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98第98章双生花二

正文 98第98章双生花二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父亲说的这些我都看到了,只是假装不知道罢了,说句实在话,倘若程小程跟正常人一样,我会带着乔伊丝去看看,男人嘛,心理差不多,都想带着美女在前女友面前得瑟一番,再在对方面前说上一句,看,当初你甩了我多瞎眼,现在我找着比你更好的女人了。我才十八岁,不是圣人,自然也有这种心态。

    但,考虑到程小程已经疯了,我不可能带着乔伊丝过去,万一刺激到她,那不成了猪狗不如的畜生吗?所以,我对父亲摇了摇头,说:“不带她去了,她要是不想离开,就继续住在我们家吧!”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,我就看到乔伊丝走了过来,她今天穿的很特别,一袭白色长衫,长披肩,再配上她那妖艳般的面孔,是个男人看着都会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我尴尬的冲她笑了笑,喊了一声,乔伊丝。她罢了罢手,说:“什么都别讲了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说着,她扭头瞪了郭胖子一眼,吓得那货退了好几步,继续说:“死胖子,九爷少根头,你那张脸就别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滴个亲姐呐,您眼神太好了吧,九哥少根头您都知道?”郭胖子惊呼一声说。

    乔伊丝冷哼一声,没有理会他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盯,我浑身有些不舒服,也不敢开口说话,主要是怕挨揍。顿时,场面冷了下来,一直持续了十几秒钟,父亲开口说话了,他说:“九伢子,早点回来!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这种场面不愿待太久,转身带着郭胖子朝大马路奔去。路上,郭胖子问我,“九哥,我承认您长的比我好看那么一点点,为何乔伊丝那泼妇居然会看上你?太不可思议了吧?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,你哪只眼睛见到她看上我了?”我笑骂一声,心理却在想,或许大家都误会了,乔伊丝只是拿我当亲人,就我这职业,能有姑娘看上眼就不错了。那乔伊丝长的跟花儿似得,能看上我?简直就是笑话,人嘛!贵在自知,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从坳子村到二中,路途挺远,先坐摩托车到镇子上,再坐三个小时的大巴到县里,再转一趟公交车,才能到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我们农村人去县里念个高中着实不容易,念书那会我一个学期只有暑假寒假的时候,才回家,主要是这车费太贵,一来一回得花7o来块钱,不舍得。

    我跟郭胖子找一俩摩托车坐到镇子上,我顺便去了一趟墓碑店,上次阿大替我报仇的事,还没来得及感谢他,手头没啥多余的钱,就把送程小程的3o几个鸡蛋送给阿大他们了,对他们表示一番感谢,阿大说:“陈八仙,客气的话,你也别讲了,我有个亲戚快死了,到时候希望你带人帮忙抬棺,我本地的那些八仙一心只想要钱。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就同意了,留下电话号码给他,就说:“需要的时候,给我打个电话,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从墓碑店出来后,郭胖子抱着我就在我脸上嘴了一下,激动的说:“九哥,你就是我的偶像,太爱你了,没想到刘凯那杂种真是你叫人打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把捂住郭胖子的嘴,恨不得煽他几个耳光,玛德,十八岁还跟小孩子似得,有些后悔让他知道真相,就说,“玛德,小声点,你想我死啊!被刘凯的人听到,我特么又要去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九哥教训的是,这几天我一直在打天哥电话,还指望天哥那土豪替我报仇,可他电话一直打不通,没想到,九哥已经替我报仇了。”郭胖子压低声音,兴奋的说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8o后,在那时候看古惑仔看的入迷,一直膜拜着郑伊健扮演的陈浩南,骨子里有些暴力倾向,而郭胖子就是其中的佼佼者,对暴力热衷的要死,奈何平时有些怕事,这种倾向一直就压在心理。

    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他多说,就问他,陈天男的电话还打不通?他说,打不通。我也想没想那么多,应该是他父母把他给管制了,毕竟,生那么一个儿子也够父母头疼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搭上去衡南县的大巴,刚上车,郭胖子尖叫一声,立马向最后的一个座位坐了下去,我抬头一看,这货旁边坐着一名少妇,长相挺不错,瓜子脸,眉清目秀,化着淡淡的妆,胸口露出一条深沟,手里抱着一岁大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我鄙视的看了郭胖子一眼,玛德,这货的节操哪去了,人孩子都这么大了,还特么打她主意,真特么色到家了,我苦笑一声,也懒得管他,走到他另外一侧坐了下去,等待大巴启动。

    我们那边的大巴不像城里那么准时,车内坐满人司机才会开车,因为不是赶集日,去县里的人很少,我们等了大概2个小时,车内才坐满人,汽车徐徐启动。

    在等人的这段时间内,郭胖子下了一趟车,说是买东西,我也没在意,待我知道的时候,好想抽他。

    汽车刚启动的时候,郭胖子还是挺老实,假装睡着,但,身子却往少妇那边靠去,我特么真后悔跟他坐一起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骂了他几声,我微微闭着眼睛,打算眯一会儿,脑中不由自主地想起老秀才临终前那番话,他说我已经过了大三元中的两劫,还剩第三劫,上次的凶被王洁祖上化掉,吉字佑我们家迁坟非常顺利,只是,这最后一个凶字又该怎样度过去?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。

    想着,想着,不知不觉睡了过去,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就听到耳边一道小孩的哭泣声,很大,震得耳朵有些生疼。我睁开眼就看到小女孩朝着我这个方向卖力的哭泣,声音很是伤心,好似被人抢了她心爱的玩具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制止小女孩的哭泣声,就看到郭胖子伸手捅了捅那少妇,说:“姐,你看这女娃哭的多凶啊,想必是饿了,你就喂点奶水吧,哭哑了嗓子,以后这小女孩可就废了。”

    额?郭胖子啥时候变得这么好心?我心头有些疑惑,朝郭胖子瞥了一眼,就这么一眼,我特么何止想抽他,简直想踹死他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