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22章 水泡

正文 第22章 水泡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伸手摸了摸脖子,就摸到拇指大小的水泡,摁了摁,不痛,就像一层死皮。

    “玛德,这是什么玩意!”我皱着眉头,嘀咕一句,跟郭胖子打一声招呼,让他回房间睡觉别管我,就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拿出镜子朝脖子上看去,就见到耳根以下的位置长满了水泡,上面黑麻麻的,特别恶心,我吓了一大跳,连忙将衣服脱掉,现身上也是密密麻麻长满水泡,一个挨着一个。

    玛德,怎么会变成这样,昨天还是很小很小的水泡,怎么一会儿功夫就长这么大了。

    我翻出药膏在身上擦拭一个遍,水泡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,一看这情况,我就知道这肯定不是普通的水泡,就拿绣花针刺破一个水泡,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刚刺破那水泡,里面流出一股刺鼻的腐臭味,那液体更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,就好似陈年水沟的那种污水。

    “我草,怎么会长这种东西!”我暗骂一句,又连续刺破几个水泡,强烈的腐臭味险些将我熏晕过去。

    我将身上的腐臭味清理一番,穿上衣服顺手带上一瓶白酒,直奔老秀才家,心里隐隐约约觉得这东西并不是普通的水泡,老秀才应该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来到老秀才家,我也没有心情敲门,抬起一脚踹开门就冲了进去,老秀才正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“老秀才,快看看这是什么东西!”我一把将老秀才从床上拽起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小子什么神经,大半夜不睡觉,跑老夫这来干吗?”老秀才伸手揉了揉眼睛,显然没睡醒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是什么?”我指着自己的脖子,“不痛不痒,刺破里面会流黑色的液体,非常臭!”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,老夫眼神不好看不清楚,明天再说。”说着,老秀才就要往床上躺下去。

    “一瓶白酒!”我掏出白酒瓶在老秀才面前扬了扬,“说出原因,这个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白酒,老秀才来了精神,接过白酒,拧开瓶盖往嘴里倒了一些,然后在我脖子上盯了一会儿,缓缓道:“李村的死者,埋在哪?”

    “那块地你看过,就埋在那。”我有些奇怪,这跟我身上的水泡有啥联系?

    “唉!”老秀才叹了一口气,说:“断垄之地,绝人子嗣,你竟然真的将死者埋在那,长这种东西也是报应。”

    “断垄之地?”我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人人都知道依山傍水是一处风水宝地,问题是,依什么山,傍什么水,你勘察过山上的土质?检查过溪流的水质?那处地方若是好水,肯定能葬人,问题就出在水质上,那水质将那处宝地变成断垄之地,财运是有,可子嗣却没了。”老秀才喝一口酒,瞪了我一眼,骂道:“什么玩意,真以为看点风水书就以为自己会看风水,就这样绝人子嗣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愣在原地,一直以来,我以为自己懂得挺多,什么都是按照书本上的知识来,书本上说什么,我就依照做,现在被老秀才这么一说,我才知道自己错在那。

    我只顾着看山势,看生气,完全忽略一些本体的东西,根本没有去勘测山的土质,溪流的水质,以山势跟生气就认为那是一处宝地,将死者葬在那。

    本来看风水的时候我还纳闷,为什么老秀才会让我别断了人家的香火,就当时的观察而言,那风水并没有断绝子嗣之象,没想到的是,那风水之地竟然败在溪流的水质上。

    我连忙向老秀才道了一个诚挚的歉,又许诺明天再给他提几瓶好酒,老秀才平息心中的怒火,气呼呼地说:“老夫看你小子跟老王那家伙走的太近,满脑子都是钱,充满铜臭味,一想到能拿大红包,就随便说那地是宝地了,现在得病了,是报应!”

    说着,老朽才又猛地灌了一口酒,看的我一愣一愣,这老头都快一百岁了,这52度的白酒还跟灌水一样,也不怕喝死。

    “您老说的对,下次一定注意!”我朝老秀才行了一个礼,语气非常诚恳,“先替我看看身上的水泡,明天一大清早再去找主家商量一下墓穴的事。”

    老秀才瞥了我一眼,话题一转,淡淡地问:“死者是那种命你对外人说过没有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!”

    老秀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说:“那种命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即可,一旦对外人说出来,后果你知道的,你没对外人说出来,事情就还有转会的余地,你将那天勘测的事情说来听听,我看看有么有法子破了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我将那天勘测墓穴的事一字不漏的说完,就连崩山、溪流的水很凉这些都都跟他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秀才静静地听完我的讲叙,又在我脖子上瞥了瞥,伸手捏了捏,不停的摇头,说:“不可能啊,山峰崩塌,按道理来说,那处风水之地应该会变成普通地,不会给你带来厄运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您说,有没有可能是死者的原因?”我一听不关风水的事,心里松了一口气,在旁边小心翼翼的问道,不敢大声说话,怕这老家伙再训斥。

    “死者的原因?”老秀才疑惑的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老秀才又问,“下葬的时候是不是生过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将霹雷以及清道夫的事情说了出来,老秀才听后,沉默了很长一会儿,也没说话,看得我在一旁干着急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开口说话,老秀才一把将我推开,从床上一骨碌爬起,在书架上拿了一本非常破的书,翻了老长一段时间,每翻一页,老秀才的脸色就沉一分。

    当老秀才将那本破书翻书的时候,双眼尽是恐慌,身子微微地颤抖,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,“怎…怎…怎么,会变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看着老秀才脸色不对,我觉得这件事肯定不简单,心中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“你会死!”老秀才双眼死死地盯着我脖子上的水泡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