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8章 活葬(五)

正文 第58章 活葬(五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我来到医院,直奔王洁所在的病房,外面围了好多人,想挤进去是不可能了,我在医院内打量了一会,就看到不远处摆着一架热水器,专门供病人喝热水的,它旁边放了一个暖壶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提起暖壶装上一壶热水,朝那间病房火急火燎的走了过去,一边走着,一边吆喝,“送开水勒,没得盖子,烫着不负责噶。”

    还别说,这效果是立竿见影,他们一见我来了,立马就给我让开一条路,就是镇长来了,估计都没得这待遇。

    进入病房,杨言愣在一旁,他那头漂移的长,此时也没了光泽,嘴里不停的嘀咕的着,“这不可能,这不可能”

    乔伊丝站在一旁,低声抽泣着,那中年妇女坐在床头,紧握王洁的手,嘴里哀嚎着,“我滴个闺女啊,你不能死啊!”

    见我进去以后,他们明显的愣了一下,那中年妇女立马从凳子上站起来朝我这边跑了过来,由于走得过急,滑了一下,摔了一个狗吃屎的姿势。

    我连忙扶起她,哪知她一把跪在我面前,死活不起来,说:“九爷,我求求您了,一定要救救我闺女,先前是我有眼无珠,我该死,我该死。”说着,那中年妇女抬手就朝自己脸上抽去。

    她这一声九爷,让我臊的很,情急关头,我也不想在这话语争吵什么,就让乔伊丝照顾她一下,来到王洁床边,我愣了好几秒钟,怎么会怎样。

    只见王洁虚弱的躺在床上,目光呆滞,面色煞白,四肢不停的抽搐,嘴里不停地往外喷一些秽物,按照她身子的情况,平常只能喝些稀饭之类的食物,可吐出来的东西,却是一些黑色的东西,里面还掺杂了一些鼻涕,看上去特别恶心。

    更为奇特的是,她嘴里出来的声音,‘咯咯咯’,这声音好生奇怪,就像老年人嘴里卡着一口痰,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,根本不是年轻女子能出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抬头看向杨言,声音有些冷。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那天你走后,我用x光看了一下她经脉内的情况,现里面全是黑色血块堵在那,就给她造影了,情况也没好转,我就给她来了一次血管大清洗,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弄了出来,第二天,她就能下床简单的行动了,哪知。。现在,莫名其妙就变成这样了,我将所有医学知识用在她身上,一点效果也没有,反而情况越来越差了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问:“清洗出来的东西,刚开始是黑色的,落地后就变成泥巴色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惊呼一声,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玛德,果真是这样,这狗屁神经科医生,什么都不懂,居然把那东西清了出去,真Tm害死人,我越想越气,举着拳头就砸在他脸上,怒吼道:“你Tm什么都不懂,就不要自信满满的说你会治,你Tm把她体内的浊气清了出去,这是加快她的死亡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站在医学的角度去治疗,哪里晓得那是什么浊气,有东西堵在血管就要清理。”他揉了揉脸颊。

    “玛德,人的三魂,胎光、爽灵、幽精,她前两者俱在,四肢动不了,就是缺少幽精,你Tm知道什么幽精吗?那就是你们医学上的心跳啊,没了幽精就会死亡,知道她为什么没死吗?那是因为她祖上有能人,在她体内滋生一股浊气,为的就是拖慢她的死亡时间,你Tm竟然将这东西清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越说越气,也顾不上对方是什么人了,抬手又是两拳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弘扬封建迷信,人病了就应该去医院治疗,哪能靠祖上庇佑,倘若都是这样,中国的医院都倒闭了,我研究过的尸体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怎么一个鬼都没看到,你居然到我面前来弘扬你的迷信说法。”他显然不怎么服气,越说越激烈,“我堂堂一个省城神经科的主任,会比不上一个毛头小子?”

    我不想再理会他,跟医生永远说不清楚这个道理,就问那中年妇女,“信不信我?”

    那中年妇女脑袋像敲鼓一样,猛地点了几下,说:“信,信,你说什么我都信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马上办理出院,送回你老家,我们马上举办活葬,希望来得及救下她。”说完,我绕过杨言,来到乔伊丝身边,问她,“你说的那种蛊,能不能稳住人的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种蛊不能,用我的本命蛊或许有机会保住她的生气不外泄,但是,本命蛊离体的时间不能太长,最多半天,时间一长,我的本命蛊就会死亡,我也会跟着死亡。”乔伊丝看着床上的王洁,语气中有股忧伤。

    她说的本命蛊我知道,这东西是每位蛊师的命根子,不是亲儿亲女,很少有蛊师拿出来救人,这乔伊丝竟然这么轻易就对陌生人拿出来,是该说她傻,还是单纯?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拿出你的本命蛊?”我在她身上盯了一会儿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看到王洁姐姐死去,什么时候落蛊,你跟我说一声就好!”乔伊丝往前走了几步,站在王洁床边,行动证明她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那个杨言,你Tm愣着干吗啊?赶紧给她打镇定剂啊,再吐下去,连肝都得吐了出来。”我朝愣在一旁的杨言吼了一嗓子,玛德,就这德性还是省城的主任医生,肯定是政f有人,走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哦!”他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,不一会儿就回来了,给王洁打上一针镇定剂,停了呕吐,只是四肢还是不停的抽搐,呼吸也是变得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顾不了那么,只能先拉回乡下活葬,我趁那中年妇人去办理出院手术的时间,到大街上去租小面包车,跟司机把大致上的情况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听拉快要死的人,没一个人愿意拉,都说晦气会惹霉运的,在镇子上转了好一会儿时间,竟然没一个人愿意拉,这人心,真Tm冷漠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