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21第121章双生花25

正文 121第121章双生花2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弄清事情真相后,郭胖子他们几个人拉着我就走,死活不让我给刘建平入殓,说啥我身体疲惫不适合,让杨言去接青玄子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我有些生气,先前已经跟他们说的清清楚楚,若是再这样弄下去,这场丧事可能会遇到更多怪事,更何况这场丧事跟程小程的病有关,我能干站着吗?

    他们推推拉拉的将我扯到灵堂门口,我生气地说:“放开我,谁敢阻止我,别怪我陈九,翻脸不认人。”我这话说的有点狠,但是,在职业面前,我一直就是这种性格,有些时候因为这性格闹成朋友反目成仇,当然,这些是我后来才遇到的事。

    “行啦,别扯了,我九哥的性格就是这样,他认定要做的事,就一定会去做,谁也阻止不了。”郭胖子在一旁,将陈天男跟杨言的手打开,让我一个人站在那。

    我抬腿走了三步,全身上下宛如被千万根绣花针同时刺进肉里一般,痛的我忍不住倒退一步,深吸一口凉气,转身看向杨言,问他有没有东西能止痛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,说:“你电话中说,这次会出事,我带了不少药品,其中有一种叫利多卡因的药品,可以麻醉你局部地方,麻醉过后疼痛感会大大减轻甚至没有,但是,每次只有2小时的时效,过后那种疼痛又会回来,你必须每隔两个小时麻醉一次,另外,麻醉后,你的身体会失去知觉,热冷不分,就算是身体被火烧着了,你依旧没半点感觉,九哥,一次丧事而已,真的要这么拼吗?这样对你身体伤害很大啊!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每场丧事,我都是全力以赴,不能出现丝毫差错,替我注射一些利多卡因吧!”

    说着,我把手臂伸了过去,医生有时候就是这点好,无论任何时间,身上都会有注射器跟药品,杨言见我把手伸了过去,他苦笑一声,掏出一瓶微量的药剂、注射器,在我手臂注入一些利卡多因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样子,全身的疼痛虽然没有完全消失,但是,相比先前已经好的太多,我没再说什么话,就让刘颀去村里要来刘建平一家人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他说:“村里早就准备好这些东西,偌,给你!只不过,那小女孩的生辰八字没有,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,找块凉席裹着,挖坑埋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风俗,我比较无奈,但也无可奈何,接过刘颀递过来的纸张,大致上瞧了瞧,八字没什么问题,忌讳的东西比较少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    我让郭胖子他们三人去捣鼓那小女孩的尸体,哪里晓得,杨言一听有尸体可捣鼓,欢叫一声,拉着郭胖子跟陈天男的手臂就朝村口摆放尸体的位置走去,嘴里吆喝着:“兄弟们,今天让你见识见识,什么叫医生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的背影,我也是醉了,我还是一病号呢,一听到尸体就特么连医生的身份都忘了。

    这时,刘颀在我身后推了一把,疑惑的问:“陈八仙,我们派出所的人,对鬼神这事很忌讳,那几个没出息的一大清早就在散布谣言,说灵堂闹鬼。虽然你解释的合情合理,但是,那群公安的胆子我心里有数,你看这样行不行,让他们先回派出所,我留在!”

    我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眼,没想到这刘颀满嘴跑火车,竟然还会如此关心属下,这一点让我对他刮目相看,反正那些公安留在这也没啥用,就对他说:“行,让他们先走吧!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俩商量了一下入殓的事,我让他多准备一些红包,等会什么时候需要红包,就送过来给我,红包大小随派出所的心意。

    将要注意的一些事情告诉刘颀后,我将老王跟高佬叫了过来,让他们俩等会帮忙入殓,毕竟这尸体入殓,必须尽最大的能力,将尸体拼好,我是个病号,这些事情,我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他俩没有直接答应下来,而是相互对视了一眼,老王开口说:“九伢子,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问他:“什么话,你说出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我们八仙的规矩来讲,来别的镇子做丧事不符合行规,必须要经过这片地头的八仙同意,不然,我们这就算抢生意,到时候,那些八仙刁难起来,我们恐怕走不出柳杨镇。”老王给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及开口,刘颀先火了,他说:“这算哪门子规矩?他们不接的丧事,还不准别的八仙接?我们柳杨镇哪个八仙敢说这话,老子明天把他关号子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老王叹了一口气,说:“刘所长,您有所不知,我们八仙这行,虽然只有那么一些人,可规矩多的要死,若不是老秀才托梦给我说九伢子有危险,老汉实在不愿去别的镇子抬棺材,不想五十多岁还被人指着脊梁骨骂,不通道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王盯着我,说:“九伢子,你虽然在我们东兴镇名气挺大,可在这柳杨镇,你什么根基都没有,若是真的办了这场丧事,这地头的八仙是不会让你走去柳杨镇,脾气暴躁一点的,恐怕丧事的时候就会来闹事。要知道这刘建平是绝户之人,家里没有后人撑腰,那些八仙的可是肆无忌惮,你最好考虑清楚。倘若你非办不可,最好还是先给柳杨镇的八仙打个电话,问问他们的意思,他们不愿意做,让给你做,咱们才不会歪理。”

    老王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我们八仙这行就是这样,这也不是说规矩多,而是农村的经济来源就那么一点点,若是每个地方的八仙都东窜西窜的,那别的八仙就没活路了。当八仙的,说句不好听的话,哪个不天天盼望着死人,只有死人了,才有经济来源。

    我朝老王点了点头,说:“行,我给这地头的八仙打个电话,也算是拜码头了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