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74第74章活葬二十

正文 74第74章活葬二十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来到王洁身边后,夫妻俩哭的很伤心,都是高兴劲给害的,我让那中年妇人将她们身上的衣物褪去,用白酒擦拭身体,那中年妇人点头问:“就在这里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然后让八仙们跟主家都朝山下走去,我则转过身子,低头抽闷烟,心中有些疑惑的事,没得到答案,我的兴致并不是很高。

    等了大概半个小时,中年妇人叫我转过身,我回过身子一看,王洁跟乔伊丝还在昏睡当中,她们身上的衣物都换上了,以前的衣物扔在一旁。

    我让中年妇人把衣物烧了,一人背一个将她们放在主家家中,顺便跟主家结算一下工资,说好的三千,主家最后拿了四千出来,说是感谢救命之恩,我也没有客气,钱这东西谁都爱,我也不能免俗,更何况眉毛还破了一道口子,多拿一千实在不算过份。

    随后,在主家家中吃了一顿中饭,菜肴方面还算可以,八仙们吃的很尽兴,吆喝着要杨言晚上去镇子请喝酒,他爽快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席间,老王醒了过来,由于犯冲被泼粪,身上有点臭,洗了八桶水,身上的那股臭味才驱除,二话没说,走上酒席就是一顿狂喝,我们知道他是喝酒遮羞,也没人取笑,毕竟,抬棺材这活,谁都会有粗心大意的时候。

    饭后,杨言开着他那四个圈圈的豪车,将八仙们送到镇子准备晚饭,车位太少一次坐不下,为了表示尊敬,又不能让八仙们挤着坐到镇上,最后,杨言前后往镇子跑了两趟,才将八仙们全部送到镇上,他问我什么时候去,我说,搞完这边的事就过去,他说,旁晚的时候来接我,我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随着八仙们的离开,偌大的房子有些冷清,主家夫妻俩忙着收拾饭后的碗筷,我一个人来到王洁所在的房间。

    这房间说不上大,大概十六七个平方,一些简单的家饰,一张大床上躺着两个人,乔伊丝、王洁,我走过去的时候,乔伊丝刚醒过来,疑惑的看了我一眼,就问:“你咋随随便便闯女孩子的房间?”

    我面色有些沉重,朝她罢了罢手,说:“你先出去,我找王洁有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我不能在旁边听?”说着,她不怀好意的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你不会打算趁王洁姐姐在睡觉非礼她吧?”

    我有些无语,敢情在她心里,我跟色狼是画上等于号的,但又想跟她争辩什么,就说:“关于活葬的一些疑惑,我想看看她是否知道一些事!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要听!”她双腿一盘,坐在床头,大有一股死活不出去的阵势。

    看这阵势,她是不会离开了,无奈之下,我只好点了点头,走到王洁身旁,在她人中的位置摁了摁,本来可以等她自然醒再问,但是,我心中隐隐约约有股不安,说不上来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摁了两下后,王洁醒了过来,她先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,然后又在乔伊丝脸上看了一眼,紧接着就从床上爬了起来,一把跪在地面,说:“谢谢你们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我将她拉起,扶到床头,没说多余的话,直奔主题,“你昏睡的这段时间,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没啥奇怪的感觉吖,就好像作了一场梦,不过,这个梦好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梦?”我好奇的问了问。

    她说:“梦里有个身穿清朝官服的人,他跟讲了好多话,让我不要害怕,说有人会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有没有说他叫什么名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说了,他说他叫王文韶,是我爷爷的爷爷。”王洁想了一会儿说。

    说到这王文韶,我对他有些了解,这人祖籍浙江,光绪年间的宰相,与李鸿章等人齐名,对官场的事情看的很透彻,一生淡泊名利,在民间却做了不少好事,兴修水利、开垦农田、兴办学校,拥有极高的名望,在浙江一带被人誉为,百年第一清官。

    这王文韶前辈是浙江人士,而王洁却是湖南人,这中间是不是有啥误会?我就将心头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洁考虑很久,说:“我小时候,好像听爷爷说过,我祖上有位能人,是个大官,做了不少好事,积下不少阴德,应该就是说王文韶吧?我们怎么来湖南的,我爸应该知道清楚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梦中都跟你说了什么事?”祖籍的事情,跟我想知道的事情没多大关系,我不想继续深究下去,毕竟光绪年间太乱,别说当gan的,就连皇帝都受人控制,王文韶前辈来到湖南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王洁想了想,“他说了好多话,我记不住,只能记住几句话,他说,我出生的时候就该夭折了,是他保佑我才活了下来,这次的事是个劫难,他无能无力,只有借助外人之手来渡劫。梦到最后的时候,他告诉我,我还有十年阳寿,让我好好孝敬父母。对了,他在梦里说你身上犯了太岁煞,从大树上掉下来一根树枝,是为了破除身上的太岁煞,让你破相抵命,算是报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她最后一句话,解开了我的迷惑,从活葬后,我一直在纳闷这事,大树上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掉一根树枝下来,搞了半天是让我破相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我身上何时来的太岁煞,需要破相抵命?这段时间,我做的丧事也就只有几桩,礼仪方面都尽量做到最好了,应该没有得罪过死者,身上的太岁煞哪来的?

    我想了半天,也没想出来个所以然,就问王洁,“你祖上有没有说,我为什么会犯太岁煞?”

    “他说不可说!”王洁瞥了我一眼,可能是觉得没能答上我的问题,她有些愧疚的将头埋的很低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愣了愣,不可说?难道是上次李建民父亲的丧事?他父亲的那种命,葬经上说,那种命不能对外人说,我一直守口如瓶,对谁也没说。事后,李建民在梦中梦到他父亲没有责怪我,反而还要感谢我。现在王洁祖上又说不可说,十之就是指那种命,这就奇了怪了,死者没有怪罪我,可我身上却犯了太岁煞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