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14第114章双生花十八

正文 114第114章双生花十八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刘颀愣了一下,点了点头,肯定的说:“我要收刘建平的尸体。”说着,怕我后悔一般,把三百块钱塞到我手里,提着电筒就准备去找尸体。

    我笑眯眯地把钱收了起来,刚好穷的要死,有人送钱来,肯定要。

    “刘所长,我知道刘建平的尸体在哪。”我朝他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回过身子,疑惑的问我,“在哪?为什么我们先前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货车轮胎下!”说完这话,我默默地转过身,怕等会声音太刺耳,我伸手捂住耳朵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二十几秒钟的样子,身后传来一道凄厉的尖叫声,那声音特别刺耳,好在我早准备。紧接着,就是一道辱骂声响起,“陈九,你个天杀的,坑老子。”

    我转过身,抬眼就看到刘颀双腿软的走了过来,脸色特别白,嘴唇紫微微颤抖,额头上的汗水巴拉巴拉的往下滴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阵好笑,打趣道:“刘所长,咋回来了?你不是说要替刘建平收尸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不…不收了,还是请…您去收吧!”

    要说这刘所长也挺会做人的,他估摸着我不会轻易同意,挺干脆的掏了三百塞在我手里,说:“这是三百,买回我先前那个赌注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天色不早了,我真想再逗他玩会,但是,眼前最要紧的任务是把这几具尸体背上去。我怕刚才那一幕怯了刘所长的胆,我给他点燃一支烟,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,他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了,先前是很随意的那种,现在变成了恭敬,足见刚才那一幕把他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待他吸完那支烟后,我怕了怕他肩膀说,“别再忽悠人,小心得报应。”说完,我抬步朝货车轮胎的位置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或许是我的脚步声惊到那几只正在进食的乌鸦,腾的一下就飞了,连带着那群苍蝇也一拥而散,看着刘建平的尸我不知道如何下手,要说直接背上去,这肠子都出来了,估计没办法背。

    最后,我决定用麻袋背上去,我先在一旁捡起他的四肢塞在麻袋里,他四肢特别软,上面的皮肤用手指轻轻一摁,手指就会陷进去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在拣四肢的时候,我胃里翻腾的特别厉害,好几次要呕吐出来,都被我活生生的压了下去。我们这些当八仙的就是这样,无论怎样的尸体都需要人去收拾,假如每个人都嫌弃尸体,那枉死之人的尸体咋办?抛尸荒野?所以说,当八仙的真心不容易,要面临的东西特别多。

    捡好刘建平的四肢后,我后背都是湿漉漉的,看似十分轻松的工作,只是捡个东西,可这心里压力真不是一般大,好在我走进八仙有段时间,不然的话,别说用手拣了,就是看到这些残肢断臂,我扭头就跑了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看了看自己双手特别臭,用白布擦拭了翻,抬手擦掉额头的汗水,转身向刘建平的尸体走去,我先把他的场子塞到肚子里,黏糊糊的,没有血腥味,但是特别臭。

    他的肠子好几处地方被乌鸦给啄食了,变成一节一节的,我仔细寻找了一番,尽量尸体保持完整,这是对死者的尊敬,也是八仙的职业要求。

    塞完肠子后,我在尸体附近找了一会儿,生怕死者的某部分器官没有找齐,让他死后得不到安宁,找了大概两分钟的时间,我现轮子下面有一截被压扁的小拇指,卡在轮子的龟裂纹里面,看那样式好似被风干,让人分辨不清是男人的手指还是女人的手指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会儿,先前拣四肢的时候,死者双手的手指虽然有些溃烂,有一根手指甚至掉了半截,像这么完整的手指,应该没有从死者身上掉下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打开麻袋看了看,事实正如我所想的那样,死者十指健在,并没有缺少,那就奇了怪了,这根手指头是谁的?

    这收尸也有些讲究,不能乱拼,不能将不属于死者的肢体或器官跟死者的尸体放在一起,这样会造成死者死后得不到安宁,从而出现一些怪事。

    我朝刘颀他们俩喊了一声,“你们那边的尸体,有没有少手指头?”

    他们说,没有。

    这下,我心头更加疑惑了,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多一根手指头出来?想了好长好几分钟时间,最终,我得出一个结果,这手指头极有可能是刘建平撞死那人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,那刘建平这车祸出的就不冤了,也难怪会没有痕迹的摔下来,车轮子底下压着车祸死者的手指,要是不出事,那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死者的遗体一旦没有得到妥善的处理,死者死后得不到安宁,它就会出来行怪,像刘建平这样的肇事者,死者对其的怨恨可以说达到了极点,再加上手指被压在车轮下,可真是火上浇油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是说,刘建平翻车了,完全是死者的关系,我只能说,这翻车翻的很奇怪,具体怎样翻得,为什么会翻?我的解释是死者作怪,而公安的解释就需要考察现场,再根据痕迹来判断,在不违背职业道德的情况下,我是相信科学的,也愿意去相信科学,但是,有些事情,真的就是这么怪异。

    既然是车祸死者的手指,那么另外一个问题就来了,这根手指头该怎么处理?随便丢在这里,那是对死者不尊重,这种事我做不出来,让这根手指头物归原主,我又不知道那人的坟头,最后,没办法,我撕了一小块白布,将这根手指头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怕装在裤袋会掉了,掏出烟盒打开,看了一下,还有一根烟,我掏出烟含在嘴里,然后将手指头放进烟盒,装在裤袋里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我真心不想这样做,但是,除了这个办法,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,无奈之下才用这办法。现在想想,幸亏是我来收刘建平的尸体,换作刘颀的话,这根手指头,可能会永远的压在车胎的龟裂纹里,那,后面所遇到的事情就会变得更加诡异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