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36章 抢席(下)

正文 第36章 抢席(下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之所以面色沉了下来是有原因的,按照我们这一行的行规,对酒席的坐向特别讲究,靠近神坛那一桌是zh席,是整个丧事最重要的一席,也是菜肴最丰富的一席。

    拿死者在家停尸三天为例,第一天,zh席是主家以及丧事承接人(丧事没有包出去,就是知客)吃,第二天开路,是丧事承接人以及开路的道士吃,第三天送葬,是八仙吃。

    而立血碑这一块的话,中饭一般都是我们抬墓碑这些人坐在zh席,他们明显知道这个规矩,现在却坐在zh席却还坐在那,摆明就是欺负人,因为他们早上已经坐在zh席上吃过,没有连坐的道理。

    我们不是争吃,也不是争面子,争的是一口气,争的是自己的本份,争的是尊严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只是一桌菜肴稍微好一些的酒菜,可有可无。又有谁明白这桌可有可无的酒席对我们的重要性,我们干的是最低贱的工作,赚的是别人嫌弃的死人钱,吃的是夹杂着死人味的饭,唯有这下葬以及立碑的时候,我们才能比人高一等,才能坐在zh席吃一顿踏实饭,饭不香,我们心里香,菜没味,我们心里有味,酒不烈,我们心欢喜。

    可以呼我们为抬棺匠,可以称我们为赚死人钱,甚至可以骂我们是贱匠,但,酒席上,我们一定要坐在zh席上,因为,那里有我们的尊严。

    郎高见我脸色沉的有些可怕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他们先来的,就坐在那了,我这就请他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着,没有说话,双眼死死地盯着zh席上那几名八仙,怒火中烧,我这人很少脾气,但是,踩到我的底线,我会不顾一切后果,将那人踩在脚下。因为这脾气,在后来的抬棺生涯中,我得罪过不少同行人,大多都是争zh席。

    “哟!郎所长,你这是借势压人啊,才把你舅舅抬上山埋了就要把我们八仙赶下zh席,哪有你这样做外甥的,你就不怕你舅舅从棺材爬出来找你啊?”说话这人年仅五旬,尖嘴猴腮的,坐在zh席正上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位老先生,我脱了身上那层皮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,并没有拿所长的名头压你的意思,更不是赶你们下zh席,而是凡事都要讲个礼,我舅舅今天需要立血碑,怕你们几位忙不过来,就另外请了八名八仙负责立血碑,按道理来说,这zh席应该让给他们几位坐。”说完,郎高伸手朝我们这边指了指。

    郎高这番话,说的句句在理,想必他对农村丧事也有些了解,这也难怪,像我们八仙以前经常打架闹事,他处理这类案件多了,一些礼仪自然也知道。

    那尖嘴猴腮的人顺着郎高的手,看向我们,先是诧异一下,然后就露出一个怪异的笑,站了起来,走到我们面前,用手掐着我脸皮,说:“小子,我听人说过你,陈九嘛!跟老王那独眼龙混饭吃的,也不知咋回事,现在变成老王跟你混饭吃了,小子,你跟爹说实话,是不是尼玛跟老王?”

    我没有跟他废话,也不想跟他说话,用实际行动把我的愤怒告诉他,抬腿一脚踹在他裤裆,一个右钩拳砸在他太阳穴,顺手捞起一条长板凳照着脑门就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霎时,鲜血四溅,我衣服上也沾了不少鲜血,那人顺势倒在地面,下意识的一挣扎,就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出来,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杀人啦!”zh席上,几个八仙尖叫一声,冲过来就要打我。

    郭胖子跟陈天男一见这情况,哪敢有半点犹豫,捞起长板凳横在身前,就防备那些八仙。

    “光天化日之下,你们想造fan不成?”眼瞧两伴八仙就要掐起来了,郎高一掌拍在桌子上,怒吼一声:“谁敢在我舅舅的丧事上出幺蛾子,明天全部关号子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有时候,当官的一句话低过百姓的千言万语,他这一嗓门下来,我们谁也不敢动,都怒视着对方,恨不得将对方活撕了,我脑中忽然闪现一句诗,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”。

    人生往往就是如此,同样做着低贱的一份工作,却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一些,或许,无论各行各业都存在这种现象,这就是人性吧!

    “那谁,带着你那一伙八仙将这人送医院去,医药费算我的。”郎高指着那伙八仙的其中一人说。

    那人怨恨的看了我们一眼,招呼几人将地面的人抬起,临走的时候,在我面前停了几秒钟,说了一句话,“小子,我们跟水云真人混饭吃,你等着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一行七人抬着一名不知是生是死的八仙,急匆匆地向村外走去。

    郎高瞥了我们一眼,没有说话,找人将地面的血渍清洗干净,便招呼我们坐在zh席上,就走了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坐在zh席上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,堂屋内的气氛冰到极点,不一会儿功夫,挖墓井的那五名走了进来,是熟人,一起抬过棺材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咋了,脸色有点不对?”说话这人叫高佬,四十来岁的年龄,皮肤黝黑,挨着我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没事,先吃饱喝足,下午两点立血碑,等会去大马路旁把玲珑血碑抬到坟场去。”

    我们八名八仙匆匆扒了一些饭,喝了一点小酒,期间,郭胖子跟陈天男好几次想开口,都被我用目光制止,我不想再说那事,因为,这次墓碑很难抬,又有两名新人,我一点信心都没有,把希望全部寄在老板的那句有缘人抬玲珑血碑只有一百来斤。

    后面那句话,我直接选择无视,在回来的路上我想了很多,那老板既然把这块墓碑让我来抬,肯定有他的用意,老王都说那人是活神仙,肯定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我让郎高准备七双白手套、三只公鸡、五谷杂粮、十八斤八两黄纸、两株长香、一扎清香、一个墨斗。

    因为先前打斗的一幕,郎高对我的态度冷了一些,没有先前那么热情,这种情绪我能理解,谁会对丧事上闹事的人热情?不过,他还是按照我的话,将这些东西准备好,说:“立完血碑,再来处理你们这桩案件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