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78第78章迁坟四

正文 78第78章迁坟四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哟!老秀才,快一百岁了,还有精力想那活吖!”我走到老秀才面前,故意把声音说的很大,为的就是让那刘寡妇听着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刘寡妇听着这话,站起身,拿着手中的水杯就泼了过来,骂道:“要进棺材的人,还他娘的老不正经,小心死后没得人抬你上山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山野村妇,讲话如此不雅,有辱斯文!”老秀才站起身,朝着刘寡妇骂了一声后,瞥了我一眼,不满地道:“九伢子,又有么子事来找老夫?”

    “我爸梦到祖上房子漏水,想迁坟,我过来让你择个黄道吉日,顺便再找块风水好一些的坟头。”我在老秀才旁边坐了下去,捞起一杯茶水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漏水了?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!”老秀才面色一凝,也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我问

    “水属阴,长期漏水进棺材就说明阴气重,阴气过重会影响坟头的气场,对后人不好,恐怕会引来病痛。”说着,老秀才问我拿过生辰八字,在地面捡了一些石头,摆出一个乌龟的形状,照着生辰八字掐指算了算,惊呼道:“九伢子,你家要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“草,我家就三口人,老秀才你别吓我!”我一愣,有点不敢相信老秀才的话,我们家一直平平淡淡,说不上多顺利,但,一直都挺平安,就是开学那会,母亲忽然得了一种病,脚出了点问题,不能下床,一直在床上躺着,医生说有点像中风,但,又不完全是。

    我们家没什么钱,父亲跟亲戚借了一些钱,带着母亲去了一趟县里的医院,医生也说有点像中风,这辈子要在床上过,平时还不能断了药,不然病情会恶化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我一直以为母亲是中风,也没想那么多,就想着多赚点钱,不要让她的病情恶化下去,现在老秀才说我家会出大事,我毫无疑问的就把这事代入到母亲身上。

    “哪能骗你,龟相是这样显示的,你自己过来看看,坤的位置,是不是有些不对。”老秀才伸手指向龟相的坤位,那颗石子有意无意的裂开一条缝。

    他摆的这个龟相,是一种占卜,预测凶吉的,一般的风水师,在乡下这类人我们叫地仙,在择日之前都会先占上一卦,然后在择日,算是一种自保手段,若是显示凶相,地仙都会拒绝接下这活,这也没办法,人人都爱惜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老秀才说的坤位,其实就是按照奇门遁甲的乾坤八卦来定义,乌龟的头部,代表阳、乌龟的尾巴代表阴,身子分八个方位,以乾、坤、震、巽、坎、离、艮、兑来代表。

    这八个字作为占卜来说,分别代表着,乾三连,坤六断,震仰盂,艮覆碗,离中虚,坎中满,兑上缺,巽下断,这二十四个字,看似八卦的歌诀,实则里面蕴含了很多信息。

    没走进这一行,永远不会明白其中的意思,就拿坤六断来说,乾坤二字代表天地,乾为天,意指父亲,坤为地,意指母亲,只要占上一卦,很多东西都能在卦象中显示,具体什么道理,说不上来,就知道这东西,一般挺准的。

    坤六断,只是一句歌诀,但,老秀才是随意捡的石头,又是随意摆的龟相,坤位,刚好摆上一颗有些缝隙的石子,与那坤六断刚好对应。

    一旦对应上,就预示着真的会出事,肯定有人说,摆龟相的时候注意一下不就行了吗?

    那我告诉你,占卜这种东西,讲究随意而为,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最真实的卦象,假如刻意去摆,这跟掩耳盗铃没啥差别,一些没有职业操守的地仙,往往为了博得主家一笑,他们才会刻意去摆龟相,然后说上一大堆好话,主家听着一高兴,那红包自然是又厚又重。

    我顺着老秀才手指的地方看去,坤的位置,的确有问题,就问他:“有破解之法吗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这个是天意,没得破,如果真的要迁坟,在礼仪方面尽量做到最完美,该讲究的东西必须讲究,应该能抵消一部分厄运,倘若不迁坟,你祖上又可能会怪责下来,到时候会生什么事情,谁也说不准。反正,迁不迁坟,你们家肯定会出事。具体怎样选择由你们自己决定。”

    我朝他拱了拱手,递上一个红包,说:“多谢您的直言!”

    他接过红包,罢了罢手,说:“九伢子,客气的话就不要讲了,倘若真的迁坟,就会带来厄运,估计也没有地仙愿意替你们家找坟地,你要做孝子孝孙不能碰这东西,让老夫来吧!不过,老夫有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好吧!卦象已显示凶兆,您若参与进来,恐怕会生意外,我可不希望你参与进来,更何况,父亲听到这消息,应该不会再说迁坟的事了!”我愣了一会儿,心中有些不愿意迁坟,就打算找人将坟头翻新一次,然后做一场道事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好说,你祖上已经托梦给你父亲,必定到了非迁不可的地步,不然不会麻烦后人,老夫看这坟是迁定了,你就直接说,能不能答应老夫的条件?”老秀才语气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那刘寡妇骂的挺对,老夫一生无儿无女,死后恐怕真得没人抬上山,老夫的条件是,老夫死后,你来主办丧事,必须将老夫风风光光地送上山,生前活的憋屈,死后老夫一定要风光大葬,不能白到这世间走上一遭。”说着,老秀才捋了捋胡须,好似对生死看的很淡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对,老秀才快一百岁了,是时候考虑自己的丧事了,看他这身子骨挺硬朗的,咋忽然就会提到死这个字?我就问他为什么会提到丧事上面。

    “老夫给自己卜过一卦,过不了今年,与其默默无闻的死在家里,倒不如替你家迁坟,就算死了,也有个人送终。”老秀才嘿嘿一笑,“这样算来,老夫还是赚了睇!”

    “您老身子骨还硬朗,别说胡话了,还能活好多年!”说完,我就往家中走去,没打算让老秀才参与进来,说起来,老秀才也算得上我半个师傅,他的丧事自然由我来出钱办理,根本不算条件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