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11第111章`双生花十五

正文 111第111章`双生花十五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有些火了,这摆明是欺负人,虽说我家缺钱,但不至于为了钱去扰乱行规,我朝开车的那公安冷冷地说了一句:“停车,我要下车!”

    “小李子,继续开!”刘颀朝开车的打了一声招呼,扭过头看向我,笑嘻嘻的说:“兄弟,先莫生气,给你涨到两万五就好了,不就是两千块钱的事么?咱们柳杨镇不差这点钱!”

    倘若他不是派出所所长,我想揍他,而且这种感觉特别强烈,我沉着脸没有说话,对于刘颀来说,他或许是按照正常买卖来谈价,但是,对于我们这一行来说,这就是一锤子买卖没得价钱可谈。

    “兄弟啊!”他见我没有说话,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,说:“一个大男人,为了两千块钱生气?这可不值得!”

    我冷声说:“这不是钱的问题,我不拿两万五,对别的八仙来说,我是扰乱行规,我拿了这两万五,多出来的两千块钱,恐怕也收不着,不是掉了,就会生病花掉!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这么邪门?”他诧异一声,不可思议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说:“丧事的价钱是一锤子买卖,说多少就多少,如果多拿这个钱,也入不了自己的口袋,刘所长,您这次的玩笑有点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这么办?你要两万五还是两万三?”他问我。

    我说:“两万五吧!这样能堵住其他同行人的嘴,毕竟我是外镇人,来你们镇子办丧事有点歪理了,若是再拿两万三,会被人戳脊梁骨,只希望多出来的两千块钱是掉了,而不是生病或者其它什么原因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兴致不是很高,很想把这门丧事推了,但是,先前答应了不能推。做我们这行就这样,答应的下来的丧事,就算知道有危险,也必须硬着头皮做下去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些人不尊重这个习俗,他们为了钱财,有些时候会在半途以各种理由涨价,又会要求每次的红包必须多少钱,像这种人一般都比较富裕,一场丧事下来能捞不少钱,只不过,他们的后人会怎样?谁也说不清楚。就我估计来说,应该没啥好下场。毕竟,死人的钱,没有那么好赚。

    我们颠颠簸簸的坐了二个多小时的车,一路上刘颀不停的跟我道歉,他说,郎高讲我很好说话,他便打算试试我,结果觉得我人品还不错,值得做朋友。

    我一直没怎么搭理他,玛德,你这试试把我坑苦了,我特么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来。看着他那张长的还算帅的脸,我真特么想踩两脚,再吐口唾液上去,有这么当所长的么?

    我正在生气那会,车子停了,开车的那名公安说:“刘所长,我们到了,只是天马上就黑了,咱们真的要下去把尸体弄上来啊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已经死了五天,再不搞上来,尸体都快被野兽吃光了,到时候刘建平一家人来找你麻烦,老子可不管你!”刘颀骂骂咧咧地打开车门下了车,我也跟着下了车。

    刚下车,我打量了一下四周,周围的环境还算不错,青山绿水的,左侧有一处低洼,大概有四十来米深,而我们车子停的位置是一个斜坡,路面算不上特别陡,一条泥泞的马路,弯弯曲曲的伸向另一头。

    让我诧异的是,马路两旁没有翻车的痕迹,按照一般情况来说,翻车都会留下一些痕迹。例如,周围的树草有被折断的痕迹。

    但是,我眼睛看到的是,两侧的树草长的非常茂盛,奇了个怪了,我疑惑的问刘颀,“刘所长,刘建平一家是在这个位置翻车的么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伸手指了指左侧,继续说:“就在这个位置翻下去的,真他母亲的见鬼了,一点痕迹都没有,若是有些痕迹,尸体也不至于昨天才现。”

    “谁现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刘建平的同村人刘福生,本来这山旮旯平常没人去的,昨天刘福生的牛不见了,他满山去找牛,结果就找到那山旮旯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朝山旮旯下面看了一眼,神色有些紧张地说:“这事真有点邪乎,那刘福生在山旮旯,牛是找着,可惜死了,就死在刘建平旁边。这还不算什么,那刘福生慌慌张张地回到家后,在村里借了一个手机报警,刚打完电话,也不晓得咋回事,一口气没接上来昏了过去,村民们又是掐人中,又是堵屁眼,把他给救活了,现在还在床上躺着。”堵屁眼,一般接不上气了,在农村都会用这招,有时候挺好使的,特别是小孩哭岔气了,这招百用百灵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会儿,说:“那刘福生应该是撞煞了,好在是他家那头牛先去了,若是他先去,估计这会儿不是躺在床上,而是棺材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开车那名公安将头伸了过来,问。

    我在他们身上打量了一眼,说:“一家三口出车祸死了,属于枉死之人,煞气重,毫无准备的撞上这个煞,不死也要脱层皮!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等会下去,不会也撞煞吧?”刘颀在一旁颤颤巍巍的说,看那样子估计是怕了。这也怪不得他,普通人听到这种事,谁都会害怕,就算你不相信这东西,一旦有了前例,也会担心害怕,这是人性,谁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我在你们手心画个东西,应该就不会了!”说着,我在他们俩手上画了一个字的符号,并没有沾上什么东西画,只是一个形式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画这个符号,说句心里话,我也解释不清楚,就知道老祖宗是这样遗传下来的,画了之后就没啥事,我也是依葫芦画瓢。

    像这种枉死之人,第一个现死者,多多少少都会遇到怪事,接下来第二个,第三个,煞气递减下去。若是一群人现枉死之人,他们身上的生气之合就会大于死者的煞气,从而冲散死者的煞气,这种情况就不会出现怪事,要说原因,牵扯的东西太多,也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能解释清楚的怪事,就不算怪事了。用科学的知识去解释,理由看起来总是那么牵强附会,就算用道教的玄学来解释,或多或少也有些词不达意的感觉在里面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