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35章 抢席(上)

正文 第35章 抢席(上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有些疑惑,八仙聚、聚八方、翼龙当空,是什么意思?便把目光看向老板,现他眼角暗蕴着一丝哀愁,但嘴角却有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我问他这话何解,他摇了摇头,说:“不可说,不可说。”

    我们又闲聊了几句,随后,我在镇上租了一辆货车,老板又叫来十几名工人将玲珑血碑搬上车,整个过程中,我想去试试墓碑的重量都被他拒绝,这让我们三个更加疑惑。

    临出门的时候,老板叫住我们,说:“三位年轻人,坚持你们的本心,莫断了行业的传承,无论低贱还是高的工作,总要有人做,人人都想坐轿谁来抬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只是朝老板深深地弯了一个腰,我知道,一般赚死人钱的,不需要太多的话,用行动表达即可,对老板的身份有些点琢磨不透,就觉得这人很神秘。

    郭胖子俩人见我如此做,他们也弯了弯腰,郭胖子说:“老板,我以后跟九哥混饭吃,他干啥我干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年轻真好!”老板对郭胖子笑了笑,然后示意那十几名工人跟我们上车,说:“落地之前,你们三个切莫触碰墓碑,会坏了风水,抬墓碑的时候,买墓碑那小子不用戴手套,其他八仙都要带上手套。”

    我们还想问原因,哪知老板罢了罢手转身就进了店子,无奈之下,我们几个只好上车,郭胖子跟刘天男俩人坐在驾驶室的副座,我跟那十几名工人坐在货车的车厢里面。

    车准备启动的时候,郭胖子跟刘天男俩人就跳了下来,嘴里骂骂咧咧的,“玛德,太热了,受不了这热气,还是去车厢吹吹风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我‘嗯’了一声,将他们俩人拉上车厢,怕他们毛手毛脚的触碰到玲珑血碑,就把他们俩人安排在车厢最后面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启动,向李村前去,一路上都是顺顺利利的,连半点磕碰都没有,快到李村的时候,时间大约是中午11点样子。

    那十几名工人将墓碑卸下车,放在大马路的一旁,本来我想跟他们打听一下老板的身份,但是,看到他们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,我就打消这个念头,给他们掏了一百块买水喝。

    哪知他们连看不没看我,反倒给了我一个警告眼神,说:“小子,你最好不要让老板失望,否则,我们兄弟十几个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说话这人,身穿一件天蓝色的背褂,身上的肌肉特别达,凹凸有致,透过背褂隐隐约约能看到八块腹肌,就这身板,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百姓,反倒有点像电视机里面的保镖。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将钱收了回来,说:“尽量不让你老板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那人丢下这么一句话,大手一挥,领着那十几号人,上了货车回镇子。

    “这叼毛好叼,要不要花点钱弄他!”陈天男在我旁边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小身板,人家能打七八个,你还是算了吧!”说着,我带着郭胖子朝李村内走去,准备填饱肚子就将这玲珑血碑抬上山。

    陈天男在后面轻声嘀咕了一句,什么玩意,哪天大爷有闲心了,用十万块硬币砸死那叼毛,骂完,骂骂咧咧地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有钱就是任性,我扭头看了一眼陈天男,这货这么有钱还来抬什么墓碑,有钱人的想法真是难以琢磨,不过只合作一次,我也没打算问他。

    我们走到李村的时候,正碰上送葬回来的队伍,领头的是郎高,他跟那道士正在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我们过去后,郎高朝我点了点头,算是打过招呼,随后又跟那道士在低声交谈什么,紧接着掏出一个红包塞在那道士手里。

    那道士罢了罢手没有收,朝我们这边瞥了一眼,嘴角挂着一抹慈祥的笑容,向我走了过来,开口说:“小兄弟,不错,还有几分本事,连泡煞这么难的问题都被你找到突破了,有时间去我那坐坐,老道有些问题想跟你商谈一番。”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对眼前这个道士,我心中还是颇有好感,觉得他跟一般道士有些不同,不论别的,单独他那天在堂屋收拾尸骨的认真,就是一个不错的道士。

    那道士说有些问题跟我商谈,我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,十之**就是那天跟道士生冲突的事,我没有直接答应他的要求,说了一句“有空一定去!”

    那道士没再说话,在我们三人打量一眼,面色微微一愣,便走了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总算回来了,刚才我舅妈还在担心立血碑来不及,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。”郎高走了过来,给我们三人一人派了一支烟,笑呵呵的说:“随我去堂屋吃饭。”

    忙碌一大早上,又没吃吃早餐,的确肚子饿了,我们就跟在郎高身后向堂屋走去。

    “墓碑弄得怎样了?”郎高走在前头,一边走一边问我。

    “弄好了,卸在大马路旁边。”我答了一句,想起老王给我找了五名八仙,就问:“还有五名八仙呢?怎么没跟你们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他们早上过来见你没在这里,去坟场挖墓井了,过会儿功夫应该也该回来了,我们走的时候,他们已经在清墓井。”郎高一边走着,一边解释。

    我“嗯”了一声,点燃一支烟,深吸一口,缓缓吐出来,侧身看了一眼郭胖子两人一眼,心中隐隐有些不安,这两家伙都是新人,真的行吗?

    来到堂屋后,地面被清洗的干干净净,又洒了不少花露水,先前那股腐臭味非常淡,若不细闻,很难现这堂屋以前烧过尸体。

    堂屋内,摆了两张桌子,一张摆在以前放棺材的位置,挨近神坛,一张放在靠近门槛的位置,因为送葬后,大部分亲戚都走了,只有主家的一些嫡亲,以及下葬的八名八仙,堂屋的人并不是很多,加起来也就是十三四个人。

    我进去的时候,最上面那桌也就是靠近神坛那一桌,上面坐着八个人,定晴瞧去,面孔很陌生,并不认识,显然不是李哈子的亲属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看到那八个人坐在那,我面色沉了下来,扭头看向郎高,声音尽是冰冷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