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37章 冰冷的墓碑

正文 第37章 冰冷的墓碑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头,说:“行,我旁边这两位没有动手,找我一个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从郎高手中接过七双白手套,又找来一副龙架,带着郭胖子、陈天男以及五名八仙,向大马路走去。

    在路上,陈天男一直沉默着,好似在想什么事情,郭胖子则不停地说:“九哥,你太帅了,那种人就该揍!辱人父母该揍。”

    我没什么心情搭理他,一路低着头走路,脑子很乱,具体在想什么,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九哥,到了,你还往前面走什么?”走着,走着,郭胖子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回过神,往后瞥了一眼,原来已经到了大马路,玲珑血碑都在身后好几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我搓了搓脸,深呼几口气,让自己的心情尽量平静下来,他们就这样看着我,谁也没有说话,气氛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,我心情平复下来了,抬头打量一眼周围的环境,一条大马路弯弯曲通向远处,看不到尽头,一条阳间小道在马路的侧面岔出去,直通李村。

    我问高佬李村的坟场在哪里,他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山头,说:“李村的坟场在那个位置,我们抬墓碑的路已经清理了一番,需要加宽的路,用砖头叠了上去,两旁的一些树木杂草也清理干净了,不过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要经过李村村口的一口池塘,那边的路没法弄,我大致上量了量,足够我们过去,但是,有些地方是虚地,我怕到时候会出现意外。”高佬解释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其它路可走吗?”我追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只能走这条路,其它的路根本走不动,走条路还有另外个风险,我也是听人说的,不知道真不真,村里有人说,以前有人抬墓碑经过那口池塘,掉下去淹死了,那人就变成水鬼寻找替身。”说到那个水鬼,高佬额头冒了细微的汗水,估计他真正担心的是水鬼。

    “在那烧过黄纸,说过好话没?”我瞥了一眼高佬,问他。

    “好话是说过了,可在烧黄纸的时候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那些纸灰都飘池塘去了,兄弟们有些担心,不愿意接这活,我们之所以还留下,就是冲你陈八仙的名头,有没有办法解决那水鬼?”高佬问我。

    “李村也死了不少老人,抬了不少棺材跟墓碑,也没见人出事啊,再说,早上不是抬棺材经过那里么?应该是有人造谣,不想我们接这活。”我想了想,给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句句说的是实情,毕竟尖嘴猴腮那伙八仙最见不得我们抬这墓碑,先前抢我们的zh席就看出来一二。像这种又是送葬,又是立血碑,按照一般情况来说,都是一伙八仙,主家不会另外请人,若是时间来不及,一般会在七天内选一个吉时再立血碑,哪里晓得,我从半路杀了出来,接下这抬墓碑的活。

    高佬他们听后,想了想觉得在理,就说,早点抬到坟场下蹲,我点了点头,让郭胖子、陈天男、高佬三人跟我抬前头,剩下四人抬后面。

    这样分配,讲究的是力量均匀,我跟高佬俩人力气相对那四名八仙来说,要稍微大一些,便带上郭胖子跟陈天男。郭胖子我放心,在学校的时候,这家伙力大如牛,起飙来好几个人都拽不住他。

    陈天男这家伙,跟他不熟,不知道力气咋样,不过,看那瘦猴般的身材,想必也没什么力气,若不是找不到人,真心不想带这么一个累赘。

    我们八人站好位置后,我给他们一个人了一对手套,让他们戴上,高佬问我原因,我说,这块墓碑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也不是小气的人,就跟他们许诺,倘若真的抬到坟场平平安安入蹲,就将工资提高了十倍,一人一千。

    重赏之下,众人的情绪都很高,高佬找来一把小号的锄头,将玲珑血碑下面的土地刨了一些泥土出来,然后用手试着去掰,丝毫不动,说:“奇怪了,这墓碑看着不重啊,咋掰不动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手又试了试,还是纹丝不动,一连试了七八次,依旧是这样,另外几名八仙有些不服气,轮流上阵试了试,结果还是那样。

    “怪啲,怎么会这样!”高佬跟那几名八仙在旁边嘀咕,商量了一会儿,高佬用龙架的一端插进墓碑下面,又找了一块还算坚硬的石头放在离墓碑几寸的位置。

    用力压在龙架的另一端,还是没反应,高佬将整个身子压在龙架上,墓碑还是静静地躺在那,最后,那五名八仙全部压在龙架的那一段,不但没撬动玲珑血碑,反倒将龙架弄断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高佬叹出一口气,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我趁他们在翘玲珑血碑的时候,眼睛一直在上面打着转,这块玲珑血碑给我的感觉特别奇怪,具体是什么感觉,又有点说不上来,就是觉得这块墓碑有点冷。

    伸手摸了摸墓碑,入手的感觉果真特别凉,寒气袭人,我抬头看着当空的太阳,火辣辣的,好生奇怪,明显在烈日的暴晒下,为什么会这么凉?难道是地质的原因?

    我又伸手在附近的石块摸了摸,特别烫,这下,我心头更加疑惑了,在葬经中也有提到的墓碑,上面说好的墓碑通灵,接地气。

    难道这墓碑真的通灵接地气?我从高佬手中拿过锄头,在玲珑血碑下面刨出一些泥土,用手捏了捏,好凉,比墓碑的温度只低了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现这情况,我让高佬脱掉手套摸摸这墓碑,他说,这墓碑特别烫,真是奇了个怪,同一块墓碑两个人摸却是两种不同的感觉,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九哥,卖墓碑的老板说,不能乱触碰墓碑,你怎么还让高佬触碰?”郭胖子在我身后说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老板说的是落地之前不能乱触碰,现在落地触碰一下问题不大,顶多是所谓的灵气少一些,无伤大雅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