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10第110章双生花十四

正文 110第110章双生花十四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我让一对年近八旬的双胞胎扯头,有点不人道,所以,我才跪下来给她们磕头,以此报答她们俩!人待我善,我必十倍返之。

    收好她们的头,我四处找人打探一下肇事者的地址,没人知道。于是,我掏出手机,给郎高打了一个电话过去,他说,他也不清楚,让我直接去派出所找刘颀qi所长,他们在镇子正准备下村。

    一个镇子最重要的地方是哪?毫无疑问是派出所,管理着一个镇子的治安安全,有些时候镇政府的人都没派出所的人好使,农村人就信枪杆子出政权这话。

    路上问了一些人,七拐八拐的找到派出所,这派出所比我们镇子的派出所要小一些,门头上横着一块木质的牌子,上面白底黑字写着,柳杨镇派出所几个字,门口几名公安,正往车上塞一些东西,旁边站着一个年轻人,约摸2o来岁的年龄,五官看上去挺帅,双手负于背后,一脸严肃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问:“请问,哪位是刘颀刘所长?”

    那年轻人诧异的看了我一眼,走了过来,说:“我是,你哪位?”

    我给他递了一根烟,说:“我是郎所长的朋友,他让我过来找您!”我的语气很恭敬,他是所长嘛。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将我递过去的烟,挡了回来,说:“你就是郎高嘴中的陈八仙吧!我正好有事找你,肇事者叫刘建平,荷花村人,一家三口死了大概五六天,尸体有些腐烂臭,附近没人愿意接下这丧事,我希望你能接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我指着自己,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这不是扯犊子嘛,我只是过来看看,没打算接丧事,再说三千块的丧事费,这不是坑我么?

    “对,就是你!郎高在电话里把你一顿夸,说你丧事办的好,棺材抬的好,你的人品更是好的没话说,他说你有菩萨般的心肠,经常助人为乐。”刘颀一本正经说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郎所长这样说?”我疑惑的问,按照我对郎高的了解,他应该不是那种爱吹牛皮的人啊。

    “对,郎高就是这么说的!”刘颀点了点头,语气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额,我没那么多人来办丧事,您还是找其他人吧!”说着,我转身就要走,这货看着一本正经,典型的想坑我,真当我那么好骗啊!

    刘颀连忙拉住我,说:“小兄弟,先别急着走,你是不是嫌弃丧事费少?这样,我给你加一万,一万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按照正常丧事来说,一万三的丧事费,勉勉强强能接下来,但这枉死之人的丧事,肯定会闹事,这是毫无疑问的,所以,一万三有些低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没理会他,抬步向前走去,若是郎高说这话,我或许会接下来,这所谓的刘颀,我有些不信他,满嘴跑火车,吹牛皮连眼睛都不眨下,语气还特么那么严肃,差点就着了他的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等会,价钱好商量,你说你要多少?”刘颀大步走了过来,拦在我身前。

    “三万,少一分钱,我不接!”我在他身上瞥了一眼,这价位刚好适中,那个小孩按照风俗来说,花不了多少钱,主要是两个大人,这夫妻一起死的,讲究特别多,而且丧事还比较复杂,需要搭接一座奈何桥,背着夫妻俩的影子在上面来回度过18圈,这种枉死之人的奈何桥不好过,容易塌桥,造成人员伤亡,一般开路的道士,对于枉死之人的丧事,只是匆匆了事。

    刘颀说:“兄弟,荷花村凑一万买了两口棺材还剩三千,考虑到丧事没人愿意办理,镇政府拿了两万补贴进去,总共两万三就这么多。你若愿意接就接下来,不愿意接我就找我们镇子办丧事的了。看你是郎高介绍的,我才跟你这样,我们镇子那些办丧事的人都不知道,镇政府拿了两万补贴进来。怎么样?接不接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还真别说,被他这么一番说道,我真有点信了,这也没办法,他说的句句在理,我就问他:“两万三纯丧事费?鞭炮、食宿等等东西谁买?”

    刘颀摇了摇头,说:“两万三,你拿纯的,啥东西不需要你管,你只管办丧事,抬棺材,下葬就行了,其它的事情,我们派出所来搞定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心动了,现在我家最缺的就是钱,再加上想在刘建平的丧事上找到突破口,我点了点头,说:“行,这丧事我接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就是爽快!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拉我上了他们的警车,朝着开车的那公安说:“小李子,去荷花村前的那条山沟,让陈八仙带你们把尸体弄上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愣了,说:“昨天就现死者了,咋现在还没尸体还没弄上来?”

    “唉!别提了,我们镇子那些个八仙,真他母亲的没良心,看着尸体落在山旮旯ga,1a,没一个人愿意下去,都说怕闹鬼。”刘颀气愤的一掌拍在车门上,怒道:“办完这次丧事,得好好整整那群八仙,拿人钱不办人事。”

    “三千块钱的丧事费,肯定没人愿意下去啊,这摆明了亏钱啊!”我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谁说三千,老子给他们开了两万五的丧事,他们也没人敢接下这丧事,说拿了这钱,没命花!”他越说越气愤。

    我听着这话就感觉不对了,玛德,上当了,给我开两万三,给他们镇子的八仙开两万五还没人愿意去。我草,这所谓的刘所长,太他坑亲爹了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的说:“刘所长,你有些不厚道啊,给你们镇子的八仙开两万五,给我开两万三,这道理说不过去吧?”

    他愣了愣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太激动了,多说了一个零,我给他们开两千五!”

    我脸色沉了下来,按照我们的这行的规矩,丧事费用开多少,就得多少,两伙人要一样的价钱,不能恶意抬价,或者降价,一旦抬价或降价让其他人知道,这是破坏行规,会受到大家的排斥,搞不好就要挤出这一行。

    这刘颀给我开两万三,给其他八仙开两万五,这要是让别人知道,第一想法就是,我恶意降价,扰乱行规,我特么以后就别想在这行混了。

    ps:马上周一了,小九厚着脸皮求个推荐票!大家手中的推荐票砸给小九吧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