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82第82章迁坟八

正文 82第82章迁坟八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老秀才说完话后,深吸了一口气,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九伢子,地仙这方面,你无须担心,老夫应该不会出啥大事,你把心放在其它地方,督促他们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听完后,我心里是五味具杂,完全不知道怎样回答他,正如老秀才说的,迁坟这东西,讲究的东西太多,一个不小心就会闹出来很多事。

    父亲在一旁听着我们的话,一头雾水,就问我们咋回事,老秀才正准备开口,我罢了罢手,示意他不要告诉父亲,免得他再担心。

    老秀才择的黄道吉日是三天后的正午12点45破土,他说那时候阳气重,适合做阴事迁坟,我明白他这话的意,12点45按照古时候的时辰来说,是午时三刻。

    在古代有午时三刻开斩之说,意思就是午时三刻开刀问斩,根据道家学来说,这午时三刻是一天阳气最重,与现代的天文学说的午时最盛差了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这主要是各家学派不一样,每行都自己的一套规则,谁也说服不了谁,这样就造成各干各的,也正是这个原因,在丧事方面就出现三里不同俗的现象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老秀才又商量了一些琐事,既然他要搅合进来,我也是实在没办法,就给他包了一个红包,算是礼仪,他笑呵呵的接下,让我不要那么重的心理负担,随遇而安即可。

    老秀才在我们家吃了一顿晚饭,喝了二两小酒,脸蛋红扑扑的,我怕他借着酒劲去刘寡妇家被人讹了钱,临走的时候,我将他送到门口,说:“老秀才啊,出门之后记得直接回家,别窜到别人家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的话说的很隐晦,哪知老秀才听后,吹胡子瞪眼的,说:“老夫饱读四书五经,思想岂有你这般龌蹉,现在的后生伢子真叫老夫失望透彻。”说完,气呼呼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看着他这番动作,我真的以为他先前忽悠我的,但是,想到他看刘寡妇的眼神,我觉得,那二百块钱十之是叫刘寡妇讹了去,因为那刘寡妇的为人我还是比较清楚,虽说平常的生活有些不检点,但是,从不讹人钱财,除非,老秀才真的那啥了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对老秀才一阵无语,转身回到房间,既然三天后是黄道吉日,时间上还是挺丰富的,只是八仙的人选跟知客,我有些犯愁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,那些八仙都是跟着我混饭吃,大概有十来人,要是请了一部分,肯定会让另一部分不高兴,现在老秀才让我斟酌,想必那棺材也难抬,很多八仙都抬不了。

    思考良久之后,我打算以人的面相为准,面相凶险恶煞、、有贵气、有福气的这三种人来抬棺,原因在于,这三种人有特殊的气场护身,就算真的出现啥怪事,这三种人比普通人要好上一些。

    至于知客,我把主意打在郎高身上,只是不知道他这所长会不会给这个面子,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去,喊了一声郎所长,问他三天后有没有时间。

    他那边考虑了一下,说:“陈八仙,有啥事你直接说,别拐弯抹角的,倘若急的话,我能空出来一天时间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三天后,我爷爷迁坟,缺个知客,找不到合适的人选,你能不能过来充当一次知客?”

    “这个啊,我一个派出所所长去当知客,让人知道会说闲话的,有些难办啊!”郎高断断续续的说了这么一番话。

    我有些失望,哦了一声便把电话挂断,只能另外再找人,心里将熟悉的人,翻了一个遍,没一人适合当知客,真是难死人。

    就在我为难之际,手机响了,拿出来一看,郎高的电话,难道他同意了?我接通电话,喂了一声,郎高的先是愣了愣,然后说:“陈八仙啊,你是不是找不着知客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将迁坟的事,大致上说了一下,电话那头听后,立马就说话了,“脱掉这一身制服,我就是一普通老百姓,上次还欠你一份情,这次就当你还你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他既然这样说,我也没有矫情,郎高属于那种有恩必报的人,倘若跟他再说些客气的话,指不定会讨来一顿嫌弃,我就跟他说:“知客在迁坟的前一晚过来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嗯了一声,随后我又向他打探了一些事,问他附近有人自杀没?他说没有,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,派出所的消息肯定比我们这些平头百姓要灵通一些,他说没有那就应该没有。

    就在我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,郎高的一句话让我整颗心,又悬了起来,他说,“前段时间,二中那边好像有个女生闹自杀,没死成,没过多久后来疯了。”

    二中正是我念高中的学校,电话从我手中滑了出去,啪的一声摔在地上,疯了?程小程居然疯了?她疯了,她居然疯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感觉到了世界末日,脑中浮现一道人影,她长垂腰、她明眸皓齿、她眉目如画、她那一抹抹微笑、她那一句句话语,在我脑中如电影片段闪过。

    我能接受她找别人做男朋友,我能接受她嫁作人妇,唯独这疯了,我万万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心情沮丧到了极点,我捡起手机准备找台车直奔二中,父亲从侧屋走了出来,叫住我,说:“九伢子,你大半夜的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二中!”我淡淡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生啥事了?跟我说说,这大半夜就算出去,也不见得能解决事情,再说你爷爷迁坟的事,还靠你来主持大局。”父亲走了过来,一手搭在我肩膀上,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她疯了,她真的疯了!”我双腿一软,坐在地面,眼角有了一些湿润。念书的时候,她虽然甩了我,但是,我心里装着她,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情,至少每次看到她,我心情就会格外好,哪怕她跟朱开元走在一起,也不会例外,因为,我是真的希望她幸福。

    “女朋友?”父亲好奇的问了一句,我没有说话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才十八岁,对爱情还处在一个懵懂的年龄,有这番反应也不足为奇,等忙完你爷爷迁坟的事,你就去看看她吧!”父亲点燃一根烟后,又给我点燃一支烟,说:“我看乔姑娘对你有点意思,做父亲的管不了你的感情,你自己斟酌!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