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32章 玲珑血碑

正文 第32章 玲珑血碑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在镇子溜达一圈,又问了一些人,才找到一家卖墓碑的店子,这店子算不上多大,三十来个平米,店内都是一些没有铭刻的平碑,老板是一名六十多岁的老人,鹤童颜的,面相与实际年龄有些格入。(平碑,半成品的墓碑,上面没有刻字)

    老板见我进去,面色微微一愣,说:“年轻人,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一米七乘五十五,三公分厚,石料是花岗岩,双龙捧珠的款式,碑框是黑底,上面刻着红色魏体,四十个字,一共多少钱?”我开门见山的直接说出墓碑的要求。(一米七是碑高,五十五是碑宽,一般的墓碑是一米五乘五十,当然,这是农村普通的墓碑,真正的墓碑后文才会讲到,让大家了解什么是真正墓碑。)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要?”老板问我。

    “明天!”我在店内摸了摸一些平碑,感觉特别滑,有人造加工的痕迹,主家只给这么多钱,也只能买这种货色的墓碑,我也没管那么多,就说:“时间上来得及不?”

    “连夜加班,应该来得急,不过,价钱方面恐怕有点高。”老板瞥了我一眼,说:“粗略估计下,大概需要24oo左右!”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本来可以再讲一下价钱,但是,我们这一行是多少就多少,主家给多少就要花多少,这中间的油水不能捞,至于原因么,我们对于鬼神还是保持几分尊重,花在鬼神身上的钱不能赚,赚了也会从其它途径花出去,例如生病之类的。

    像一些卖黄纸的店铺,他们的秤绝对是足斤足两,甚至还会多一些出来,讲究的也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行,就24oo!”我点了点头,掏出半扎毛爷爷,数了24张给老板,说:“这户主家死的有些惨,立的又是血碑,老板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年轻人,我打了三十几年的墓碑,这些东西都不懂那不是白干了,行,我给你选块上好的平碑,保证能平平安安地入蹲。”老板笑了笑接过钱,向我招了招手,带我进到另外一个房间。(入蹲即入土)

    这房间有些小,约摸几个平方的样子,屋内的灯光有些暗,几块平碑竖在墙壁,我用手摸了摸,质量比外面那些平碑要好上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这么大的时候,最看不起赚死人钱的,没想到最后还是做起打碑这一行,今天看你小子挺爽快,卖一块我的私货给你!”老板将我带到一块平碑前,说:“这块平碑,我打算留个自己的,有些年头了,你看看怎样?”

    我瞥了一眼那平碑,颜色泛青,两旁刻画两条真龙,最顶端是一颗圆形的石球,上面用魏体刻着一个‘奠’字,整块墓碑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伸手摸了摸石料,入手的感觉十分平糙,平是整块石面摸上去特别顺,糙是石面细微的颗粒,给人一种真实感。的确是一块上好的石料,并不像外面那些经过人工处理的平碑特别滑顺。

    “老板,这块平碑的价钱恐怕不止2ooo吧?”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老板笑了笑,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说:“现在赚死人钱的都是老年人了,年轻人没得几个愿意干,像你这么年轻来买墓碑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若是我没看错的话,你应该是八仙吧!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问:“您老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早些年小老头也抬过棺材,对八仙这一行也懂得一些,你脚下步伐较沉重,左肩微微下沉,显然是抬过较重的东西,而你身上有一股清淡的黄纸味,现在又进了小老头的墓碑店,不是八仙又是什么?”老板笑呵呵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我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这老头不简单,绝对不是普通卖墓碑的老板,不想跟他有过多的交谈怕被骗,就说:“老板,我还是买外面的墓碑,里面的价钱有点贵,主家并没有给那么高的价钱!”

    “主家给了你多少钱?”老板笑呵呵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一切办好,4ooo,平碑以及刻字的预算是24oo”我说了一句大实话,意思是我只有这么多钱,别推销其它的墓碑了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的小家伙,我既然把这块墓碑给你看,绝无涨价的可能,我蒋天生不差这点钱!”老板呵呵一笑,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,说:“小刘,叫十几个人过来抬平碑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愣了,真的愣了,就这么一块平碑需要十几个人来抬出去?太扯了吧?以我的眼光来看,最重也就是6oo斤左右,我问他:“需要十几个人来抬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年轻人,当年我找到这块平碑的时候,也是你这种表情。”老板笑了笑,掏出一盒烟,递了一根给我,说:“你明天抬的时候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摸不清这老板什么意思,跟他素未谋面,将一块这么好的平碑给我,要说没有图谋,谁信呐?

    “您到底啥意思?能给句实在话吗?小子虽然涉世未深,但也明白无功不受禄,您这是?”我接过老板的烟,拽在手里不敢抽,怕烟里下了迷药!毕竟我身上揣着4ooo块钱的巨资,指不定这小老头就是打这钱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老板将我的神色收入眼底,哈哈大笑,道:“年轻人,别想多了,我并不是平白无故将这块平碑送给你,有个小小要求,你若能做到,我额外再给你3ooo,怎样?”

    “您说,小子能做到一定照办,至于那3ooo,您留着养老吧!”跟这老板说话,我感觉真的好累,实在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先前说主家死的挺惨,立得是血碑,而我这块平碑有个学名叫玲珑血碑,与你说的立血碑有些渊源,只要让这块玲珑血碑入蹲,死者生前的怨气、冤气、戾气即刻消散,比那些所谓的道士、和念七天七夜的经文更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板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,皱了皱眉头,又摇了摇头,说:“我的要求是,明天只能八名八仙抬墓碑,平平安安地入蹲即可,并没有其它要求,记住,只能八名八仙,多一人出了什么事,我概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伸手掰了掰那块墓碑,很沉,抬不动分毫,这是什么要求,不是瞎扯淡么?十几个人才能抬得动的墓碑,让我们八个人抬,这摆明是不可能的事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