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29章 寻找线索

正文 第29章 寻找线索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在李建民家里随便扒了两口早饭,期间,他的大哥跟三弟也来了,对我表示一番感谢,我说应该的,便带着郭胖子前往李哈子家。

    由于昨天夜里的大火烧得太久,李哈子的一众家属并没有怎么休息都顶着一对熊猫眼,见我去了以后,他们对我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变,热情的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扯了老半天,愣是让我们在她家扒几口早饭,说是礼仪,替她家办事,不能在别人家吃早饭,无奈之下,我们只好再次吃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在她家等了差不多半小时,郎高带着两名公安走了进来,这次,郎高没有穿制服,而是一身披麻戴孝,显然是以‘孝子’的身份来参加丧事。

    我跟李哈子的嫡亲商量一下丧事,最后决定开路这个过程不办了,原因在于,李哈子的孩子太小,外甥侄子也才三个人,怕在法场内转不起来,再加上村里还有七名假仙身染煞泡,怕激怒到那些人,毕竟这事或多或少跟李哈子有些关系。

    综上所述,开路省了下来,但,却多了一道程序,那就是立血碑,按照我们那边的风俗,墓碑一般都要等到死者死后一年才能立,但,因为这次情况有些特殊,李哈子的亲属要求立血碑,算是对死者表达另一种情感吧!

    立血碑跟立碑只差了一个字,但是,过程却要复杂很多,需要准备的东西也多,甚至可以说,立一次血碑,跟办理一场丧事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拒绝,就说丧事让那伙道士继续办理,抬墓碑、立碑这类活可以接,他们想了半天,觉得在理,就说行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那伙道士先接的丧事,若是我在中间拦下这场丧事,会招人话柄,这不是我想看到的,毕竟昧良心的道士多,但,心存善念的道士也不在少数,不想因为一场丧事,得罪整个道士行业。

    我以后还要在这片地混,我代表不是我一个人,而是老王这一帮的所有八仙,得罪他们,恐怕以后抬棺材这活,真接不到,那道士的话,并没有恐吓的意思在里面,而是实实在在的实情,说白了,我们八仙就是他们眼皮底下混饭吃的。

    最后,李哈子的媳妇问我立血碑的时间,我要过她儿子的生辰八字,又要了李哈子的八字,算了算,将时间定在明天,也就是李哈子下葬的当天下午。

    商量好这一切,郎高让我协助他手下的公安一起调查清道夫是谁放入棺材,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,我身上的这煞泡虽说比先前好了一些,但并没有彻底转好,这放清道夫之人关系到我的健康。

    本来郎高也想参与调查,让我拒绝了,我说,既然披麻戴孝就要做好‘孝子’,不然容易招来死者不喜,他想了想说,行,让我一定要查出害死他舅舅的凶手。

    从李哈子家出来后,我身旁多了两名公安,这让郭胖子一阵得瑟,说啥公安给他当保镖倍有范,惹得那两名公安急瞪眼。

    我让那两名公安先去堂屋看看有没有线索,我带着郭胖子去一趟那几名假仙家里,想看看他们身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上查看一番,现他们身上的煞泡相比昨天好了很多,他们媳妇说艾草洗澡有效,对我感谢一番,又拿了一些钱财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我的情操并不是多么高,也不是那种施恩不图报的人,对于他们的感谢,我是坦然受之,那些钱财也一一收下,我比谁都需要钱,我需要钱给母亲买药,需要钱替父亲分担家庭责任,再说句自私一点的话,我也需要存点钱以后娶媳妇。

    收人钱财,办事就要更加上心,我让他们坚持给假仙用艾草洗澡,如果有可能就去李建民父亲的坟前烧些黄纸,说一些好话,应该会好得更快。

    她们对我又是一番感谢,差点就跪了下来,好在郭胖子反应快,将她们拉起来,说:“信九哥的话,肯定没错,保证过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妇人或许没现郭胖子的动作,可我却是看的清清楚楚,这货哪是拉她们起身,而是借机揩油,有时候我真想不懂郭胖子,这口味未免太重了吧?

    我一脚踹在他屁股上,骂道:“滚出去,别Tm在这耍心眼!”

    郭胖子不甘的收回手,一脸怨妇样的嘀咕着走了出去,我随后跟了出去,然后向堂屋走去,打算好好检查一下堂屋。

    我走进堂屋的时候,堂屋里站了挺多人,一个中年道士正在拣死者的骨头,嘴里念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语,一众亲属正跪在那堆柴灰面前哭泣。

    我朝道士脸上看去,国字脸,嘴角下一缕三寸长的胡须,给人一排风仙道骨的感觉,见我们进来以后,他头也没有抬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谁?感觉很牛掰啊!”郭胖子指着那道士问我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不知道,或许是我们的声音吵到那道士,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眉头皱了皱,也没有说话,继续手头上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别吵,我们做我们的事,别打扰人家!”我轻声说了一句,就朝堂屋最里面走去,那两名公安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因为大火的原因,堂屋内的气味并不是很好闻,空气中还掺杂一些清淡的腐臭味,堂屋最里面没有什么东西,也就是一架木质的神台,上面摆放着李村各家各户的祖先牌位,以及一个香盅。

    我大致上看了看,没有可疑的地方,在地面四周也看了一下,还是那样,只是大火烧过后,墙壁有些泛黑,按照我的想法来说,李哈子跟李建民他爹俩人平常很少有交际,共同的仇人是不可能存在。

    可这俩人死后,尸体偏偏遭遇到清道夫啃噬,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一般棺材旁边都有人守着,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放入清道夫。

    在堂屋内转了老半天也没什么线索,郭胖子有些不耐烦的说:“九哥,你到底干啥的?查凶手这种活不是公安的工作吗?你瞎搀和什么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