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12第112章双生花十六

正文 112第112章双生花十六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在他们手中画完字的后,刘颀问我,“陈八仙,接下来咋弄,直接下去弄上来还是怎么弄?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看天色,已经黑了下来,隐约能看得清路面,我问他:“扛尸体的工具跟照明的电筒准备好没?”

    他伸手指了指警车尾箱,说:“全部准备好了,都放在那里面。”

    听后,我想了起来,先前遇见他们的时候,见到有人往警车上塞东西,应该就是一些扛尸的工具,我没有说话,朝山旮旯瞥了一眼,这种枉死之人让他吸收地气越多,丧事越难办,为今之计,只有早些时间搬上来为好。

    “直接下去背,我们三人一人扛一个!”说着,我朝警车走去,打来尾箱,里面的确是工具,可特么全是白布跟麻袋,最基本的麻绳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全是这些东西?”我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刘颀指了指山旮旯下面,说:“听刘福生说,刘建平一家人翻了下去后,尸体被摔的不成样子,手跟脚都分了家,我琢磨着用白布裹着装在麻袋里背上来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“他们都坐在驾驶室里面怎么会弄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唉!天晓得啊,我们都还没下去过,全是听那刘福生说的,我们镇子那些八仙,一听这手脚分家了,死活不肯下去,陈八仙,你不会也不敢吧?”他打趣道。

    对这刘颀我没一丝好感,对于他的这种激将法,我更是不屑一顾,真不知道他跟郎高怎么会成为同学,听郎高说话的语气,他俩的关系似乎还不错,让我有些琢磨不透,一个奉公守法,以法纪为本,一个就是典型的兵痞子,还特么是爱吹牛皮的兵痞子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他,拿上一些白布,麻袋,铲子,黄纸、清香、蜡烛跟一个派出所用的那种长电筒,打开开关,能照的很远,他俩学着我的样子,也拿上这些东西,我们下个人摸索着往山旮旯走去。

    下山的路,崎岖不平,还有很多带刺的树藤。我走在前头,开车那公安怕死,说跟着我能辟邪,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,竟然把刘颀刘大所长抛在最后头。

    我们走到山旮旯的时候,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好在我们手中的电筒够亮,三盏灯火照在一起,将路面照的通亮通亮的,刚下完斜坡,步入山旯旮,一股浓烈的尸臭味,冲进我鼻子,呛得我的我猛地咳嗽几声,我连忙捏紧鼻子,提着电筒朝四周照去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查看四周的情况,身后的那名公安猛地呕吐起来,嘴里骂道:“这tm怎么回事,尸体怎么会这么臭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干呕着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我们带上这个!”刘颀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从口袋掏出三个口罩递了过来,看那款式不是一般的消毒口袋,鼻子的位置,有一层层厚厚的东西,应该能阻挡臭气冲进鼻子。

    我伸手接过口罩,戴在脸上,臭味被冲淡了一些,鼻子的位置有股很清凉的感觉,我问他这口罩是什么玩意,他说,消毒面具的简化版,在上面涂了清凉油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调整了一下心态,不敢深呼吸,我提着电筒往前轻轻地迈了一步,在这山旯旮,他俩变得特乖巧,一人拽着我左手,一人拽着我右手,颤颤巍巍的挨着我,

    我告诉他们,死者死了好几天,尸体臭是正常反应。说句心里话,安慰他们的话,我自己都不信,一般尸体就算是臭,也不会这种臭,这种臭味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,就觉得在这山旮旯站久了,会晕倒,不是被吓晕的,而是被臭晕的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说刘建平的鬼魂会不会在某个地方看着我们?”刘颀沉声的问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本来我只是有些胆怯,觉得这山旮旯不正常。被他们俩这一整,我心里有些毛,特别是刘颀提到鬼魂这两个字的时候,我脚下有些软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倒是说话啊!万一出现鬼了咋办?”刘颀见我没有说话,紧了紧我手臂说。

    “没鬼的,你怕么子喽,就算有鬼也是先找我,你们俩还是公安,能拿出来公安的样子不??”我有些火了,玛德,前方就有尸体,这货开口鬼,闭口鬼,真想踹他几脚。

    “所长,我…我…我都不怕,你…你…你怕什么吖?”开车那公安,颤颤巍巍的说。

    “小李子,你皮痒了是吧?”说着,刘颀正了正身子,神色陡然一变,看上去好似不害怕眼前这场景一般。不过,他双腿微微抖,出卖了他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别闹了,办正事要紧!”我朝他俩责备了一句,提着电筒向前走了几步,眼前出现的一副情景,让在原地愣了三秒。

    只见,我身前四米之外有辆货车,斜斜的靠在山脚,车的顶棚上躺着一具小女孩的尸体,手脚已经不见了,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根人棍,她双眼死死地盯着我,脸上破了好几道口子,一条条蜈蚣在那几道口子进进去去,特别恶心。

    最诡异的是,那小女孩死前好似正在吃东西,她嘴巴微微张开,一条小拇指大的蛇从她嘴里钻了出来,蛇的身上全是鲜红的血液,偶尔还能看到一些碎肠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就觉得胃里一阵翻腾,一把摘掉口罩,转身就猛地吐了起来,差点没把场子给吐了出来。刘颀他们俩的情况比我更糟糕,他俩根本没来得及摘下口罩就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吐了四五分钟,我们三人谁也不敢回头去看。我深呼吸几次,尽量让自己的呼吸顺下来,掏出一包烟,给他们俩人一人拍了一支,在这种情况,只有吸烟才能转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我刚把烟点燃,深吸一口,刘颀朝我靠了过来,牙齿打着颤的说,“小兄弟,给我…我,点个火。”

    我把打火机递给他,他没有伸手来接,反而看着我,说:“帮我…点燃,我…手,使不上劲了。”

    我提着电筒在他身上照了一下,他好像很冷,四肢剧烈的颤抖着,我扭头看了一眼小李子,他更甚,一屁股坐在地面,地面有些潮湿,隐约有股尿臊味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