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42章 立血碑(上)

正文 第42章 立血碑(上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们在岸边休息一会儿,期间,陈天男看我的眼神变了,再没有先前的嬉笑,一脸严肃的跟我道谢,还说啥要拜把子做兄弟,我罢了罢手,说:“做兄弟不是靠仪式来证明,而是这里。”说着,我抬起右手在心脏的位置拍了拍。

    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慎重地说:“我欠你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让他不要把这事放在身上,便转身向李建民两兄弟道了个谢,又跟高佬以及那几名八仙道谢,他们心有余悸的说,应该感谢高佬。

    我将疑惑的眼光看向高佬,他说:“以前听老人说过,遇到水鬼这种东西,不能跳下水去救人,只要在岸边呐喊,泼粪、敲打铜锣就能把它赶跑,没想到真的灵验。”

    高佬说的这种办法,我以前听人说过,他们做的这一切就是利用气场,用气场的压迫感将水鬼活生生地吓走,我在水下的时候,那水鬼应该是感到那股气场的压迫感才放开我,让我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我对高佬再次表示一番感谢,然后招呼李建民俩兄弟在池塘的下口,烧一些黄纸算是做好事,他们应允下来,临走的时候,李建民好几次想开口,都被他大哥的眼神给制止,我就问他是不是有啥事,他摇了摇头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身体恢复没?”他们俩兄弟刚走,高佬在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我在自己身上打量一下,衣服有点潮湿,左脚微微有些疼痛,其它地方并无大碍,就点了点头,说:“基本好了!”

    高佬尴尬的笑了笑,试探性的说说:“还有二十分钟就到吉时了,咱们是不是该抬墓碑了?”

    我明白他这话的意思,一方面是担心我的身体抬不动玲珑血碑,一方面又怕耽误吉时,我能理解他的尴尬,便点了点头,朝八仙们喊了一句,“时间有点急,大家等会走快点,事后请你们搓顿大餐,饭管饱、酒管足。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大家欢呼一声,将龙架重新穿过活结,因为陈天男被吓得腿有些软,我把玲珑血碑的力量往我这边押,他只用肩膀挨着龙架即可,若不是那老板说,必须八个人抬,我想过让他去休息。

    我们抬起玲珑血碑,徐徐向坟地抬去,路上走的有些急,谁也没有说话,好在一路上平平安安,除了墓碑晃的厉害,并没有生过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来到坟场的时候,时间是下午1点57,离吉时还有三分钟,坟场的人不多,也就是李哈子的几个嫡亲,我们将玲珑血碑放在刚堆好的坟头上,解下龙绳。趁这个空档,我朝四周看了一眼,四处都是坟包,大小各异,大多数坟包都没有立碑,只有光秃秃的一堆土。

    郎高见我站在那,脸色有些急,走了过来,问:“怎么这么晚?”

    我伸手指了指玲珑血碑,说:“这血碑有些不同,路上遇到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郎高顺着我的手,看向玲珑血碑,脸色聚变,惊叹道:“好碑、好字,你在哪买来的?24oo块钱买不到这么好的血碑吧?”

    我一听,也没将那老板的事告诉他,就说:“算是半买半送吧!”

    他听着这话,拉着李哈子的媳妇以及孩子,对我感谢一番,拿了七八个红包、一包香烟塞在我手里,说:“我替我舅舅感谢你,真是太感谢了,我舅舅泉下有知一定会保佑你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给在场的八仙,一人一个红包,一包烟,又说了一番感谢的话。

    我没有拒绝这七八个红包,一一装进裤袋,这种红包是入蹲前的必备红包,大小由主家说了算,他给我这么多个,说明红包里面装得钱不多,多给几个填充数量,算是尊敬吧!

    收好红包跟烟,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还差一分钟就两点了,便朝李哈子的那些亲属喊了一声,“孕妇跟生肖属兔、牛的人回避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几个人你看我,我看你,没人离开,我问郎高鸡公在哪,要开红入蹲了,他从旁边提的麻袋里抓出一支公鸡递给我,紧接着又拿出一把菜刀,放在我手里。

    接过鸡公跟菜刀,我让他们离坟头远点,坟头后面不要站人。然后一手持菜刀一手鸡公,朝坟头作了三个揖,拿起菜刀在鸡公的脖子上摸了一刀,鸡血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先滴了七滴在墓井里,然后拿着鸡公围着坟头转了一个圈儿,用鸡血将坟头围起来,坟头上午才堆起来,泥土有些新鲜,鸡血才滴在上面就被泥土侵蚀了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心下有些愣,这立血碑必须用鸡血将坟头围起来,不然容易出怪事,无奈之下,又拿着鸡公在坟头转了一圈,一直到鸡公的血流尽,整座坟头才被鸡血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弄好这些之后,我朝墓井瞥了一眼,大概6o公分深,长宽约摸6o、45公分,井内被填的特别平坦,只是有个特别小的印记,不像八仙们挖墓井留下的。

    我问郎高:“挖好墓井后,有没有人或者动物跳下去玩耍过?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说:“我表弟跳下去捡过东西,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问题大了去,赶紧把你表弟叫过来!”我眉头一皱,看向高佬他们,问:“你们挖好墓井后,怎么不用东西盖上?万一我刚才没现那个小印记,你这是要害死人啊”

    我心里特别气愤,做我们这一行,一点点事都不能马虎,一个稍微小的细节没注意到,就会得罪死者,就拿这个小印记来说。

    入蹲之前,墓井内是不能留有任何活人的脚印、手印等,如果不小心留下活人的手印、脚印,入蹲后就会气场冲撞,死人压活人,导致活人犯呼不断,从此大病不断,小病不离身。

    高佬挠了挠后脑勺,说:“那时候肚子有些饿,走的太急忙,忘了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看在他是长辈的份上,我真的想大骂一顿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这时,郎高带了一名小男孩过来,是李哈子的儿子,也不知他母亲跟他说了什么,看到我的时候,那小孩特别腼腆的冲我笑了笑,喊了一声哥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