,赶明日就给他俩办订婚酒席,你觉得咋样!”老王放下手中的春联走了过来,掏出一包烟,给我和父亲一人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接过烟,朝那烟盒瞥了一眼,好家伙,芙蓉王,平常老王都是5块钱的白沙,大过年抽烟的档次都高了。我点燃烟,深吸几口,朝着二丫打趣道:“二丫姐,你爹把你许给我,你有啥想法没?”

    “我是我爹抚养大的,婚姻大事我听我爹安排!”二丫娇羞一声,将头埋得很低。

    她这话倒不是说看上我,而是二丫这姑娘在我们村子出了名的孝顺,从小到大就没忤逆过老王的意思,老王说啥她就听啥。所以,老王对这二丫也是疼爱的很,平常有啥好吃的都是先让女儿吃,吃剩下的再拿给他儿子吃。

    就这事,老王跟他媳妇没少吵架,她媳妇总是这样骂的,你咯甲独眼龙,别咯都是重男轻女,你居然重女轻男,也不晓得你祖上哪块坟头埋错地方了,把你咯怂货生嗒下来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二丫这话堵的我是哑口无言,惹得老王在一旁大笑几声,随后,我们几人又聊了一会儿,好几次老王想开口说的别的,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做我们八仙这行,这点眼力劲还是有得,看到老王那表情,我就知道他可能有些事情找我,而这事可能是关系到丧事,若是放在平常,他肯定张口就说了,可现在是大过年,像丧事这种话,说出来就不吉利,也会惹得父亲反感。

    我朝老王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去他家说,他点了点头,就跟父亲说,“老陈啊!我家买了一瓶好酒,反正离村里供祖先还有点时间,我跟九伢子去几口小酒,等会让他给你带点回来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