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48第148章双生花52

正文 148第148章双生花5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九哥,你是我亲哥,切莫抛弃我啊!我一旦回家那婆娘会活撕了我。你是不知道,有次去吃饭,那上菜员多看了她几眼,玛德,她将人家两颗门牙活生生地掰了下来,九哥,您老是救苦救难的菩萨,你一定要救兄弟我脱离苦海。”说着,陈天男快哭了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我对那姑娘倒是有几分好奇,到底是怎样的姑娘,能将天不怕地不怕的陈天男吓成这样。

    陈天男见我没有说话,苦着脸说,“九哥,您老倒是给句话啊!现在除了您老这里,我是实在没地方去了,您老就善心别赶我走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总算有人能制得住这家伙了,就对他说:“你暂时跟我在一起吧!过年的时候我陪你回趟家,若是那姑娘真如你说的这般,我尽量让那姑娘打你轻一些!”

    我们几人在病房聊了很长时间,他们闭口不提程小程的事,我有些忍不住,就问郭胖子,“胖子,程小程在你家最后的情况是怎样的?”

    郭胖子愣了一下,好似在回忆,说:“我昨天回了一趟家,问我妈那天的具体情况,她说程小程的情况好像没有完全恢复,来抢人的那几个人,有一个是和,带着一个红色的饺子帽,是个喇嘛,听说是佛教密宗的某个得道高僧,有些本领,他看了一眼程小程,说了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话。他说,八仙难过海,双生不独活,修得三年佛,人间能团圆。”

    听郭胖子的话,我愣了下来,看这话的意思,那喇嘛应该是有些本事,好在并不是朱开元说的补魂,而是去修佛心。所谓修得三年佛,我以前听老秀才说过,若是一个人前世杀孽或罪孽过深,就需要到佛教去静修佛心,以此赎罪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佛家那套说法是真是假,但是,中国有不少人去西藏修佛心,以图现世报,究竟是宗教洗脑式的信仰,还是真有其事,只有三年后去西藏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让我纳闷的是喇叭说的第一句话,八仙难过海,不知道他这句八仙是打头诗还是指真正的八仙,又或指我们抬棺匠的八仙,这句话让我有点弄不明白。

    若是指真正的八仙,那这句话的意思是,程小程要活下来困难重重。若是指抬棺匠的八仙,这话恐怕就是暗示我要防海,我一个抬棺匠几乎都在6地下葬,去海边的几率近乎零,除非…海葬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也分辨不出来那话到底是那层意思,就我个人而言,我很希望那话是暗示我,只有这样程小程在西藏才能平平安安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后,我彻底从阴霾中走了出来,只是三年时间我等得起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在医院养身体,值得一提的是,在医院的第四天,脸上那些青色的东西消失了,而我又变回先前那个帅帅的陈九。

    在医院住了十三天,身子总算恢复过来,这十三天期间,杨言在我醒来后的第三天下午回省城医院了,郭胖子跟陈天男一直在医院附近的网吧打传奇。

    出院的费用让我有些咋舌,不多不少,刚好两千块钱,没多一分也没少一分,在出院那一刻,我心里将刘颀祖上十八代骂了一个遍,玛德,当初就是这坑爹的所长跟我谈价,刚好差两千块钱,没想到全用医院了,我那么多血算是白流了。

    至于我身上的凶字劫,我在路边摊找了一个相术师替我相一个面,就问了他一句,我脸色有啥不对劲没?那人在我脸上盯着了一会儿,说:“细伢子,你这面相将来有前途啊!”

    我没有跟他说更多的废话,掏了十块钱给他,也没再理会他。这种路边相术师,要说他们是假的,那倒不至于。按照派系来分,他们也属相术师那类。只是这类人学艺不精,只能看一些非常简单的东西,例如我身上的凶劫,是大劫难,表现的非常明显,路边相术师一般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那相术师说我面相将来有前途,我就知道我的凶字劫过去了,倘若我我身上那个凶字劫没有度过去,他绝对会夸大其词,目地就是为了多拿些钱财,如此捞钱的机会路边摊是不会放过的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就那几天的事情来说,我压根分不清凶字劫是在哪度过的。不过,人生嘛!就应该开开心心的,何须要想那么多,只要知道结果就行了,想多了,活得累。

    出院后,我在郭胖子家待了三天,那三天时间我一直待在程小程睡过的房间,看着那张床,我心里也是苦涩不已,虽然只是短暂几天,可,那几天对我来说,意义非凡。因为,我知道我心中的那个她,依然爱着我,足矣!

    有人说,人生最苦莫过于阴阳两隔,对那时的我来说,人生最苦莫过于,明知道她活着却看不见她,这种苦,才是真的动人心扉,拨动着活人的心弦,以致茶饭不思、夜不能寐。

    离开县城那天,我带着陈天男跟郭胖子直奔坳子村,回到家里,我现母亲双腿比我离家时要好上很多,父亲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许多,以前那个一贫如洗的家庭,总算度过最艰难的时候。

    让我诧异的是,那乔伊丝一直住在我家没走,她见我的第一句话非常冷,“九爷,我明天去曲阳,咱们曲阳再见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对我冷淡下来了,只好点了点头。让我更加诧异的是还在后面,乔伊丝见到郭胖子,不分青红皂白揍了他一顿,然后带着耳塞,继续沉侵在黄家驹的音乐当中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清早,我起床准备送乔伊丝去镇上搭车,却现她早已不知所踪,桌上用红纸写了一组奇怪的数字,1191o289。

    我拿起红纸看了老半天,死活没弄白乔伊丝想表达什么,便把纸条收了起来,打算有时间再慢慢研究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,大大小小的丧事接了十几场,都是平平安安的,没出啥怪事。当然,我付出了劳力、精力,腰包也鼓了一些。大部分钱用来还债,就剩下郭胖子父亲的五万块钱没还。

    时间这东西就如细沙,总是在指尖不经意地流走,转眼间就到了2oo5年的大年三十,家家户户正准备过个热闹年,我手机却响了起来,拿起手机一看,是陌生电话,我眉头皱了起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