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83第83章迁坟九

正文 83第83章迁坟九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父亲说完话,在我肩膀拍了拍,转身进入房间,我一个在原地愣了很久,初恋这东西不一定是真正的爱情,但,绝对是人第一次尝到情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一夜,我没有睡觉,脑子想的东西很多,最终还是听了父亲的话,打算迁好爷爷的坟头再去看看程小程,毕竟她疯了有段时间,也不差这几天,而爷爷的坟头是眼前最要紧的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刚蒙蒙亮,我洗了一把冷水脸,头脑清醒了一些,按道理来说,郎高知道二中那边的事,郭胖子应该也知道,要知道他家离二中也就1o分钟的车程。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问他原因,他吱吱唔唔老半天,最终憋出一句话,“我不想你跟她有任何交集,所以才瞒着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,我懂,他怕我余情未了,我没有怪他隐瞒我,就让他迁坟的前一天过来我家,弄好爷爷的事情后,陪我去躺二中,他说好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在房间中待了一会儿,一抬头正巧看见父亲做好早餐端了出来,他说:“九伢子,还有两天就要迁坟了,你爷爷的新棺材还没着落,现做是来不及了,以我的意思是去别人家退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买新的不行?干嘛要去别人家退?”我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新的棺材太贵,咱家现在就一万块钱,一口新棺材要三四千,去别人家退一口小的,大概一千来块钱就可以了。”父亲将早餐放在桌上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有人肯退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有,老王说刘家村有个人了大财,准备给他父母做一口大棺,那口小棺扔了又可惜,不扔又不吉利,就打算廉价处理了。”父亲皱着眉头,语气中带着一丝自责。

    父亲嘴里的大棺小棺,其实就是十跟十合两种款式的棺材,所谓的十跟十合,看上去,十比十合的棺材要大,实则恰恰相反,十的棺材比十合要小的多,薄的多。

    做棺材非常讲究,没有一定本领的木匠是做不出一口好的棺材,以前的棺材是直棱角,演变到现在变成五股三圆,要做出五股三圆的效果,在取材上苛刻的多,若是做十合的棺材,取材就是十块木板,十块木板做成一口棺材,其用材就必须厚,只有厚才能做出来那种效果。

    而十的棺材,在用材就随意的多了,用十六块木板做成一口棺材,就像拼图一样拼一起,其木材自然就要薄上许多,整口棺材看上去,也远远不如十合棺材好看,就好比一幢洋房子跟土砖屋。

    按照农村的风俗来讲,死者睡的棺材够大、够厚才舒服,后人也有面子,而在我们八仙眼中,棺材就是棺材没什么十合跟十之分,反正都是棺材,无非是重点、轻点,就轮抬棺材而言,我们更喜欢抬十,因为它轻。

    扯得有点远了,言归正传,我站起身在父亲旁边坐了下去,我明白他的自责,按照农村的习俗,迁坟用的棺材,必须要大过以前的棺材,而我们家的经济不行,十合的棺材至少得千,用材再好一些就得上万,有些甚至十几万、几十万,这些东西没法比。

    “那就退一口棺材吧,我相信爷爷能理解我们!”我拍了拍父亲肩头,就让他去刘家村把那口棺材退回来,叫上老王跟村里的一些人帮忙运回来,晚上请他们吃顿饭就行了。

    父亲点了点头,又问我要了手机,给青玄子道长打了一个电话,把迁坟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下,电话那头爽快的应承下来,父亲问他工资方面,青玄子说,按照一般道士的给就行,他不能破坏规矩。

    迁坟该叫的人都差不多叫齐了,现在就差一个掌厨的师傅,跟抬棺材的八仙了,说到这掌厨的师傅,一般都是自家的亲戚帮忙,做饭菜招呼那些前来迁坟的人跟亲朋好友。

    但是,迁坟那天,我跟父亲要做孝子孝孙,母亲有病在床上不能下地,吃饭方面根本没得着落,最后我一咬牙,就打算请刘寡妇来掌厨,虽然她长相生得怪些,但是这厨艺还是可以的,我跟父亲一合计,都说行。

    随后,父亲叫上老王跟村里一些劳力去刘家村买棺材,我在家里琢磨八仙的事,以郭胖子的面相,他算一个,老王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也能算一个,剩下的六名八仙,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。

    当八仙的,大多数都是一些穷苦人家,哪来的贵气、福气,最后没办法,只能找一些长相凶神恶煞的人,高佬长的五大八粗,算不上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想了老半天,最后想了一个主意,福气、贵气这东西是与生俱来的,肯定没法下手,我就打算在高佬他们脸上画一些东西,将他们的样子画的有些凶神恶煞,效果应该差不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给高佬他们几个八仙,打了一个电话,把黄道吉日告诉他们,让他们那天早上过来吃早餐,中午破土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,我们家一直忙着给爷爷迁坟的事,乔伊丝则一直陪在母亲身旁,让我奇怪的是,这美妞一天到晚拿着一个随身听,无论干吗,一副耳塞总是挂在耳朵,好几次喊她帮忙拿个东西,竟然没听到,这让我想砸了那随身听。

    迁坟前的那天晚上,郭胖子头上裹着纱布、手里提着一大包东西来了,进门的第一句话,就吼了起来,“九哥,你太不厚道了,我住院的钱,哪能让你出。”说着,拿一万块钱就砸在我手里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这才想起,我出院那天,替郭胖子交了一万的押金,吵闹老半天,郭胖子死活要将钱退给我,并且放了狠话,不收下这钱,兄弟没得做了,无奈之下,我只好收下。

    本来家里的一万块钱,这两天置办东西,花的七七八八了,就剩下一些工资了,连红包的钱,我跟父亲都挠脑袋了,就想着红包给少点算了。

    现在郭胖子退了这一万块钱,让我们家的经济不是那么紧张,有些活钱可以封红包,穷人家就这样,无论是白事还是红事,经济方面总会算的清清楚楚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