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21章 郭胖子

正文 第21章 郭胖子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当天下午回到家里,我在身上摸了一些药膏,身上的水泡稍微小了一点,我也没在意,在家好好睡了一整天,算是补上那几天的睡眠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的时候,我跟老王找主家把丧事的钱结了,又去看了一眼那八名假仙,他们说,只是腿脚无力,并没有其它问题。

    我给他们一人两百,虽然他们没有抬棺,但是我既然答应了,就应该把钱给他们,这是我的原则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跟老王把账算了一下,给八仙们一人加了一百块工资,又给白嘴刁妇拿了五十,算是感谢她吧,毕竟我们这一行,只要请了人,无论干活与否,钱必须要给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除了一些工资跟杂七杂八的费用,这场丧事,我赚了八百,六天赚八百多看似很多,细算下来,其实很亏,我六天六夜几乎没怎么睡觉,再加上八仙们跟我的红包,才赚八百多,更为重要的是,主家后来加了五千,不然这场丧事,我白忙活一场不说,还要倒贴几千进去。

    给父亲拿了五百贴家用,给自己留下三百多,随后,我跑到镇上买了一部手机,都二十一世纪了,还没手机说出去也丢人。

    买完手机后,我的第一个电话是打给高中同学,话语很简单,就问他有工作没,没工作就来坳子村找我,他的回答也很干脆,明天到。

    说到这个同学,不得不提一些事,在学校的时候,我因为沉迷六丁六甲倍受欺负,而他,则是因为身形的原因,一个字形容就是胖,两个字就是很胖。

    至于胖到什么地步了,我这么说吧,他整个人就是一个球,上下一般粗,眼睛眯成一条线,我从来分不清他是睁眼的,还是闭眼的,就这体形,在学校不被欺负才怪,同学们戏称他为郭胖子,后来时间长了,就连班主任都开始郭胖子,郭胖子的叫着。

    若说胖是他的体形,那么色就是他的本质,我跟他成为死党就是因为这色字,有次,郭胖子不知道哪根筋答错了,趁着下课人多,摸了校花屁股一下,摸就摸了吧,那女人也分不清是谁对吧,可这郭胖子摸完还特么吼了一嗓子,‘哇哦,校花屁股好软’,就这样被校花叫来一群社会上的痞子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我看他被揍的挺惨的,就替他说了几句好话,结果是我们俩被一群人死揍了一顿,我俩就在那次结下缘,成了死党,再后来,我缀学了,他打电话到村子问过原因,我说没钱,他提过资助我,被我拒绝了,后来不知道咋回事,他也缀学在家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家境比我好上不止千倍,父母都在县里的银行上班,之所以让他来找我,就是觉得现在的八仙都上了年龄,抬短距离的棺材还行,一旦距离远了,后劲就不如年轻人了,我这才将主意打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隔日一大清早,郭胖子提着一大包东西就来了,“九哥,我来了,你说的工作有没有花姑娘?”这是他来到坳子村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运气好,能碰到花姑娘,运气逆天就连女明星也遇到!”我说了一句大实话,不过在心里又加了一句,前提是她们死后,会找我们抬棺。

    “真的啊?”郭胖子欢悦一声,一把抱住我,说:“九哥,就知道你对兄弟最好了!以后娶到花姑娘,一定请你坐上席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真不知道咋回答他,只能敷衍一句,将他往我家里带,将他介绍给我父母认识。

    父亲听完我的介绍后,诧异的看了一眼郭胖子,说:“就他?肯干那活?”

    “叔叔,你这话就不对了,我好歹也是身强体壮的,啥活不能干!”郭胖子反驳一句,朝我看来,“九哥,你说对不?”

    我立马点了点头,生怕父亲说漏嘴,连忙让父亲整几个小菜招待郭胖子,父亲叹了一口气,也没说啥,就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郭胖子忽然大笑起来,“咱们兄弟俩终于又在一起了,这份工作一定要大展拳脚,将来看到学校那群孙子,爷爷用钱砸死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对,用钱砸死他们!”看着郭胖子开始规划未来,我实在不忍心打破他的美梦,只好符合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还没说啥工作呢?”郭胖子在我身边找了一条凳子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体力活,你能干不?一次给你一百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卖身吧?”胖子紧了紧双腿,谨慎的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滚!”玛德,这死胖子满脑子都是黄se思想,真不知道他父母是什么样子,竟然能生出这么极品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不是卖身就行,其它活都能干!”郭胖子翘着二郎腿,身子往后扬了扬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行,先在我家休息几天,有活我叫你!”说完,我到隔壁房间给他空出一个床位,说句实话,我家并不大,只有四间房子,而且还是土房子,整个村子,几乎都是红砖房子,就我家还是土房子。

    收拾好房间后,父亲的饭菜也做好了,因为母亲有病在身,不能离开床位,父亲将一些饭菜送到床头,喂母亲吃,有时候我真的挺佩服父亲,一年四季,无论夏炎冬寒,吃饭时间都会陪伴在母亲身旁,一口一口的喂下去,或许这就是贫头夫妻多恩爱吧!

    “阿姨的病还没好?”郭胖子朝母亲房内看了一眼,问道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,这辈子只能在床上度过,听天由命吧!”我扒了一口饭,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就让他赶紧吃饭。

    郭胖子哦了一声,从随身带来的包裹拿出一大把药,放在桌子上,“我听说阿姨病了,也不知道买啥来看她,就买了一堆营养品,你别拒绝,咱们两兄弟,说啥感谢的话就见外了!”

    我也没说什么感谢的话,就收了下来,两年高中生活,他的性子我很清楚,就如他自己说的,说感谢就见外了。

    随后的几天,我带郭胖子在坳子村转了几圈,跟他介绍了一些地理风貌,又讲了一些葬经方面的事,至于具体干啥工作的,一直没对他说。

    郭胖子一直好奇问我是啥工作,甚至怀疑我是不是搞传销了,我踹了他一脚,笑着说,到时候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六天过去了,这天晚上,我正准备睡觉,郭胖子叫住我,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,惊呼一声:“九哥,你脖子上的水泡怎么那么大,上面还有黑麻麻的东西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