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79第79章迁坟五

正文 79第79章迁坟五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回到家中,我将老秀才的话告诉父亲,他听后,犹豫了一下,说:“我们都是他的子孙,就算怪罪下来,也不会有啥大事!可迁坟就出大事,指不定这大事就是一条人命,还是翻新坟头算了,毕竟他老人家的坟头有些年头了,有些地方漏水,给他老家人翻新一下就不会漏水了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父亲的话挺在理,就打算明天请老王替我们翻新一下坟头。

    商量好后,我问乔伊丝啥时候走,虽然这话有些直,但是,一个姑娘家待在我家也不是个事,毕竟我还没娶媳妇,这要是让外人看到,肯定会说闲话。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,说:“我没地方去,暂时住你家,玩腻了,就去曲阳找我奶奶。”

    我家忙着翻新坟头,事挺多,她留在这里,诸多不便,劝说老半天,这妞死活不走,就说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哪能这么轻易去曲阳,最后,没办法,只能暂时将她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翻新坟头,肯定要拿好酒好菜招待帮忙的人,我们家一日三餐都是以素菜为主,肉食类很少,这不是我们家讲究养生,而是太穷平时吃不起,

    当天中午,我去了一趟镇子,买了一些酒菜,随后,去了一趟医院,问郭胖子有没有程小程的消息,让我失望的是,还是杳无音信。

    买完酒菜回来,我找到老王,跟他大致上说了一下翻新坟头,让他找个人打把下手就好了,老王爽快的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事情可以顺利进行,哪里晓得,当天夜里父亲又梦到我爷爷,说房子漏水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奇怪,那天晚上就连我也梦到了我爷爷,他全身湿漉漉的跟我说,房子漏水,让我替他找个家。可我们怕迁坟出事,还是坚决只翻新,一则经济不宽裕,二则父亲的话在理,翻修一下应该不会漏水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大概八点多钟的时候,老王带着高佬走到我家,匆匆地吃了一顿早餐,我让乔伊丝在家照顾一下我母亲,我跟父亲以及老王他们带上锄头,提着一些蜡烛元宝,黄纸以及贡品就来到我爷爷的坟头。

    我爷爷的坟头并不葬在村内的坟场,而是挨着我家房子没多远,大概也有就是一百多米的样子,那是一个小山坡,四周的环境还算不错,中间凹了一块进去,当时的地仙说,那地方是龙嘴之地,的快,为此父亲没少给红包,一晃十八年过去了,没有半点迹的现象,想来想去,当时的地仙吃了冤枉钱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坟头,瞧了瞧,外观看上去挺正常的,椭圆形,没有半点漏水的痕迹,老王就问我,“九伢子,挺正常的啊,真的要翻新?”

    我弯下腰,在坟头抓了一把泥土,撵了撵,挺干燥的,心头有些疑惑,也没回答老王的问题,就问父亲,“您是不是搞错了?这坟头挺干燥的,不像爷爷在梦里说的漏水啊?”

    “你爷爷的坟,是我亲自找人挖的,墓穴也是我亲自跟地仙来这看,难道他的坟地还能记错不成?”父亲也较为疑惑。

    一下子,我们就愣在那了,这人请来了,总不能白跑一趟吧,没办法,我跟父亲跪在坟头,烧黄纸、蜡烛元宝、嘴里的好话说了一箩筐,就准备动土。

    这翻修坟头,也有讲究,第一下必须由死者的嫡系子孙来挖,父亲从老王手中接过锄头,抬手就准备挖下去,锄头才到半空中还没落下来,父亲哎哟一声吃痛,锄头在手中滑了出去,掉在背后。

    我抬头在父亲身上打量一眼,就见到父亲脚上缠着一只黑麻麻的蜘蛛,拇指大小,它脚上的颜色有些怪异,泛着微弱的青色,我从地面捡起一条树枝,朝蜘蛛身上戳了戳,有点硬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别乱戳,坟头的小动物,很有可能就是你爷爷化成的,戳死了,你爷爷会怪罪的。”老王在一旁制止了我的下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老王说的这话,也不是没有根据,在道教中,人有三魂天地命,人死后,天魂归天化成日月星辰、地魂归地府化成鬼神,等待投胎转世,而命魂而化成小动物,守护在自己坟头附近。

    在农村,有些事情就是这样,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,我自然也不能免俗,无论什么样的传说,它既然能流传下来,就绝对不是空穴来风。

    我走父亲身边,将他扶到一旁休息,对着黑蜘蛛猛地吹了几口,想把它从父亲脚上吹落,那蜘蛛死死地缠在父亲脚上,就是不肯走。

    “现在咋办”我把眼神抛向老王问。

    “这第一锄头,你来挖!”老王捡起锄头递到我手里,说:“你是他亲孙子,你可以代替你父亲的!”

    这个道理我懂,也没想那么多,接过锄头,抖了抖身子,我怕忽然钻出来个什么东西,又出现父亲那种情况,我将坟头四周的树叶、树枝,全部用锄头扫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然后,举着锄头就准备动土,就在这时,我身上有股很奇怪的感觉,浑身有点凉,紧接着,就感觉背后有股寒流袭来,离我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我有些害怕了,猛地转过身子,后面空荡荡地,什么也没有,老王疑惑的站在一旁,问我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转过身子,举着锄头就要挖下去,那股寒流再次袭来,这下,我算是彻底慌神了,就问老王,“这坟头有股寒流,你感觉到没?”

    老王摇了摇头,说:“九伢子,你是不是那天的酒还没醒啊?我们都热的要死,哪来的寒流啊!”

    曰了狗了,大白天的难道有鬼不成,我呼出几口气,也不顾什么寒流不寒流,举起锄头照着坟头就挖了下去,锄头刚碰着坟头上的泥土,那股寒流猛地袭来,我身子晃了晃,好似有人在后面推了我一把。

    “谁?”我放下锄头,赫然转身,背后还是空荡荡的,刚才明显有人推了一把,咋回事?我问老王,刚才身后有什么东西撞我没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啊,我看你刚挥下锄头,身子就向前倾了一些,还以为你没习惯用锄头呢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