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20第120章双生花24

正文 120第120章双生花2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郭胖子见我神色不对,有些不耐烦的说,“九哥,你人没事就是好事,至于昨天夜里生什么事,有啥好查的,就让它过去呗!咱们把刘建平一家三口的尸体随便埋了完事,哪里还需要这样大费周章。”郭胖子在一旁劝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九哥,死胖子这话说的对,生过什么事,有啥好查的,指不定就是你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。”陈天男劝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是梦,哪有这么真实的梦,我明显记得我做过一些事,可现在居然没有痕迹,最重要的是,我昨天走进这灵堂,感觉明显是自己的行为,怎么现在就好像我什么都没做过一般?”我给他们解释一番,这正是我纳闷的事情,我不知道自己昨天到底做了啥。

    “你第一个见到谁,做了什么事,让那人过来对一下就好了啊?哪里需要这样去猜测。”郭胖子在一旁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有时候不得不说一句,郭胖子这人虽然色了一点,但,不经意之间扯出来的话,还是挺有用,至少,他现在这句话就提醒了我。

    我朝门口的刘颀喊了一声,“刘所长,将昨天夜里在灵堂内的公安喊过来,我想搞清楚昨天夜里到底生啥事了,不然等会入殓会惹恼死者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进来七八名公安,王铁柱也在其中,他们脸上都有些疲惫之色,看上去好似昨天夜里没休息,让我奇怪的是,这些公安好像很怕我,只要我眼光在谁身上打量一眼,他们的身子就会颤抖一下。

    我也没管他们的反应,就问王铁柱,“昨天夜里丢过我没?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立马就将头低了下去,颤音说:“丢过!”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让你睡棺材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”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烧黄纸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”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折半柱清香?”

    王铁柱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说:“好像折过,好像又没有折过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折过还是没有折过?”我有声音有点大。

    他估计被我问的也有些火了,说:“你让我们不要待在灵堂内,我们哪晓得你在里面干什么,听到你在灵堂内鬼叫一声,我们冲进去,就看到你从棺材内跳了出来,拿半柱清香在戳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戳的,我看到他身后有个女鬼,是那女鬼戳的。”旁边一名公安插话。

    “乱讲,他身后明显是个男鬼,那鬼脑袋都快断了,拿着半柱清香戳他。”另外一名公安插话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另外几名公安,也加入到争吵当中,有人说男鬼,有人说女鬼,大致上的意思是,昨天夜里我被鬼附身了,才会走出那一番动作。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话,我就感觉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也顾不上他们是公安还是百姓了,怒叫一声,说:“别tm别吵了,王铁柱,你来说,昨天夜里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正了正神色,说“我没看到他们嘴里说的什么鬼,就见到你自己戳自己,对了,从你进入灵堂后,我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,我想进去看看,他们拉着我在外面抽烟。”

    我想,我已经明白了,若是没有猜测错的话,他们所看到的东西,应该并不是什么鬼魂,而是受灵堂气场的影响,让他们的视觉受到干扰,从而产生一种幻觉,这种幻觉会把人的大脑中最想看到的人显示出来,公安目前最想看到的估计就两个人,一是刘建平,二是车祸死亡的那女人,毕竟,抓捕刘建平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,他们也头痛得很。

    王铁柱没看到那东西,应该是他身子的原因,就我们八仙这一行来说,胖是一种富态,越有富态的人,越难遇到那种诡事,更加别提见到一些脏东西。

    至于我的情况,应该也是受气场影响,我在进入灵堂的那一刻,因为职业的原因,或许改变了灵堂内的气场,让那股厄运压在我身上,失去了自我。

    但是,我进入灵堂那一刻,潜意识中是认为,我进去做道事,所以,就算被气场影响,仍然会坚持自己的本意去做,直到,我潜意识中认为要躺进棺材的时候,那种潜意识虚弱下去,才会生昨天夜里的那幕。

    就像有些人在睡觉,他迷迷糊糊的醒来,潜意中认为自己该去上班,洗脸、刷牙、吃早餐、上班,这一切进行的很顺。但是,一旦被外界东西惊到,起身一看,自己还在床上躺着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比所谓的梦游更有深度,说直白点就是深层次的梦游,让人出现这种真实的梦,会出现这种情况,有两种原因。

    一是人的身体极度疲劳,二是身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,也就是所谓的磁场,有些事情就是这样,没得解释的原因,就如我昨天夜里遇到的一般,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我将这些东西解释给那几名公安听,他们愣了一会儿神,可能觉得我说的有理,也没问什么,脸色缓了下来,对我也没先前那般害怕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郭胖子在旁边嘀咕了一句,说:“九哥,不对啊,如果真如你说的这般,你怎么会拿半柱清香去戳自己?这有些解释不通啊!除非你有自杀倾向。”

    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也没给他们解释,只是在心中嘀咕了一句。或许,那女鬼是程小程的双胞胎姐姐或妹妹,她不允许我给刘建平办理丧事,才会出现那一幕。而那男鬼或许就是刘建平,他的尸身回来,见到我抢了他的棺材,不找我拼命才怪。

    具体怎么回事,我也解释不清楚,有些事情就是这么诡异,就如生活中有人说见到鬼了,有人说看不见,谁真谁假?谁分辨的出来?我一向的宗旨就是,对死者保持足够的尊重,礼仪尽最大的努力去做好,棺材尽全力抬的平缓,其它的事情,只能随遇而安。

    看着身上的白纱布,我没有后悔去睡棺材,至少我没死,假如我潜意识中没这股执念,不去睡棺材,这空灵堂,十之就要躺人进去,而且十之就是荷花村的人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