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2章 活葬(九)

正文 第62章 活葬(九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在堂屋内打量了一眼,跟李村的堂屋差不多,只有一架神坛摆在堂屋最里面,离棺材摆放的位子大概有1米多的距离,四周都是空荡荡的,没有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怎么办?再这样下去,这中年妇女能让泥巴撑破肚皮,到时候就算送到哪里都没得救了。

    最后没办法,我一个箭步来到杨言身边,示意他跪在棺材前面烧纸说好话,一把将铜锣从八仙桌上取了下来,来到中年妇人身前,照着她耳朵就敲了下去,她身子稍微动了动。

    见这办法有效,我连续敲了十几下,震的我耳朵有些生疼,她的身子才缓了过来,我用手拽了一下,没有先前那般重,将她拉了起来,扶到堂屋门口。

    走到堂屋门口的时候,那中年妇人才回过神来,先是吐掉嘴中的泥巴,就要开口说话,我一把捂住她的嘴巴,指了指棺材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她好像明白过来,对着我就跪了下来,低声的抽泣,好似在说:“一定要救救我闺女!”

    我将她扶起,没有说话,有些生气的朝堂屋内走去,希望刚才这一幕没有影响到活葬。

    我没有直接去敲打铜锣,而是径直朝棺材走去,探身往棺材里面看了一眼,黑漆漆的,很平静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。

    紧绷的心总算松了下来,我走回八仙桌旁,示意杨言起身出去,他看到我的动作也没说啥,瞥了我一眼就走了出去,我继续敲打铜锣,念着《长罗往生本命真经》。

    一连敲了三个小时,口干舌燥、手臂异常酸疼,总算将《长罗往生本命真经》念完,这念经文的仪式算是完成了,不念不知道,一念才知道那些开路念经文的道士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我刚念完经文,堂屋内先前沉重的气氛消失了,我想了一会儿,那沉重的气氛指不定就是鬼差站在堂屋勘察,现在消失了,搞不好就是鬼差走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笑了笑,将铜锣收了起来,点燃三柱清香,朝棺材拜了拜,又在堂屋内四个角落烧了一些黄纸,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那中年妇人见铜锣声停止了,送上一个红包,打了一个手势表示感谢,我也没有客气,收下红包就示意她出去,这是我该收的红包,再说红包挺薄的,估计也没多少钱,只是一个礼仪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我又往棺材内看了一眼,还是眼前那样,没有什么异样的情况,我找来一条小矮凳坐在棺材左侧,双眼盯着长生灯,只要八仙们回来前这长生灯不灭,今晚就算平安无事了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我挺担心的,因为先前的念经文是让鬼差看的,现在却要防着王庄附近的孤魂野鬼,一不小心让它们弄灭长生灯,王洁就会被那些孤魂野鬼带走。

    盯了大概三十来分钟,我有些犯困,就让杨言替我盯一会儿,他点了点头,也没说什么,就在我旁边坐了下来,拍了拍我肩头,让我眯一会。

    我靠在墙壁上,眼睛微微眯上,不敢睡的太死,这一屋子就就我一个人懂点那玩意,若是出点意外,他们肯定应付不过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眯了多久,我肩头先是被人推了一下,随后又是剧烈的被人晃起来,我睁开眼朝旁边看去,四周黑漆漆的,有个人影站在我身边,看轮廓是杨言,本来在黑暗中我不敢那么确定,他那头长太刺眼了。

    杨言搭在我肩膀上的手有些颤抖,他不敢说话,就将我身子掰了掰,让我的身子正对着长生灯,一看,那长生灯的忽闪忽闪的,火焰跳动的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我浑身一个激灵,玛德,正准备开口说话,忽然想起身处堂屋,愣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,心道:“这活葬,果真最易找来孤魂野鬼。”

    既然你们敢找上门也不要怪九爷无情了,我赫然起身,借着长生灯出来的光线,摸索来到八仙桌旁,从下面端出没有用完的黑狗血,猛地朝堂屋门口泼去。

    刚将黑狗许泼出去,就听到‘啊’的一声,紧接着,眼前一亮,堂屋内又亮了起来,来电了,整个堂屋又恢复到之前的模样,想必先前是停电了。

    但是,刚才那声‘啊’,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,虽说干我们这一行都知道这世间是有鬼的,可我们谁也没见过,就感觉那些东西一直在我们身边,所以一些礼仪尽量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现在忽然听到啊的一声,算是真真切切的感受鬼就在身边,说不害怕,那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我抬眼朝堂屋门口看去,乔伊丝正在熟睡,她裙子上沾了一点点黑狗血并不是特别多,那中年妇人靠在门头打盹,她俩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,显然刚才那声‘啊’不是她们叫的。

    扭过身,朝杨言看去,现他额头冷汗直冒,四肢剧烈的颤抖着,好像看到很恐怖的一幕,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。

    就见到棺材盖被推开了一些,一个人直着身子坐在棺材里面,脑袋微微低着,头垂直至胸口,两只手搭在棺材两沿,不时传来‘吱吱吱’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就觉得全身的神经绷成一块,脑子有些断路了,就在这时候,她抬起头,双眼无神的看着我,定晴瞧去,满脸全是黑麻麻的狗血,不是王洁,又是何人?

    擦,她不是躺在棺材内么,怎么忽然坐了起来,我压下心头的紧张,缓步走了过去,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,她冲我微微一笑,那笑容在我看来特别诡异,她说,“九爷谢谢你”这声音特别苍老。

    说完,她身子毫无征兆的向后倒去,脑袋重重地棺材上,与此同时,乔伊丝在外面猛地尖叫起来,“九爷,不好了,本命蛊的气息变弱了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是彻底愣了,这王洁忽然醒来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就让乔伊丝的本命蛊气息就弱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活葬的仪式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,那中年妇人的出声最多就是让她自己犯冲,对王洁根本没影响的,可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