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06第106章双生花十

正文 106第106章双生花十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讲完这话后,朱开元看着我,问:“陈九,你说小程是不是真的有个双胞胎姐姐或者妹妹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沉着脸,说:“看着情况,她应该是双胞胎。那天车祸现场应该是她妹妹或姐姐,这下事情就些难办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他疑惑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她这种情况,类似双生花,死了其中一朵,另一朵不死也伤。现在她姐姐或者妹妹死了,她不死也会重伤,不然很难化解双胞胎的仇恨。”我淡淡的说,脑中将所学的知识翻了一个遍,没能找到确切的拯救之法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咋办?”他问我。

    “先找到出车祸那人,到她坟头试试有没有法子化解她们前世的仇恨。”说完,我站起身买单,三个菜花了8o多块钱,城里的饭菜真特么贵。

    买单后,我们走出排档,心中一阵感慨,这茫茫人海去哪寻找程小程的双胞胎姐姐或者妹妹啊,完全一点头绪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朱开元看过出事那天的监控摄像头,指不定那上面有些线索,我扭过头,就问他:“你能不能将出车祸那天的监控给我看看?”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会儿,说,“你等等,我打个电话去问问。”说着,他往左侧走了过去,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,然后沉着脸色走了过来,说:“我朋友说,那录像出了一些问题,车祸那一幕的画质莫名其妙变得特别差,好多雪花,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出车祸,看不清人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,将我刚浮起的希望给掐灭了,这下我是彻底没了头绪,想了一会儿,我就问朱开元,“程小程在哪个路段出的事,咱们过去打听一下,说不定能找点线索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在解放北路那段。”随后,我们俩搭了一辆的士,车上我们心情都较为沉重,谁也没有说话,大概坐了二十来分钟的的士,我们来到当初生车祸的现场。

    下车后,我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眉头皱了起来,这条马路是一条单行道,路面上的车辆行很快,马路两旁都是店面,卖的东西较杂,其中以衣服店的为主。奇怪的是,这里人流量大,却没有交通信号灯,就连最基本的斑马线都没有,想要横到马路对面,只能趁没车那会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里人流量挺大,怎么连个交通信号灯都没有”我瞥了朱开元一眼,淡淡的问。

    “艾!”他叹出一口气,说:“不是不安装信号灯,而是这地方有点邪门。交通部多次在这安装信号灯,可每次只要安装信号灯,立马就出事,不是砸伤腿,就是砸伤手。有一次更离谱,安装人员刚搭好梯子,准备上去安装红绿灯,却现工具包不见了,要知道他搭梯子之前,工具包就在他旁边,一眨眼就不见了,真是白天大见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有人恶意捣乱吧?”我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朱开元看着我,神秘的笑了笑,解释道:“不是有人捣乱,在场的安装人员就三个人,另外两个离他挺远的。但是,工具包莫名其妙的不翼而飞了。更奇怪的事还在后面,他们回去后,调出附近的监控摄像,就看到工具包到了一公里以外的地方,从那后,就没人敢来安装摄信号灯了,都说这条马路闹鬼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疑惑了,既然闹鬼,马路两旁应该没人敢开店铺才对啊,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,他说:“怪就怪在这里,除了装信号灯时闹怪事,其它时候都是风平浪静,你说奇怪不?”

    这下,我就更纳闷了,安装信号灯为什么会闹出这么多事?我抬头在马路的四周打量了一下,阳气挺重的,应该没有鬼神来闹事,再说这种公共设施,都有皇气在上面,一般的鬼神也不敢染指。

    他见我没有说话,拉了拉我,说:“陈九,昨天听你说,你在农村抬棺材,应该懂些偏门的东西吧?这种事情咋解释,是不是真的闹鬼啊?”说着,他向我身边靠了靠。

    “大白天哪来的鬼神,别自己吓自己了!”我瞪了他一眼,向前走了几步,眼前出现一根柱子,上面空荡荡的,倘若没有猜错的话,这根柱子原本是打算安装交通信号灯。

    我伸手摸了摸柱子,特别凉,这下我更奇怪了,虽说现在快临近黄昏,太阳已经西落,柱子应该有些余热,可眼前这情况,不对啊。

    我心头有些疑惑,朝朱开元招了招手,问他:“程小程是不是在这里看到自己死了?”

    他没有立马回答,而是回想了一会儿,说:“我在监控录像看到,好像是这根柱子,人头就从那个方向滚过来的。”说着,他抬起手向左侧指去。

    我顺着手指的地方看去,那个位置正是马路正中间,时不时有几辆车子极而过,其度也是快的让人咋舌。有人肯定会问,假如这个位置是商业区,车应该没那么快吧。

    那我告诉你,我们那县城度就真有这么快,每个地方的人,性格有些不同。例如广州人爱吃、上海人精打细算,北京人爱面子,而我们县城的人说句不好听的话,有些爱装bi,车开慢了,他觉得不帅,不酷,由这种风气带动,弄得我们县城普遍的车快。

    “陈九,你是不是有啥现?”朱开元在一旁问我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不知道是在农村待习惯了,还是怎么回事,老觉得这附近的空气不咋好,隐隐约约好似有股淡淡血腥味,仔细闻了一下,那股血腥味又没了。

    忽然,我猛地想起,我们一直忘了一个人,就是造成那场车祸的司机,我连忙问朱开元,“那货车司机呢?”

    他说:“逃逸了,交警跟警察联合起来,寻找半个月了,还是杳无音信,那人好像在人间蒸一般。警察在监控上看到他开着货车,逃亡柳杨镇方向,可在柳杨镇翻了半边天,愣是没找着肇事者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