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39章 神奇的墓碑

正文 第39章 神奇的墓碑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高佬他们也意识到事情没有想象中那般美好,就帮忙来抬,我们八名八仙费了一肚子力气,玲珑血碑就像钉在地面一般,不动分毫。

    “咋整?”陈天男在一旁有点不耐烦,就说:“再这样下去,我们会耽误吉时,到时候就难搞了,要不,我们多请点人来抬?”

    “不行,那老板说过,只能八个人,多一人都会出事。”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听老辈人说,有些墓碑需要念几句咒语,才抬得动,你说,这块玲珑血碑是不是也需要念咒语?”高佬在一旁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葬经上对墓碑这一块提及的东西非常少,我哪里会念什么咒语啊。”我嘀咕一声,葬经上说的都是一些关于丧事的,对于墓碑这一块,只有寥寥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还记得那老板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么?他说,八仙聚、聚八方,翼龙当空,你说这句话有没有可能就是咒语?”郭胖子在我脸上盯了好长一会时间,憋出来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不错啊,小胖子还能记得住这么高深的话,你父母交的学费没有白花。”陈天男在一旁起哄,说着,在郭胖子屁股上捏了一下,痛的郭胖子哇哇叫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俩别闹了。”我瞪了他俩一眼,说:“郭胖子的话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让郭胖子站在正南方、陈天男站在正西方、高佬站在正北方、剩下那四名八仙分别站在东南、东北、西南、西北四个方位,而我站在正东方。

    按照这八个方位站好后,我在他们身上打量了一眼,说:“大家脑中不要想不雅观的事,特别是郭胖子跟陈天男,你们俩个给我老实点,若是乱想那些事,完事后,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俩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绝对不会,至于郭胖子就不知道了。”陈天男嬉笑一声,说:“胖子,你听到九哥的话没?不要再想bo多野结衣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郭胖子怒视一眼陈天男,然后转身看向我,无辜地说:“九哥,咱俩同学这么多年,你还不懂我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给我消停点,办正事要紧,抬不动墓碑,我们都会得到报应。”我板着脸,瞪了他俩一眼,将事情说的严重点,要是把话说轻了,这对活宝会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。

    他们缩了缩脖子,脸色变得有些沉重,没有再说话,场面静了下来,一丝凉风拂面而过,给我们带来一丝清爽。

    我深呼几口气,朝坟场方向拜了三拜,又朝玲珑血碑作了三个揖,然后左手摁在那颗石珠上,右手结成道指(食指、中指并拢竖立,无名指、小拇指弯曲至掌心,大拇指压在无名指、小拇指的指甲上,即结成道指。)

    嘴里掷地有声的念道:“八仙聚、聚八方、翼龙当空。”话音刚落,我右手迅解印,变道指为掌,一掌拍在玲珑血碑之上。

    由于用力过度,手掌拍下去有点疼,酥酥麻麻的,就在这时候,手掌传来一股异感,暖暖的、凉凉的,两股不同的手感在我手掌游走。

    忽然,我耳边传来一股异常微弱的‘咔咔咔’声,我朝地面看去,就见到玲珑血碑已经下沉了一些,比先前的位置矮了半寸,旁边有些泥土被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没有松懈,手掌向墓碑再次用力,那股凉凉的感觉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那股暖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心头一松,应该可以了吧,我伸手在玲珑血碑下面用力往上掰了掰,动了,而且感觉特别轻,约摸百来斤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一见这情况,欢呼一声,郭胖子说:“九哥,好样的,我没看错你。”

    我擦了擦脑门上的汗,这看似轻松的念咒,实则消耗我不少精力,在念‘八仙聚、聚八方、翼龙当中’的时候,我就感觉体内有股很奇怪的感觉,好似有什么东西从我体内抽走一般,那种感觉是玄之又玄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赶紧换根龙架将玲珑血碑抬到坟场去,别耽误吉时了。”我笑骂一声,找来四块石子,将玲珑血碑稍微掰开一些,再把石子塞了进去,然后用两根龙绳从下面穿过去,绑在玲珑血碑的两头,打了一个活结,又用两根龙架横穿活结。

    准备这一切后,我跟陈天男抬墓碑左边的前头,郭胖子跟高佬抬墓碑右边的前头,剩下那四名八仙抬后头,怕路途颠簸,我又给他们每人找了一根踮棍。

    我喊了一声,一、二、三、起,墓碑缓缓被抬起,我问他们墓碑重量怎样,郭胖子说,大概三百来斤,陈天男说,四百来斤,高佬跟那四名八仙说:“一千八百斤的样子,平均下来,暂时能扛得住,抬到坟场需要歇息几次。”

    他们问我,这墓碑有多重,我说,百来斤的样子,他们用看怪物的眼神在我身上打量了好久,然后说:“见鬼了,同一块墓碑,每人抬的重量都不一致。”

    因为每个人抬的重量不一致,以至于整个过程中出现一个奇特的场景,我、郭胖子、陈天男抬的非常轻松,而高佬他们却是抬得异常辛苦,大汗淋漓的,块头较小的那名八仙,脸色甚至有些煞白,可见他承受的重量。

    郭胖子跟陈天男这对活宝,不知是想证明自己有抬墓碑的天赋、还是故意打击高佬他们,这俩货居然一边抬着,一边哼上曲子了,‘我家住在黄土高坡、你爸是尼玛的表哥。’

    这让高佬他们气的急瞪眼,又不敢开口说话,怕一开口就泄了嘴中那口气,让这墓碑更难抬。

    我深表同情高佬他们,抬着如此重的墓碑,哪有多余的力气骂人,只能用眼神死瞪他们俩。

    我们跌跌撞撞的抬了一些距离,休息一会儿,抽根烟继续抬,费了好大一番功夫,总算将玲珑血碑抬到李村的村口,当然,这是相对高佬他们来说,我跟郭胖子他们抬的还是很轻松。

    我扭头在高佬他们身上打量一眼,指着不远处那口池塘,说:“就要到那口池塘了,大家歇息一下,一口气抬过那口池塘。”他们点了点头,将墓碑缓缓放下,席地而坐,掏出烟抽了起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