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23第123章双生花27

正文 123第123章双生花2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老王听后,没再多说什么,他跟我一起办过不少丧事,深知我的脾气,就跟我说:“那行,你做道事的时候,自己注意点,提防陈扒皮他们那群八仙来捣乱,不然到时候,得罪死者不说,还把自己搭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王便让村长带他们去挖墓穴,临走之前对我又是一番嘱托。

    待他们走后,我走出灵堂,打量了一下,灵堂门口是一块空地,有一百多个平方,上面铺了一些水泥,应该是农忙的时候用来晒稻谷的。

    就刘建平的丧事来说,我打算不按照传统的丧事去办,而是用过奈何桥这种方式去替死者度,减轻他生前的罪孽,让其能够早日投胎转世。

    过奈何桥需要大场地,眼前这块水泥地正好,有人肯定会问,不是阴间才有奈何桥吗?那我只能告诉你,看完下文你就知道。

    我把我过奈何桥的事对刘颀说了出来,他听后既没反对,也没支持,就说:“你想咋办,就咋办,这事我不懂。”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我并不是很想用过奈何桥这种仪式去办丧事,这过程极其复杂,讲究的东西也多,若是死者不愿过的话,还会闹不少怪事。

    但,眼前这种情况,除了奈何桥,根本没有别的办法,倘若用传统的丧事去办,刘建平没有后人,开路需要很多人亲属跟着开路道士围着道场去转,没人的话,这路就算白开了,只会加深的怨气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让刘颀帮忙去借十三张八仙桌,放到这坪地,我则去找一身黑色的衣物,主要是我一身的白纱布,看上去一身都是白色,作为这次丧事的主办人,这样穿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在荷花村借了一身黑色衣物后,由于办枉死之人的丧事,衣服不能有衣领,我将衣服上面的衣领给剪了。至于原因么,这衣领就好比一根绳索,穿着有衣领的衣服办丧事,据说会让死者在阴间不舒服,好像被绳索拉住脖子一般。

    将衣服弄好后,我在灵堂内烧了一些黄纸,又在刘建平的棺材左侧放了一条木凳,在木凳上放了三个鸡蛋,这鸡蛋放的位置较偏,分别是放在木凳的边缘,假如有个风吹草动,这鸡蛋就会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放鸡蛋的用意,就是防止过奈何桥的时候,死者不愿过奈何桥,他的魂魄会在灵堂乱窜,这三个鸡蛋就能起到镇住死者的作用。

    当然,普通的鸡蛋是不行,这种鸡蛋必须是黑母鸡诞下的才行,好在荷花村有一户人家,他儿子患了一种怪病需要用黑母鸡的鸡蛋补身子,我这才借来三枚鸡蛋。

    摆好鸡蛋后,我拿了一把菜刀放在死者棺材的右侧,这菜刀的作用是辟邪,本来可以不用放的。但是,想到死者生前撞死过人,怕那人的鬼魂前来报复,这才放菜刀,把事情想的周全一些,肯定没得错。

    至于死者妻子的那口棺材,我也做了一些措施,在她棺材下面撒了一些白石灰,又在白石灰上面画了一个字的符号,以此来镇住她的煞气。

    同样的两口棺材,我用了不同的措施,原因很简单,这场丧事的主角是刘建平,只要搞定他,这场丧事基本上就能完美落幕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我朝两口棺材作了三个揖,点燃一些蜡烛元宝,插在棺材的四周,点燃一封鞭炮,算是拉开丧事的序幕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一句,荷花村的村民在丧事这方面比较齐心,我从灵堂走出来的时候,那坪地不但多了十三张八仙桌,还多了十来个人,都是前来帮忙的,看到我后,他们集体跟我道了一番谢,说啥,我菩萨心肠才会接下这场丧事。

    这话弄的我郁闷不已,我接这丧事的主要原因绝对不是良心有多好,而是因为程小程的事,才会跟这丧事扯上关系。不然的话,这价钱,我死活不会接下来,更何况,死者生前还撞死过人,我一生最恨那些肇事逃逸的死者,绝对不会可怜死者。

    不过,心里是这样想,表面的功夫还是要做的,不然会寒了他们的心,我朝他们拱了拱手,说: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刘颀走了过来,他问我奈何桥要怎么搭建,我说:“先用六张八仙桌搭接一座奈何桥,最下面摆三张八仙桌,第二层是两张八仙桌,第三层是一张八仙桌,再用两块簸箕,分别绑在第三层那八仙桌的左右两侧。”

    “方位有什么讲究吗?”刘颀递了一根烟给我,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我接过烟,点了点头,说:“最上面的那两面簸箕,要跟刘建平的棺材对直,还需要扯一条二十七米长的白布,从棺材的尾部拉起,将整座奈何桥用白布包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行了?”他好似不相信我的话。

    我没有给他解释,就说:“先搭建奈何再说,剩下的事,你看着就行了。对了,刘所长,这过奈何桥可不是闹着玩的,煞气特别重,要是陈扒皮他们这时候来闹事,不但我会出事,恐怕整个荷花村都会出事,以我的意思,你最好让先前的那些公安回来,守在在进村子的路口,就算陈扒皮他们来了,那些公安也可以跟他们纠缠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陈八仙,你小子不相信我是吧?老子手中这把枪绝对不是吃醋的,他们要是敢来闹事,我嘣了陈扒皮。”他很牛气的说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奈了,说,“刘所长咱能别吹牛么?人家来闹事,你就嘣了他?这话你自己信吗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行啦,你小子办好你的丧事就成,陈扒皮的事,你真不需要担心,老子在柳杨镇不像郎高那小子,前怕泼妇,后怕纪律,简直跟个娘们似得,老子一句话,有时候比王镇长的话还要管用,就算县长下乡考察,看到我都要给我一个慈祥的微笑,我跟你讲,上次省里来人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越吹越离谱,我连忙罢了罢手,说:“我不管你多厉害,只要别让陈扒皮来闹事就行了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