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27章 冲突

正文 第27章 冲突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正所谓死者为大,我也没和那道士争吵什么,就向他道了一个歉,然后说:“死者的尸身腐烂成这样,你们就打算开路,下葬吗?”

    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缓和一些,生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他们,这些个道士,本事没几分,脾气却特别大,而且都是有组织性的。√

    那道士点了点头,说:“没得办法只能下葬,什么法子都用了,尸体还是腐烂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防腐针也打了?”我朝棺材内瞥了一眼问。

    “刚死的那天就打过了,不然尸体恐怕会腐烂的更快!”说完,那道士眼睛微微一闭,双手绕在怀里,老神自在的坐在凳子上。

    一见那道士的态度,我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消息,就拿了一些石灰撒在棺材两旁,然后围在棺材面前转了几圈,想在死者身上现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才转了三圈,我就听到棺材内有些非常细微的声音,倘若不仔细听,根本就听不见。

    我将身子向前伸了几寸,腐臭味太重,我捏住鼻孔,用耳朵挨紧棺材的边缘,仔细听里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啅、啅”

    这种声音异常刺耳,就像成千上万的蚊子在耳边鸣叫一般,我将身子缩了回来,揉了揉耳朵,跑到那妇人身旁,说:“棺材内有活物,我想把李哈子的尸体翻出来看看!”

    那妇女还没开口,她旁边一名五六岁大的小男孩,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猛地一口咬在我手臂,痛的我哇哇叫。

    “你赔我爸爸,都是你这坏人害死我爸爸!现在还要翻爸爸的尸体,你是坏人。”小男孩松开嘴后,哇哇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我揉了揉被咬的手臂,看向那妇人,说:“如果不想李哈子死不瞑目,就把尸体翻开看看。”我心里也有些火,这丧事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,现在整的我两边不是人。

    那妇人也不说话,抱着小男孩让他磕几个头,沉默了很长时间,说:“事情已经这样了,你随意吧!不要让我男人死后不瞑目就好!”

    在农村翻尸是大忌,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,没人会同意,那妇人能说出来这番话,实属不容易。

    当即,我点了点头,找来一根竹杖,先将棺材盖移到一旁,棺材盖有些笨重,我让那些道士搭把手,特么的一个个绕着手,完全一副旁观者的姿态,真特么想上去抽他们几个大耳刮子,有这么当道士的么,也不怕死者找他点事。

    最后,费了好大力气才将棺材盖移开,我已经累的有些气喘,就打算深呼几口气调正一下呼吸,一股浓烈的腐臭味钻进鼻子,我哇得一声就吐了起来,将隔夜饭吐的干干净净,差点就把胃酸吐了出来,这股腐臭味实在太浓。

    吐了一会儿后,我擦掉嘴上呕吐的残渣,走到棺材旁边,用竹杖在盖被上戳了戳,就听到滴答、滴答的水声。

    这干燥的堂屋,哪来的水声?我心下有些疑惑,朝堂屋四周看了一眼,非常简陋,但墙壁都是十分干燥,没有一丝潮湿的样子,更加别提滴答的水声。

    滴答、滴答的水声越来越紧凑,我心头有些好怕,难道又会遇到上次的事?

    我再次朝堂屋看了一眼,这次,堂屋的每个角落,我都看得仔仔细细,任何一个死角都没有放过,但,还是没有任何现。

    难道?

    我连忙蹲下身子,往棺材底部一看,天呐,棺材下面流了好多尸水,绿油油的特别恶心,

    “不好,长生灯要熄了!”我抬头向棺材前头看去,就看到有一小部分的尸水滴到长生灯的盘子里面。

    那道士听着我这话,厌烦的看了我一眼,“吼尼玛批,老子已经看到了!”

    说着,那道士将长生灯移开一些,至于那些尸水,他也没有理会,就让主家找一些塑料膜将棺材包裹起来,不要开路直接下葬算了。

    我对这些只认钱的道士,真的是无可奈何,老祖宗留下的传统,很多东西就被这些不作为道士给忘了,能省的步骤,全他吗省了,一心只想着主家口袋的钞票,现在居然连开路都要省掉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开路,一旦这样下葬,你们这群畜生是要害死主家啊,赚这种钱,你Tm花着心安理得吗?”我怒了,也顾不上什么国有国法,行有行规,对着那道士就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主家没说话,你这抬棺匠有什么资格说话?”那道士招呼另外几个道士将我围了起来,就准备在堂屋揍我。

    这类专门在乡下开路的道士,一般很少有人敢得罪他们,至于原因么,很简单,谁家没个老人家?就算自家没有,亲戚家总有吧。

    倘若得罪这些道士,以后请他们做法场、开路、送葬,价钱宰得人死,这也没办法,乡下的道士数来数去也就那么些人,而那些人又他吗全是团在一起的,上次我担心这事,开路的道士都是从外地请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场的一些人也没谁来解围,就连李哈子的亲属,也只是叹了一口气,并未说什么,任由那群道士围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中的火气‘腾’的一下就冒了出来,怒火中烧,让我有点丧失理智,将上身的衣服一脱,“你们这群畜生看清楚,这就是上次丧事的结果,看看躺在棺材的死者,再看看李村的那七名假仙,全是因为丧事没办好惹下的后果,你们这群畜生,竟然敢说下葬这样不要脸的话,死者得不到安宁,你觉得死者会放过你们这群畜生?会放过主家?你Tm良心被狗叼走了么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心中有股特别奇怪的感觉,隐隐约约好像抓住很重的东西,特别是说到丧事的时候,心中那股感觉显得强烈。

    可想又不想起来,这种感觉特别玄,并不是三言两语能表达的,就觉得好像触碰到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想更多,肚子上就被人踢了一脚,特别疼,我脚下一滑,就坐在地面,紧接着,又是七八脚踢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草,一抬棺匠也敢在我们面前放肆,你信不信只要我们一句话,你们这群抬棺匠连活都接不着?还Tm跟我们提你身上的水泡,你Tm不接那丧事,能闹这事出来?”那道士又是一脚踹在我肚子上,说:“给我打!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