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20章 棺材变轻(下)

正文 第20章 棺材变轻(下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主家一早就知道棺材要运过溪流,所以,他事先就捆好了一些竹筏在那,再加上溪流的水面并不是很急,这竹筏倒也能渡到对面去。

    我们先让一个人带着绳子的一头游过去,另一头绑在竹筏上,然后在竹筏上放两条木凳,再将棺材放在木凳上去。

    然后,又安排一些人到对面去拉,大概花了三十多分钟,棺材总算被我们拉到对面,我正准备烧点黄纸,将棺材从竹筏上移下来,有人忽然大叫了一声:“血!好多血!”

    闻言,我朝棺材看去,就见到棺材底部破了一个小洞,很多血迹从里面渗了出来,出嘀嘀嘀的声音,很快,竹筏上已经是一片殷红,血腥味充斥着整片天空,有不少人已经开始呕吐。

    看着竹筏上满是鲜血,主家的一众亲属慌了神,想也没想就跪了下去,不停地磕头,嘴里又是一番哀嚎,连头都不敢抬起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怎么弄?”老王走到我身旁,问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指着棺材说:“先找黄纸将那个小洞堵上试试看!”

    “行!”老王看了我一眼,找了一把黄纸堵在那,刚塞上,就被源源不断的血液给冲开,棺材里面流出来的血液越来越多,有些血液已经渗到溪流里,将水面染得微红。

    看着这情况,想堵上是不可能了,只剩下开棺这一个法子,我让老王找来一根长撬,也顾不上棺材不落地的说法,就把棺材移到地面,先是一点点地翘棺材盖,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手头刚使力,棺材哗啦就一声就散了架。

    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迎面扑来,令我忍不住猛地咳嗽了几声,紧接着就是一大波血液从棺材里倾泻而下,将我我膝盖以下的位置全部染红。

    “妈吖!好多血!”老王在旁边尖叫一声,拉着我就跑,哪里晓得脚下滑了一跤,我们俩就摔在血堆里,我一手撑在地面,准备起身。

    忽然,手掌触碰到一颗圆圆的东西,我顺手就捞起看了看,这一看,差点将我吓昏了,那圆圆的东西不是别的,竟然是一颗活生生的眼珠,上面还连带着经脉,黑红两种颜色交叉,不断地刺激我的视觉神经。

    我用力甩去,那眼珠好似黏在我手掌一般,根本就甩不掉,一连甩了好几次,眼珠就静静地黏在我手上,我顿时就吓蒙了,这眼珠咋有种熟悉的感觉,上面粘乎乎的东西,好像就是我撒的胶水。

    老王一把将我扶起,看了一眼我手上的眼珠,二话没说,将身上的衣服脱掉,绑在我手腕上,用力一扯,才将那眼珠从我手掌‘赶’跑。

    我们彼此看了一眼,现对方都成了血人,老王身上还好些,我浑身上下已经被血染红,我瞧四周看去,主家一众亲属不知何时跑了,场地就剩下我、老王跟六名八仙以及跪在不远处的主家三兄弟。

    我一把抹掉脸上的血渍,心里有些火,“玛德,这棺材哪来的血液!”

    老王没有说话,双腿不停的颤抖,朝我驽了驽嘴,我顺着他的动作朝棺材看去,就看到棺材内哪还有人,只有一摞摞白骨,旁边蹦达着数十条拇指大小的鱼,正在啃咬死者的肠子。

    当即,我就吐了起来,这鱼不是小号的清道夫么,怎么会出现在棺材,更让我想不通的是,这些清道夫在棺材内怎么存活的。

    我又朝已经散架的棺材板看去,现上面全是啃咬的痕迹,棺材的厚度薄了好多,难怪棺材会越来越轻,全都是这些清道夫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谁这么狠心,竟然将清道夫放入棺材啃噬死者的尸体,这得多大的仇,多大的怨呐!”老王在旁边叹了一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主家三兄弟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,也不顾地面的血液,就跪了下去,拼命地磕头,然后就问我们怎么回事,我说,“你是不是得罪啥人了,有人在棺材放清道夫啃噬你爹的尸身。”

    主家三兄弟交头接耳了一会儿,说:“我们三兄弟就一平头老百姓,平常没得罪什么人,谁会做这断子绝孙的事啊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不知道怎样回答他们的问题,就让他们自己去调查,毕竟我只是承接丧事,死者的死因我没兴趣知道。

    棺材已经散架了,但,死者的骨头还在,这下葬还得继续进行,我们就问主家有啥打算。

    起先主家说用棺材把尸骨装起来再下葬,我说,还没下葬就换棺材,会惹来噩运,指不定还会死人,主家一听,就问我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告诉主家,这种情况只有先用麻袋将尸骨装起来,然后下葬,如果还坚持用棺材,需要等到三年后挖出来,再用棺材装起来,但是,这样一来会破坏风水,并不值得。

    主家三兄弟商量一会儿,就同意我的做法,随后,我们几名八仙找来麻袋,将尸骨捡起来放进去,入土、撒米、烧香、钉镇魂钉、然后念了一堆咒语,封土,然后死者的尸骨就长埋地下,然而故事并没有就此终结,反而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下葬后,我让主家他们先回去,明天再去他家结算丧事的费用,待他们走后,我心里莫名其妙的不舒服起来,起先以为是身上有血渍的问题,就跟老王跳进溪流洗了一个澡,哪知洗澡后,我浑身冒出一颗颗米粒大小的水泡,不疼不痒,而老王却一点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老王瞥了一眼我身上的水泡,竟然来了句,“九伢子,你身上不会是梅毒吧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火气就上来了,“你个老混蛋,老子连姑娘的手都没碰着,哪来的梅毒!”

    他在我浑身上下打量了一眼,说:“不对啊,你小子这长相放在我们村子,那就是最好看滴,咋会连女人都没有,再说,你在学校不是谈了一个女朋友么,咋会连手都没碰?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说:“我跟她相敬如宾,哪像你这老色棍,快五十了,还隔三差五往镇子的廊钻!”

    我到现在现在还记得那时老王看我的表情,虽然他没说话,但是,在他那深邃的眼神中,我看到两个字,怂蛋,现在回想起来,的确如此,男人这辈子,就怕入错行,一旦入错行,爱情就是遥望无期的梦,更加别提进一步的动作,就如抬棺匠这一行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