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章 六天

正文 第15章 六天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老王走后,我让主家叫几个嫡亲晚上陪我一起在堂屋守夜,这倒不是我害怕,而是,守夜必须有嫡亲陪着,否则,很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主家叫上他家三兄弟,弄了几床凉席放在堂屋,又端了一些瓜子水果之类的东西放在那。

    这一夜,我们四人守在堂屋,轮流睡了一会儿,并没有生什么怪事,只是子时的时候,不知是天气转凉还是怎么回事,堂屋内的气温有些低,我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隔日,天刚蒙蒙亮,我让主家开始搭建灵堂,主家也懂习俗,自家三兄弟就砍了一些青竹,劈成两半,折成半圆形挂在堂屋大门的门头上,上面绑着一些柏树枝跟白纸折成的莲花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五天时间,我都守在堂屋没有离开,期间,主家的一些亲戚先后都来吊丧,送了一些鞭炮、花圈、礼花之类的东西,我每次都是给那些人递上三柱清香、一些黄纸,让他们诚心。

    第六天,由于我是这场丧事的承接人,便花5ooo多块钱,请来七个‘道士’替死者开路,在破煞那一个环节的时候,怕出现上次的情况,我便亲手为死者破煞,让我奇怪的是,这次的瓦片轻轻一戳就破了。(这倒不是我比道士厉害,而是乡下的道士只懂开路的仪式,其它的事情都是屁臭不懂,甚至有些连开路的仪式都不会,纯碎坑钱的。)

    这几天的事情进展的非常顺利,但我并没有因此而大意,无论什么事,我把礼仪都尽量做到最好,晚上八点多钟,老王带着六名八仙找到我,说:“九伢子,墓穴挖好了,可八仙人数不够,还少一个!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自己,说:“加我,刚好八个!”说完,我看了看老王带过的八仙,只有三个熟脸,剩下三个没见过,想必不是我们这一片地的,应该是老王从别的地方请来的,我给他们派了一支烟,让他们好好休息,明天的棺材可能有些难抬。

    他们说,老王跟他们讲过利害,他们来抬这棺材,图的不是钱财,而是八仙这个行业,不想让一些假仙讥笑我们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第一次对八仙这个行业有了一种归属感,不为别的,就因为我们八仙无论什么棺材都敢抬,看似很可笑的一句话,但,这里面的意思,外行人永远不会明白。

    随后,我将他们安排在棺材两旁休息,让主家给他们每人了一条手帕、一双布鞋、一包烟,至于红包,我跟他们说,事后再给。

    刚安排好一切,老王急匆匆的将我拉了出来,我问他怎么了,他说:“九伢子,不要命啦?你是接丧事的人,哪里还能抬棺材?”

    我回过头,往堂屋内瞥了一眼,说:“没事的,我给自己算过,一点问题也没有!”

    “真没问题?”老王关切的问了一句,说:“你可是我们八仙当中懂得最多的人,一旦出了问题,我们八仙可就没了希望。”

    我说,放心吧,我有分寸!说完,我们走进堂屋,因为明天要出殡,死者的亲属都要守在堂屋,所以堂屋内有些拥挤,密密麻麻的站满人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虽说人多,但是,今晚却是最闲的一个晚上,只有到了下半夜的封棺,才忙碌起来,紧绷六天的神经在这一刻总算松弛下来。

    刚走进堂屋,看到一个小女孩蹲在角落,正愁眉苦脸在黏着什么东西,我走近一看,是几天前烧试卷的那个小女孩,她正在捣鼓一个布娃娃。

    想到小女孩那天烧试卷的话,我玩心大起,招呼老王跟八仙们坐一块,封棺的时候再去叫他,便向小女孩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干啥呢?是不是遇到难事了?”我蹲在小女孩面前问道。

    小女孩一看到我蹲下,可怜巴巴的说:“哥哥,能不能帮我把这个娃娃粘起来,我怎么弄都弄不好!爸爸跟叔叔们也不理我,求你帮帮我,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说:“拿过来,哥哥帮你黏好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小女孩点了点头,在我脸上啜了一下,“谢谢哥哥!”说完,将手中的布娃娃跟胶水递给我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接过布娃娃打量了一会儿,疑惑问:“没有破损的地方啊,你要黏哪?”

    “眼睛!”小女孩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心中有些好奇,怪异的看了她一眼,问。

    “那天看到哥哥把爷爷的眼睛粘起来,很好玩,我也想试试,可…可昨天我跟隔壁小胖做游戏,让他把眼睛闭上,我在他眼睛上倒了好多胶水,却被爸爸揍了一顿,我只能拿布娃娃试试。”她哭丧着脸说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也是醉了,心里替小胖默哀了一会儿,也没想到那么多,就替她将布娃娃的眼睛给黏了,然后跟她聊了起来,总觉得这小孩子很好玩,逗她玩,能让我心情变得开朗一些。

    小女孩接过布娃娃满意的笑了笑,问:“哥哥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我说18,怎么了,小女孩子在我脸上盯了很长一段时间,慢吞吞地说:“我班有个男同学,他姐姐今年也十八岁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难道小女孩也要给我介绍对象,这一家子也太热情了吧!正准备拒绝,哪知小女孩的下一句让我崩溃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那姐姐十八岁开宝马,哥哥十八岁却在这里抬棺材!”说完,还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瞬间,我不想跟她说话,太伤自尊了,有这么埋汰人的么?还特么被一个小女孩埋汰,说出去,肯定会被人笑死。

    先想逗她玩一会,没想到反被她玩了,还特么不能脾气,我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,起身向主家走去,有些事情需要跟他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让我没想到的是,几年后,主家将这小女孩交给我照顾几天,那次差点被小女孩给折磨‘疯了’,太坑哥了,不过,那次小女孩也差点丧命了,从那后我记住小女孩的名字,李书彦,当然,这些是后话,暂不讲述。

    我来主家身旁的时候,他家三兄弟正在跟一个中年汉子争吵什么,两伴人争的耳红面赤的,火药十足,眼瞧就要掐起来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