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22第122章双生花26

正文 122第122章双生花2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问刘颀拿了一个电话号码,他说这号码的主人叫陈道生,是柳杨镇名气最大的八仙,柳杨镇大大小小的丧事都会出现他的身影,为人较为阴险,经常把棺材抬到半路,然后要求主家加红包,人称陈八仙,外号陈扒皮。

    我有些哭笑不得,这人竟然跟我称呼一样。不过,在性格上,却是相差甚远,至少我干不出来那缺德事,但,迫于在他的地头,这个电话还是要打的。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,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过去,电话那头响了很长时间,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,说:“谁啊?”

    我连忙,“你好,我是东兴镇的八仙,受刘颀所长的邀请,来柳杨镇荷花村办理刘建平一家三口的丧事,跟您拜个码头,不知道您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我之所以对他这么客气,主要是因为我越界了,在语气方面要尽量客气一些。

    哪知电话那头,什么话也没说,啪的一声就把电话挂了,我有些愣了,疑惑的问老王,“他这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老王沉着脸,说:“他意思很明显,就是不希望咱们掺合这事,九伢子,咱们走吧!破了规矩不好!”

    假如是一般的丧事,我或许会听老王的话,一走了之,让他们来办理丧事。可现在的问题是,这压根就不是一般的丧事,更为重要的是,这事牵扯到程小程。

    “我想留下来办完这丧事。”我给老王说了我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咱们斗不过陈扒皮他们,这是他们的地头,我跟老王先前也商量了一会,这丧事我们不能办,一旦办了,咱们跟柳杨镇的八仙就是彻底闹翻了。老王那句话说的很对,咱们能不能走出柳杨镇都是未知数。”高佬在一旁插话。

    那刘颀一直站在旁边听着,听到高佬这话的时候,他把手枪掏了出来,在手中扬了扬,说:“你们有什么好吵的,老子请你们来办丧事,他陈扒皮敢闹幺蛾子,老子一枪毙了他。”说着,他做了一个开枪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刘所长,这丧事,我们真的没办法…”老王的话还没说完,刘颀罢了罢手,说:“你们八仙那点破事,我哪能不知道,衡阳台都报道几次了,那是搁在别的地方,在柳杨镇,我刘颀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说完,刘颀将目光看向我,问:“陈八仙,其它的事情,我帮你解决,你给句话,这丧事干还是不干。”

    “九伢子”

    “陈八仙”

    老王跟高佬的声音同时响起,我犹豫了一会儿,说:“干,陈扒皮他们不愿接,我才插了进来,算不得抢生意,咱们也没歪理。大不了,抬棺材的时候,分几个名额给他们。总不能他们不做的丧事,所有人都不准做?难道让死者在灵堂躺一辈子?”

    刘颀听后,一掌拍在我肩头上,笑哈哈地说:“小子,我很欣赏你,这郎高推荐的人选果真没错,我事先还以为你小子胆小怕事,会临阵脱逃呢!”

    老王他们俩人见我答应下来,苦笑的摇了摇头,也没说什么,我走到他们面前,给他们俩人一人派了一支烟,说:“老王、高佬,我知道你们俩觉得咱们歪理了,认为我不能接下这丧事。可我做人有自己的底线,那陈扒皮他们因为害怕背尸,让灵堂空了一天半的时间,差点害死荷花村的村民,若是真让他们来做这丧事,恐怕会闹不少怪事出来,咱们做八仙的,不能死守着规矩,咱么要对得起死者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在他俩身上打量了一眼,继续说:“你们俩回东兴镇还是留在这里帮忙?无论你们怎么选择,你们都是我陈九的长辈。”

    他俩神色愣了愣,老王点燃烟,深吸几口,跟高佬交换了一个眼神,说:“干就干吧,反正一把老骨头了,脸皮也厚了,不差这点事!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几人随意的扯了几句,挥去心头的那些不快,将心思全部放在这场丧事上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,我们拿扫帚把灵堂内打扫干净,用温水又冲洗了一遍,让灵堂内皎洁如新。

    然后,我们去搬刘建平夫妻俩的尸体,至于那小女孩的尸体,已经被郭胖子他们三个人扛走,至于埋哪里,我也没啥兴趣知道。毕竟,小孩的尸体,一般是不受重视的,只要埋掉,烧点黄纸、蜡烛元宝即可。

    搬来刘建平夫妻俩的尸体后,荷花村过来几个村民帮忙,其中有一人是村长,对我们表示一番感谢,随后也在灵堂内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忙碌了一会儿后,一些准备工作几乎做完,我在两口棺材内,撒了一些炭灰铺垫在最底面,目地是让它吸收死者的怨气,这炭灰的效果比柴灰的效果要好,一般都是用在枉死之人的棺材里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在上面撒了一些黄纸,加起来是1o8张,再在黄纸上面铺上一床金黄色的棉被,然后将刘建平妻子的尸体装在右边那口棺材。

    刘建平的尸体有些麻烦,我让老王他们搭把手,先将他的身子抬了进去,再将他四肢按照原来的样子,装在尸体上。他腹内的肠子,我也重新梳理一番,再塞进他肚子里面,又将绑在他脖子的白布扯下来,怕弄断他的脑袋,我让老王他们一直用手扶着死者的脑袋,生怕他断了。

    把死者的尸体放入棺材后,看似很简单,实则累的要死,弄完这些,我已经是大汗淋漓,那些汗水渗入我的伤口,全身又痛又痒。但,为了让丧事能顺利进行下去,我咬着牙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刚入完殓,老王担忧的看了我一眼,说:“九伢子,这刘建平一家人死的这么惨,等会的道事恐怕不好弄,你身体有伤,让我跟高佬来弄,你在一旁吆喝号子,你看行不行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这枉死之人,你恐怕不行,一不小心就会着了死者的道,到时候你出点啥事,我咋回去跟王婶交代?你还是跟高佬他们,先去挖两口墓穴吧,人手不够的话,你叫荷花村的村民帮忙,下午五点前挖好两口墓穴,我给他们算两天的工资,至于抬棺材的八仙,等中午吃饭的时候,咱们再商量一番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