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38第138章双生花42

正文 138第138章双生花4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心里有些疑惑,郭胖子他们搞什么鬼?我就用开玩笑般的语气问郭胖子,“咋了?这样盯着我看?莫不是看上我了?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脸上…嘴巴,怎么,怎么变色了?”郭胖子颤着声音问我。

    变色了?我心头一愣,伸手在脸上跟嘴巴摸了一把,挺正常,没有什么异感吖?我问:“郭胖子,你是不是看错了?”

    “九哥,真没有,你左边脸跟嘴边变成青色了?”郭胖子的声音很怪异。

    我将疑惑的眼神抛向陈天男、杨言、老王以及刘颀,他们都是慎重的点了点头,说:“郭胖子说的是真话。”

    玛德,怎么可能,我刚才什么也没做,怎么就会忽然变色了。不过,想到下葬后的鞭炮还没放,加上这坟场黑的厉害,我就跟他们说:“现在没光线看不清楚,先搞完丧事,回村再细说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让他们朝刘建平坟头作揖,点燃一封鞭炮,待鞭炮燃放完后,这场丧事总算结束了。

    我们几人收拾一下工具回村,回村的路上,他们有意无意的离我有些远,都说我脸上有东西,可这黑漆漆的,我又看不到自己脸上,只好先回村。

    我们几人回到荷花村,已经是夜晚12点,刘颀跟村长交谈了一会儿,村长将我们安排在他家休息,六个大男人挤两张床。这也没办法,农村的条件不怎么好,不能像城里那样去开房啥的,只能挤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我一直担心着自己脸上长了什么东西,村长刚安排好房间,我低着头就溜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进入那房间,就现房间不是很大,两张木床摆在左右两侧,墙壁上挂着一面圆形镜子,我啥话也没说就跑了过去,拿起镜子就看了过去,我被镜子里面的人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只见,镜子里面那个人,已经算不上是人了,他左边脸乌青乌青的,乍一看只是觉得这张脸有些奇怪,仔细一看就会现这张脸有些恐怖,半边脸有些若隐若现的黑线,非常淡,若是再看仔细点,就会现那些黑线是人体的毛细血管。

    更让我感觉害怕的是镜子里面那人的嘴唇,他嘴唇是乌青色的,好似被草汁水淋过一般,里面有些青色的液体流出来。

    玛德,这是我吗?为什么我没感觉到嘴角有东西流出来,想着,我伸手在嘴巴下摸了一把,果真有青色的东西,放在鼻子前闻了闻,不臭,可嘴唇为什么没有感觉?玛德,这是咋回事啊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郭胖子他们走了进来,我疾步跑到杨言面前,心中有些急,哪个年轻人希望自己毁容?就问他:“长毛,我这是咋回事?”

    杨言见到我明显的愣了愣,说:“九哥,刚才在坟场还没这么严重,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九哥,在坟场你左脸跟嘴唇只是有些泛青,,怎么…现在?”郭胖子难得跟杨言意见达成一致。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心里宛如翻江倒海一般,那股纠结劲就别提了,上次办个丧事惹了一身煞泡,这次竟然把自己脸色搞成这样,这特么算什么事啊!

    杨言见我有些沮丧,就让我坐在一旁,他伸手在我嘴唇翻了翻,用力捏了一下,问我:“疼吗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“不疼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在我身上又捏了一下,问:“疼吗?”

    “有一点!”我说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在我左边脸上跟右边脸捏了一下,问:“哪边疼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右边脸有些微疼,左边脸没感觉!”

    他沉思了一会儿,说:“九哥,你身上有些微疼,说明利多卡因的麻醉效果过去了,而左边脸跟嘴唇不疼,看这情况像中毒了,我先给你打个消毒针试试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好像除了这个法子,也没别的法子了,只好让杨言替我打了一针。我怕身上的伤口作,就让杨言继续替我打利多卡因。他说,麻醉药打多了,会影响身体的反射神经。

    最后,没办法,我只能忍着身上的疼痛过了一晚上,那一夜,当真是痛苦万分,身上密密麻麻麻的小洞伤,胸口被招魂幡刺的伤,以及脸上嘴唇变色带来的酥麻感,这些伤加起来,我感觉自己过的不是一晚上,而是一年,甚至更长,只想着快点天亮去医院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在痛苦的煎熬中,度过一个夜晚,第二天,天边刚露出一丝光线,我再忍不了身上的疼痛,叫醒杨言他们,就准备去县城的医院看看伤口,哪里晓得,我们刚刚起床,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,“不好了,不好了,刘所长,隔壁麻村出事了。”是村长的声音。

    刘颀打开门将村长请了进来,问他出什么事了。村长说:“昨天夜里,9点半的样子,麻村的一块新坟被炸了,大火将整座山头烧光了,坟头的亲人怀疑有人用炸药炸他闺女的坟头,现在正拿着菜刀在麻村挨家挨户的找炸药。说是找到谁家有炸药要灭了他全家,村里的人报了警,你们派出所打你电话不通,就打到我家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母亲的,反了天,连坟头也敢炸,怪不得别人拿命拼!”刘颀冷笑一声,丝毫没有动身的意思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感觉有些不对,昨天夜里9点半给刘建平下葬的时候,看见一道旱天雷砸在一座山头,然后起了大火,这情况怎么跟村长说的有点相似,我就在一旁问:“村长,麻村是不是离一两公里的距离?”

    村长抬头瞥了我一眼,浑身震了一下,面色有些不自然的说:“是,离我们荷花村就三里半路!”说着,他很怕我,扭过身子,不敢再看我。

    “昨天夜里被炸的坟头可能是车祸之人的坟头。”我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,总算找到一丝线索了。

    我敢这么判断,有我自己的理由,一是因为时间的吻合,不早不晚刚好刘建平下葬的时候,二是,阻人下葬是大忌,若是活人有足够的理由去阻止,倒也没啥事。若是鬼魂阻止下葬,就会受到天罚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