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27第127章双生花31

正文 127第127章双生花3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待老王跟郭胖子他们走后,我带着杨言来到灵堂,那刘颀要跟着去灵堂,被我制止了,我安排他守在村口,以防陈扒皮领着一众八仙过来捣乱。√起先他死活不同意,说啥他的名字在柳杨镇就是一块招牌,只要陈扒皮知道他在这,就不敢来。

    我劝说了好长时间,才将这尊活菩萨劝到村口,我怕他不分事情轻重,给郎高打了一个电话,把事情的轻重悉数告诉他,让他一定要警告刘颀。

    来到灵堂后,我让杨言朝刘建平夫妻俩磕了几个头,烧了一些黄纸,算是略表心意吧!

    随后,我在灵堂内打量一番,一切都是先前那般模样,并没有什么改变,我心头舒出一口气,从旁边拿起刘建平的影子,放在棺材尾部,又找来一根竹片,用墨汁从头淋到尾,一头接着棺材,一头接着影子,起到一个魂魄过渡的作用。

    传闻竹片是过奈何桥的必备物,在现实生活中,竹能渡水,而阴间的习俗,大多是按照阳间的习俗来,具体怎样,谁知道呢?毕竟死过的人,也没几个人回到阳间过,就算回阳间,那人说的话,又有几个人会相信?顶多说那人作了一场梦。

    弄好竹片后,我点燃三张黄纸,在涂满墨汁的竹片上扫了一下,这一招是驱除竹片的浊气,让死者的魂魄能顺利的附身到影子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嘴里念了一些咒语,最后喝了一口清水,朝着影子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口清水喷出去,灵堂内的气温顿时就低了一些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身子四周有些不对,具体什么,说不上来,这就是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我也不慌,干了这么长时间的八仙,多多少少懂一些,有些东西看不到,不代表不存在,只要礼仪周到,就算生前再恶,再坏,他死后依旧需要让我们这些八仙,好好送他一程,这是中国几千年传承下来的,已经深入到中国人的骨髓里,并不是社会多达,就能忘记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等了三分钟左右,在棺材尾部烧了一些黄纸,然后伸手将影子背在背后,很轻,就如平常的稻草人一般轻。

    这时,杨言走了过来,他说:“九哥,这样背着不好吧,你身体有伤,长时间用手将影子托在背后,会造成肌肉抽搐,不如用绳子绑在你身上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若是用其它东西将影子绑在身上,会造成死者的魂魄不舒服,唯独麻绳好像可以。我不是很确定的跟他说:“找根麻绳试试,若是影子的重量没变,就用麻绳绑在我身后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转身走了,不到一会儿功夫就回来了,手里拿着一根麻绳,小拇指粗。

    他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,说:“九哥,要不要绑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句心里,这是我第一次背影过奈何桥,很多东西都不是很懂,只能抱着试试的态度,无论是做丧事,还是抬棺材,只讲究一个道理,礼仪。后人俱在,背影过桥的是死者的长子。

    他拿着麻绳将影子绑在我身上,问我:“感觉如何?影子变重了没有?”

    我抖了抖背后,没啥变化,跟先前一样轻。就将手臂从影子后面抽了回来,只是刚才那一会儿功夫,手臂变得特别沉重,若是有知觉的话,我应该是酸疼。

    弄好影子后,我朝棺材作了三个揖,烧一些黄纸,拿了一个瓷碗倒立在棺材盖上,招呼杨言,等会我喊摔碗的时候,一定要即时摔,他答应下来,站在棺材旁边。

    随后,我找来一把新菜刀,左手持菜刀,右手放于胸前,走到灵堂的门口,外面站了不少村民围观,我深深地呼出一口气,嘴里念道:“众友人,众村民要听清,孝人菜刀举在空,宝钢之下有事情,这块宝钢不一是一般铜,南斗六星挂过号,北斗七星讨过封,老君炉上炼三年,征东使它去挂帅,征西使它做元戎,征南使它安天下,征北使它立战功,汉高祖斩白蛇,使得就是这宝钢,如今手头这菜刀,乃是宝钢所锤炼,要想跑棺万不能,上打三声魂魄附,下打三声魂魄离,五鬼殃煞躲一边,福禄鬼神保安全,一路平安早营地,亲友富贵万代年。”

    念完这词,我拿着菜刀在旁边桐树上方敲了三声,然后朝杨言扬了扬手,示意他砸碗,只是几秒钟的时间,我就听到身后传来碎碗的声音。

    虽说很顺利,可我心里并不敢松解下来,枉死之人的丧事,不可能这么顺利,前头越是顺利,后面的事情恐怕会更难搞。

    我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,说句实话,我希望这个环节出现问题,这样以来,可以解决的办法很多,可现在,瓷碗一甩就碎,我又不能改变什么,只好放下手中的菜刀,从旁边拿了一块招魂幡,将丧事继续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这招魂幡有些特殊,它下头是尖尖的一块铁,上头是用白布做成的一块幡,上面写有刘建平夫妻俩的名字以及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按照刘建平的生辰八字来说,他今年四十有六,我让杨言找来四十六张黄纸放在地面,然后举着招魂幡,猛地戳了下去,将黄纸戳穿,露出尖尖的铁头。

    依照正常的丧事来说,应该将刘建平妻子的寿命算在里面,再加上等量的黄纸。可这次的丧事太特殊,对他妻子我没啥好怕的,就担心这刘建平闹事。再说直白点,一家三口,都是因刘建平而死,又是他死的最惨,就属他的怨气最重。

    弄好招魂幡后,我抬步迈出灵堂,朝围观的村民说了一声,“凡年龄为12、24、36、48、6o、72,84岁的人,赶紧离开,切莫观看,小心犯了冲,我陈九可没得法子来救人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依稀依稀的有七八个人离开,剩下的人一脸好奇的看着我,看那表情,他们对过奈何桥这事,特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也没办法,等会在奈何桥上,按照风俗来讲,我需要扮演牛头,打开阴间之门,再对大家讲一些段,然后向丧事的主家以及在场的村民讨红包。农村的娱乐少,有这样的乐子,他们自然不愿离开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